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潜隐势力》。

他又自长叹一声,又道:当时我道答案并非是如老师说的那般确

次日一早,孫宇帶人在城門口送走了高公公一行,轉身就上馬去了大峽谷的工匠營。先做一批鏡筒出來就行,等鏡片出來,安裝好就能用了。

鏡筒的制造比起鏡片那就容易多了,圖紙發下去不過兩個時辰,一桿精致的鏡筒就交到了孫宇手中。孫宇在手中把玩一下,鏡筒為兩段式,便于伸縮,在手中有些分量,卻不過于沉重,算是不錯的東西,若是再雕琢一些圖案,當得起工藝品之稱。

“侯爺,徐先生來了,卡在第二道關卡,進不來。”惡狗在門外守著,得到麾下來報,掀開簾子朝里面說到。

“你去將他帶過來。”孫宇覺得有些奇怪,徐易怎么會找來此處,沒有自己的手令,他也只能進到第一關,跟平日里運送物資的一樣。

“大人,夫人說有要事找你,趕緊回去吧。”徐易剛看到孫宇,禮都沒來及行,直接扯著嗓子說道。

“什么事情,這么著急?”孫宇將鏡筒往懷里一收,抓起天樞劍,就準備出發,既然讓徐易來這里找自己,事情肯定小不了。

“夫人說,江陵那邊來消息了,有大事,你可快點吧。”徐易也不知道具體什么事情,夫人沒說,他也不好問。

孫宇也不廢話,騎上烈火就往劍浦而去,惡狗帶著守衛緊隨其后,至于徐易,他的馬慢,落后不少。

徐易到得衙門,將韁繩往后面一丟,自有人接著,直接跨過大門,朝著后院走去。剛進得后院,就看見琚瑤整個人坐立不安,在院子里轉圈。

“琚瑤,發生了何事?”孫宇大聲說道,眼看還一個月,就到產期了,如何能夠擔驚受怕的。

“郎君,你快瞧瞧,好大的買賣,妾身如何能夠拿此主意。”琚瑤將商行管事蘇烈的信件遞過去,她剛才已經看過了,當真是大手筆。

“買賣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孫宇眉頭一皺,這么火急火燎的,居然是為生意上的事情,當真沒必要。

“這、這事,為夫得立刻北上一趟。”孫宇還沒看完信件,就激動的喊道,三千戰馬,這是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雖然他知道高繼沖干掉北宋精騎,得了不少戰馬,可這戰馬,通常都不可能割讓的,他也沒想過這事,因為目前對戰馬的需求并不大。可現在是高繼沖愿意低價割讓,這如何能夠錯過?

“噗呲~郎君剛不是說沒什么大不了的。”琚瑤搖搖頭,剛說完就被打臉了。

“哈哈,那個,苦了夫人了。”孫宇一臉尷尬,但是總得走一趟,不然這些馬,肯定到不了劍州。

“不辛苦,早去早回,別誤了孩子出生的日子,他肯定希望一出生,就能看見爸爸。”琚瑤摸著自己的肚子,實際上她也害怕,希望生孩子的時候,孫宇能夠陪在身邊。

“好,琚瑤,你安心在府中待著,我這就去準備。”若是他有三千騎兵,訓練好了,福州南岸,就全部都是他囊中之物,給那錢仁俊一千個膽子,他也不敢渡江而戰。

“什么?六十萬兩,侯爺,你這搶錢也來不及啊。”徐易一聽見價錢,整個人都不好了,這劍州家底都被掏空了,這六十萬兩若是攤派的話,劍州怎么著也得負擔十五萬兩,實在是掏不出來了。雖然他徐易不太關心軍事,可也知道騎兵強大,六十萬兩換三千匹戰馬,那是占了大便宜的,可誰叫他們窮呢。

“也不是立馬就要拿出來,我兄弟說了,只要錢莊先給個憑證,需要的時候再來取。”這是孫宇第一次正兒八經將高繼沖當作兄弟對待,能夠將三千匹戰馬低價賣給自己,這是個大人情。如果他愿意公開拍賣,北宋第一個出高價買回去,過個半年,騎兵實力又回來了。

“如此,總算能夠緩過一口氣。”徐易點點頭,只要熬過今年,等到年底,收了稅糧,就該寬裕點了。不對啊,去年也是這么想的,怎么還是沒有寬裕呢?

