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宇之名(万更求订阅)》。

宋基业。今四十日矣,禅师正吃力地弯腰翻晒

朴翠花在张志宏身后见状示意女领班赶快离开,说道:“张总是看上小女子了吧,人家还是黄花闺女,刚从旅游学校毕业被我招来的,名字叫周晓欣,如果张总喜欢,我待会叫她来给你敬酒罢了。

张志宏轻声‘嗯’了一下,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女领班不肯离去。

王汉荣在一边看着张志宏全身心投入的样子说道:“翠花,还不领张总去包房,张总今天一整天在外面检查辛苦了,你待会拿点好酒来,我和张总好久没有喝过酒了,今天好好喝一会。”

包房里,朴翠花拿来一瓶法国红酒送到张志宏手里说道:“张总,你看这酒可以吗?他们说是法国拉菲传奇波尔多红葡萄酒,张总看看这酒正宗吗?”

“好呀,我来看看。”张志宏今天心情很好,接过红酒仔细打量后说道:“嗯,正宗的法国拉菲一要看封瓶铁片上是否有凹凸字母和酒庄大楼图像,二看酒塞上是否有日期,三看酒瓶上是否五剑标志。”张志宏仔细端详了一下酒瓶继续说道:“你这酒瓶上有千禧年的标志,那一定是2000年出产的正宗法国千禧拉菲啦,好酒啊。”

王汉荣听得十分仔细等张志宏说完道:“你看看,人家张总多厉害,一瓶正宗法国拉菲酒有这么多名堂,我也是第一次听说,高手啊!翠花,那还不快让人把这酒打开,拿出里面的木塞让张总看看。”

“哦,张总说了这么多理论把我都听糊涂,来,服务生赶快把酒打开把酒塞子给张总看看,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服务生打开酒,拿出酒塞递到张志宏手里。

张志宏说道:“我说是好酒吧,酒塞上都有图案和日期,这酒要醒酒15分钟左右,加点冰,酒温在18度左右味道最好。”

醒酒后端服务生拿来三个高脚酒杯,先帮张志宏杯中倒了大约四分之一红酒,张志宏一手掌心托住酒杯,微微向外倾斜大约45度,仔细观察酒的颜色与挂壁程度,再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股清纯的幽香扑面而来。

只见张志宏摇晃手中的杯子,再次放到自己的鼻子上又闻了闻说道:“这次闻的是‘二香’也叫‘后香’酒存放的时间越久味道更香醇。

张志宏最后喝了一小口放在口腔的前部,带着一种享受的情感说道:“香醇浓厚,回味无穷啊,好酒。朴总今天让你破费了,这么好的酒我已经好久没有喝到了,好酒!”

“哎,哪里的话,这酒我是托熟人从国外带来的,一直舍不得喝,有些人也不懂喝红酒,给他们喝了也浪费了,今天这酒碰到张总也算碰到知己,得到张总的好评我很满足。”

“听张总这么一说我算长知识,这红酒喝起来名堂还真不少,闻‘二香’,我听错了还以为是‘二婚’呢。”王汉荣笑着说道。

“你是个大老粗,哪有人家张总有文化。”朴翠花拿起一杯酒拍拍王汉荣的肩旁说道:“张总,王总,这第一杯酒我就敬你们了,也能品尝一下张总鉴定过的好酒,希望张总经常光顾这里,给小妹撑台揽客。”说完朴翠花仰脖子先喝了。

朴翠花喝完这杯酒,看到服务生已经在放冷菜了,说道:“两位领导你们慢慢喝,我去忙点事了,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这也好,我和张总还要说点工作上的事,你去忙吧,还是老规矩帮我再拿一大瓶红星二锅头,那酒喝过得瘾。”

“知道,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待会叫服务生帮你倒,两位领导慢用,我先走了。”朴翠花说完朝王汉荣交换了一个眼神。

王汉荣见朴翠花和服务生出门后说道:“志宏,啊,我们俩当副总好多年了吧。”

“是啊,我已经当了有五年多了,责任重大啊,天天像走钢丝一样,你在常务副总这个位置上有10年多了吧?”张志宏喝了口酒说道。

“12年了,从45岁干到现在57岁,在这个岗位上整整干了12年了,比抗日战争加解放战争加起来的时间还要长,有点麻木了,再过3年就要退居二线了,张总你和我不同,清华毕业的学历背景,科研技术开发的领头人,企业管理的中间力量,承前启后前途无量啊!”王汉荣喝了大半杯的白酒叹气说道。

“汉荣总真是不容易啊!在老领导面前我算晚辈了,来!先让我敬老领导一杯。”说完张志宏起身为王汉荣杯中加满了白酒说道。

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对白和讲话从来不是信口瞎编的胡话,几乎句句都是金句,如果你认为是互相寒暄的客套话,那你一定是在局外。因为在这个层次上没有时间说废话,所为的‘废话’是朋友之间,亲人之间为了打发时间表达关心而无话找的一种方式,在自然的状态下发自内心的感情交流。比如明明知道过了吃饭的时间,见面还要问对方‘饭吃过了吗?’,看似‘废话’却是一种善意的关心和爱护,然而在官场这个层次的说话,相互间的谈话不是发表自己的观点就是为发表观点做铺垫,几乎不存在一句‘废话’或‘虚话’,都是有备而来的。

因为在这个同一层次上的竞争要远远大于合作,合作是一个无法度量的哲学词汇,然而这时候的竞争确是真实客观的存在,不同的层次岗位代表不同的权利,权利的大小决定了你的一切,金钱,地位,荣誉,尊重、甚至人格都与你的地位和权利紧密关联,每个人都可以从你的权力判断出你的地位和人格,社会赋予了可以直接客观度量标准。

王汉荣之所以要对张志宏说这些话,表明了很多层意思,里面有拉近关系为后面讲话做铺垫的意思,也有由于年龄关系放低自己的位置,退出主动发起相互竞争的意图,甚至带了一点威胁,对方不要逼得太紧,你的未来有很好的发展前途,不要因为某些小事耽误了自己前程。

张志宏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怎么会体会不到这种意图呢。既然对方已经放低身段,即使没有举出白旗投降,态度已经到了一个非常诚恳的地步。

张志宏喝完杯中的酒,还是不忘给王汉荣的杯子里续满了酒,慢慢坐下后说道:“其实我和王总一样,也是处在一个很艰难的处境,秦志刚的个性比较强,你也是知道,我们说的话他也不一定能听进去的,工作上出了问题还要我们主动承担责任,不做是错,做多了也是错,话说多了他会担心你出风头揽功劳,搞小团体拉山头,不免让人心生疑虑,进退两难啊,只能尽力而为喽。”

在这个层面上讨论一把手的问题用词要谨慎,尽量用中性的词,说自己的问题,尽量避免误传后发生不必要的问题。

王汉荣站起举杯说道:“志宏总说得对,公司里的事做不完,你想做的事不一定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偏偏要让你做,你还要装出兴高采烈的样子把它做好,有时候想想也是很累的。所以啊,有时候还要靠喝点酒小醉一下,解脱一下,你说对吗?来这杯酒我王某敬你了,我先干了,你随意。”王汉荣扬脖子一杯酒下去了,再看看张志宏很是给面子,一杯红酒也下去了,王汉荣说了声‘谢谢’,假装摇摇晃晃坐下了。

其实王汉荣酒量相当好,一瓶白酒一点都没问题,何况只是刚刚开始。

但张志宏酒的酒量就没有这么厉害了,读书人喝红酒是作为朋友之间交际手段和显示雅致生活品位的一种方式,今天由于心情比较好,孩子的托福也总算过关了,对面的王汉荣也是放低身段恭维自己,所以也有点飘飘然了,菜还没有下肚填充,刚才被朴翠花和王汉荣敬的两杯酒下肚,已经有点醉意了。

王汉荣进一步套近乎地说道:“志宏,听说你女儿今年要考大学了吧,是准备在国内读书还是去国外读书呀?”

“谢谢王总的关心了,你的记忆力真好,小女今年考大学,我准备让她去美国读书。”

“那好呀,是要让孩子出去闯闯,待在父母身边的孩子永远长不大,那托福通过了吗?这个考试有点难哦,通过了就好了。”王汉荣说道。

“哎,托你的吉言,家里人中午打电话给我,小女托福考试通... ...通过了。”张志宏酒喝的太猛舌头有点麻木。

“啊呀,那是大喜啊,祝贺了,来咱们为你女儿的考试通过干一杯,我喝了,你随意。”这句话已经是王汉荣的口头禅了,这是喝酒高手才有的气度,在这些喝酒高手眼里,他深知自己的酒量,处在一个绝对的可控高度,在这个高度是一览众山小,他可以叱咤风云而不倒,说是让对方随意,其实对方讨价还价的余地很小。

喝酒本身就没有随意这个说法,要么你由于某种原因不能喝,拼的就是实力,要喝就要喝个痛快,朋友是喝醉酒换来的。要么就是你的嘴行,说唱能力高人一等,说出的理由压倒一大片,那可以做到对方甘心情愿的喝,你可以滴酒不沾的说,而且大家听了心服口服,就

良久,北冥玄才从心情激荡中恢复过来,揽着海灵对大伙说:“俞师叔呢?师长们在哪里,我应该去拜见了。”

冯品勤笑着说:“亏你还记得起来,俞师叔已先到蜀山总堂去了,大哥你也赶紧过去吧,莫让尊长们久候。”

北冥玄忙点头称是,和众人道别却舍不得海灵。

冯品勤哈哈大笑:“早就知道是这样,俞师叔吩咐海师妹一同前去。”

这下北冥玄的动作明显利落起来,牵着海灵飞快地走出广场,登上玉舟如风而去。

蜀山大堂内灵气灯灯火通明亮如白......