“反正,先把馬給弄回來,等到了,將騎兵訓練起來再說。”孫宇也不管了,先去騎兵營,已經安排人去通知了,應該準備得差不多了。

為了趕時間,孫宇連親兵營都沒帶,除了騎兵營,就只有惡狗跟著。如今的騎兵營,騎兵有一千之數,但是馬匹只有五百,孫宇就帶走五百騎,其中大半都是有經驗的老兵,戰力不弱。每匹馬上,都掛著干糧跟水囊,反正只有一個標準,那就是盡早趕到武昌。

武昌距離劍州,從官道走,接近一千四百里地,日行三百里,基本就是極限了,再多,人馬都受不了,一切順利,也得五日。

五百騎出西門而去,消失在夕陽的余暉中,整個劍浦城又變得安寧下來。

百步罷了,我這么做,可全是為了王爺的宏圖大計。”

小桃紅笑道:“我看你是為了你自己吧,你想滅掉少林之后,讓王爺封你為少林寺的方丈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這點小心思,只是不說破罷了,總之這都是你的事情了,與我無關,我救你,是因為你為王爺辦事,也是我的同伴,要說到的壞,我還真沒有你和黑白二鬼那么壞。”

破戒和尚面色一沉,顯得很不高興,可他沒有反駁,他知道小桃紅不喜歡自己,但是這卻不影響他對小桃紅的一片癡心。

小桃紅看見破戒和尚欲言又止,說道:“你受傷了,回去吧,黑白二鬼追著小賊的朋友去了,也不知道追上沒有,還有那小賊的下落,是王爺非常關心的,我也該走了。”

破戒和尚傷了一臂,功力大大下降,小桃紅說的不錯,一旦說破戒和尚遇到了柳長歌,那也只能無可奈何,若是動手,必然自取其辱,破戒和尚道:“聽人說,柳星元的欲孽,無疑很是不錯,能在黑白二鬼的聯手之下,抵擋個三五十招,你若是行動,獨自一人不太方便,可要千萬小心才是。”

小桃紅不厭其煩,說道:“我怎么做,還不用你來指教,你還是好好養傷吧,怎么,不記得回去的路了么,還要我送你回去?”對破戒和尚的討厭,自是不言而喻了。

破戒和尚心道:“小桃紅啊小桃紅,你究竟是明白不明白我的心事呢,你這么討厭我,將來有一天,你一定會后悔的。”破戒和尚這一次,不但沒有找到柳長歌,還碰到了師兄無憂和尚,受了重傷,本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最令他擔心的是,無憂和尚對讓糾纏不放,這讓他寢食難安,因此他要趁著這個機會,將破戒和尚留在京城,永除后患。

破戒和尚道:“我先走了,將這里的情況,報告給王爺知道。”說完,小桃紅已經走了,不知不覺,小桃紅又是沿著柳長歌和無憂和尚離去的方向走的。破戒和尚看得出來,小桃紅對柳長歌很有意思,這時他才恍然大悟,心說:“這小子到底是誰,從哪來的,看他的年紀,可跟柳星元的余孽沒差幾歲,他會不會就是王爺要找的人。”破戒和尚僅僅是猜測而已,他無法將柳長歌和少林寺的和尚聯系在一起,這個猜測漸漸站不住腳了。破戒和尚抱著一條斷臂,又給小桃紅奚落了一頓,心情很是不快,落寞的往回走,漸漸回到了街上,突然間,卻有個聲音叫做了他。

“這不是破戒和尚么,你怎么搞成這個樣子?”

破戒和尚抬頭一看,竟然是黑白二鬼中的黑大圣,此刻黑大圣站在街邊,不見白日魔在什么地方。

破戒和尚道:“別提了,我遇到了仇人,被他所傷,你們兄弟倆不是追擊賊人去了么,這是沒有抓到?”

黑大圣沮喪道:“這也別提了,讓那個人給跑了,不過他也受了重傷,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人,以你的武功,能傷你的人,可是不多吧?”說到這里,黑大圣面有氣色,似乎很感興趣,他與白日魔都喜歡與厲害的高手過招,

破戒和尚便把與無憂和尚遭遇的事情說了,但是對柳長歌的描述很少,黑大圣聽罷,嗟嘆道:“原來是遇到了少林寺的和尚,無憂我倒是知道,武功很好,若是論單打獨斗,估計我也勝不了他,不過他要勝我,也不容易。”在破戒和尚聽來,黑大圣似乎是在說,他的武功要比自己高一點,破戒和尚心說:“你們兄弟二人,連柳星元的兒子都對付不了,那什么對付無憂和尚?”

破戒和尚笑道:“若是無憂和尚遇到你們兄弟兩個,那就要自認倒霉了,可惜偏偏給我遇到了。”

黑大圣道:“無憂和尚,我早就想找他了,這樣更好,等我哥哥回來,我們前去會會他,不知道無憂和尚現在何處,你可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嗎?”

破戒和尚正想除掉無憂和尚,永絕后患,忙道:“具體住在什么地方,這我可不好說,不過他在京城,一日兩日不會離開,多半還會找我的晦氣,屆時就要仰仗你們二位給我報仇了。”

黑大圣哈哈大笑,說道:“咱們現在可是同伴,一定幫你報仇,無憂和尚也太猖狂,好好的少林寺他不在,跑到京城里來撒野,太不把我們放在眼里了,對了,你還說他有一個年輕的幫手,那個人,武功如何?”

破戒和尚回想起柳長歌,說道:“這個年輕人,倒不是個和尚,他沒有與我動手,所以我不知道他武功如何,但是一個年輕人,能有多少手段,遇到你們兄弟,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黑大圣很受這種恭維,高興道:“那也不能輕視了對手,現在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厲害。”

这秘密本来永远不会被揭破的,告诉你:酒是种壳子,就像是蜗

聽說有大批幽州人主動來投,阿保機大喜。

若幽州人成群結隊主動來投,自己的漢民部很快就會發展壯大,超越迭剌部,成為契丹第一大部落,真是從天而降的大好事。

阿保機決定,這位齊行本必須加以重用,給長城南的漢民做個表率,凡率眾來投奔他阿保機的人,都能當上大官。

阿保機立即讓傳令兵給康默記傳令,委托康默記替自己去安撫齊行本,授齊行本為檢校尚書、左仆射。

傳令兵正要離去,阿保機又補充道:“既然齊行本誠意投奔于我,也該有個契丹名字才好。就讓他叫兀欲吧,我過幾天親自去看他。”

阿保機想到,走了一個韓延徽,一定要將十個、百個韓延徽吸引到自己的身邊來。

想到此,阿保機又有些迫不及待。

過了幾天,阿保機覺得,這位齊行本應該安頓下來了,便派人先去給齊行本報信,說自己要親自去看他,以示慰問。

待傳令兵走后,阿保機也與敵魯、阿古只動身了,一路騎射狩獵,緩緩前行。

阿保機估計已距離齊行本臨時駐扎的營地不遠,正要派人前去聯絡,此前派去的傳令兵急惶惶跑了過來,報告說,齊行本聽說阿保機帶著敵魯和阿古只去看他,大驚失色,連夜逃回幽州去了。

阿保機好生失望,也好丟面子。

這個齊行本真不識抬舉,我阿保機真心待你,你卻不辭而別。

看來,齊行本投奔自己是假,暫時到契丹避難才是真。

這兩年,阿保機忙于國內平叛,無暇顧及幽州事項,被晉王李存勖鉆了空子,派大將周德威奪去了幽州,現在,駐守幽州的將軍是周德威。

阿保機惱怒至極,憑自己與李克用的兄弟關系,立即派人前去向周德威要人,他要將齊行本碎尸萬段,方解心頭只恨。

阿保機覺得,自己和李克用是拜把子弟兄,論輩分,李存勖是自己的侄子,向侄子的部下要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物,周德威應該會給他面子的。

此行沒有了目的地,阿保機只好調轉馬頭,回到了儀坤州。

述律平派往各部落的探馬陸續回來報告,說各部落風平浪靜,一切正常。

可汗達魯古仍然一如既往地狩獵游玩。

事情完全沒有向阿保機預料的那樣,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年,并沒看到天下大亂。

看來,這個世界上,無論離開了誰,平民照常生活,是自己將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阿保機不由得苦笑。

看來,無論誰當了可汗,對契丹來說,都一樣。

偏偏是痕德堇可汗和自己,將契丹卷入了戰火,死了那么多人。

平靜,這種平靜,讓阿保機有些喘不上氣來。

過去一直期望,閑下來以后,喝酒狩獵,逍遙自在,過神仙般的日子。

如今真的閑下來了,卻覺得日子不好打發,特別是心靈深處的空虛,讓阿保機難以忍受,整日悶悶不樂,借酒澆愁。

述律平同樣郁悶難排,便陪著阿保機,騎馬到城外散心。

他們信馬由韁向北走去,突然看到,有牧民趕著勒勒車向儀坤州方向行來。

述律平突然想到,近來,總看到有勒勒車在儀坤州外游弋,難道這些勒勒車是其他部落派來刺探儀坤州消息的奸細嗎?

述律平打馬向勒勒車跑去,看到車上竟然裝著滿滿一車鹽。

述律平問趕車人,鹽取自何處。

那人

“行了,你也不用生氣,和段昆這樣的小輩生什么氣。”

柳老爺子拍了拍寸福的肩膀,“幾十歲的人,別那么容易動怒,傷身體。”

寸福點點頭,“柳老,江兄弟,你們看好了?”

江遠笑著點頭,“選好了,寸老板去看看,算個價格吧。”

寸福笑著走進后院,然后又進了存放原石的房間。

看到門口那十來塊原石,寸福頓時嘆了口氣。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柳老,江兄弟,你們這是把我這里的好石頭都掏空了啊。”

“我也看好這些石頭,只是風險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潜隐势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州传说录

虫草田十

九州传说录

千里巡山

九州传说录

暗黑烟花

九州传说录

青小稞

九州传说录

浮白三秋

九州传说录

江南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