众人见了心里不禁暗暗猜疑这老道那条船会遇险,所以才再三拦

來到了一座三層的別墅前,燕飛讓陸子韜停下了車。這里就是他今后的住處,也是他們這個小勢力工作的地方。

這座別墅足有一千多平米的面積,房間就有十個之多,別說他們七個人了,就算再來十個八個的也一點都會感到擁擠。而且燕飛都已經找人清掃過來,隨時就能搬過來。

“嘿嘿……飛哥,這么大的房子你和詩晴兩個人住是不是感覺空蕩蕩的?不如這樣,我們直接都搬過來和你一起住怎么樣?”

看著這座偌大的別墅,陸子韜突然向燕飛提議道。

“好啊!反正這里的房間有的是,也足夠咱們這些人住的了。不過還是要聽聽大家的意見,如果大家都同意的話我自然十分的歡迎。”

燕飛想都沒想便答應了下來。

……

晚上大家齊聚在這座偌大的別墅中,陸子韜這小子便和眾人說起了住在一起的事情。燕飛沒有想到大家竟然一致同意,而且今天就要住在這里,燕飛只好給他們開始分配房間。

燕飛,秦詩晴還有肖瑤的房間在二層。這樣燕飛既能夠保護秦詩晴,肖瑤也可以在生活上照顧一下她。畢竟她們都是女孩子,比較方便一些。王晨和金虎的房間被燕飛安排到一層,他們兩個的身手不錯。萬一再有殺手暗殺秦詩晴他們完全可以抵擋一下。

至于陸子韜和徐澤被安排到了三層,這樣的分配大家都非常的滿意。

既然已經安頓了下來,那么燕飛的這個小勢力也是運轉起來的時候了。燕飛的首要目標就是境外犯罪組織的頭目華叔,這個任務自然是交給了肖瑤。以她黑客一般的技術,燕飛相信她能在短時間內將華叔這個人的資料給查出來。

至于其他人輪流在學校附近負責秦詩晴的安全,以免再有殺手出現。畢竟燕飛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這么做也是防止意外的發生。

將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后,燕飛終于可以徹底的放松下來了。好久沒有訓練體能了,換了一身運動服后燕飛便準備來個夜跑熱熱身。

沿著小區內的馬路跑了幾圈后,燕飛無意間看到一名足有八十歲的老人在自家的院落正在打著太極拳。按道理說老人打打太極,鍛煉鍛煉身體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不過這位老人卻深深的吸引了燕飛的注意力,正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老人看似簡單緩慢的太極拳招式,燕飛卻感覺其中卻蘊含著極強的爆發力。

老人似乎也發現了燕飛的存在,打完了一套拳法后便停了下來,向著燕飛招了招手說道。

“小伙子,你也對太極拳感興趣嗎?不如過來我和這個老頭子聊聊怎么樣?”

燕飛聽后也不客氣,直徑走進了老人的院落。

“老爺爺!你的年紀和我爺爺差不多,身體卻還如此的硬朗真是難得呀!”

燕飛的話絕對不是恭維,因為他能感受到這位老人的身體充滿了活力。

“呵呵呵……”

老人微微一笑并沒有反駁燕飛的話。

“小伙子,看來你也是行家呀!我看你身材健碩,舉手

一個時辰后,大量的木炭被吊運入艙,蒸汽機試車準備開始。

船艙被清空,所有人員都圍在甲板上往下觀望,船艙里只留下方子安蘇橫等人以及七八名幫手。悶熱的船艙里熱氣蒸騰,所有人都滿身大汗,方子安更是脫得光了膀子,黑黝黝的身體上滿是油汗。和蘇橫等人配合默契的給鍋爐加水加炭,又仔細的檢查了各處曲軸連接和齒輪咬合部位數遍,確定無誤之后,終于點起了鍋爐下方的炭火。

炭火熊熊,燒的猛烈,越發讓船艙之中熱的如蒸籠一般。甲......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苏宇之名(万更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御行寰宇

川观

御行寰宇

不打内战

御行寰宇

夜 无魂

御行寰宇

白翡立

御行寰宇

梁山好汉

御行寰宇

漂亮的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