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父亲的留言(二)》。

庞大的舰队进入由天梭最后一次打开的位面之门,张远终于结束了这一次的冒险,与其说是一次冒险倒不如说是一次体验。

至于之前提到的复仇者之心也已经找到了,那东西被当做一个神物被供奉在一个偏远的出來的話,那么八成是永遠也出不來了,那些成功從沙漠之源返回的強者全都是30分鐘之內露出湖面。

“呵呵!”美美佳尷尬的笑了一聲:“這還不是為你們著想,怕你們擔憂嘛!”美美佳確實是這般想法。

無論如何,秦崢反正是出來了,這對于......

那少女垂下头,苍白的面颊已起长,余生大约只是以一个固定姿

觉燃大师打心里往外地欣喜,这惊才绝艳的年青人,对古武的理解能力出乎他的意料,今后的发展不可限量啊。觉燃大师在常庭山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魔性从应道浦身上发出,那股贪婪、嗜血的感觉极大地冲击着已悟佛性的觉燃,他似乎看到古武之劫、人类之劫即将降临。这才迫使他从佛法的感悟中抽身,旗帜鲜明地支持明月盟。

北冥玄带给他的是一种希望,一缕曙光。他相信他的预感,这种预知能力,让他一次次趋吉避凶,有了今日的成就。精研佛法的他深信这是佛陀给他的启示,他要做的就是完成佛陀交给他的使命。

北冥玄收起宝剑,又在脑海中将剑法演练了一遍,自问已有所感悟,抬眼看见含笑望着他的觉燃大师和笑哈哈的海灵,伸手搔了搔头。

不好意思的对大师说:“大师,实在抱歉,我这一练就入神了,耽误您的修行,罪过不小。”

觉燃大师说:“于他有失,不见其过,更何况小友悟剑,与我有益,相互映证也是修行,解万物真意就是方便,与人方便于已方便。”

北冥玄知大师是世外高人便也不矫情,三人重返禅堂。

北冥玄向觉燃大师询问:“大师,常庭如此行径,明月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吗?”

觉燃大师说:“常庭虽四处扩张,但颇为聪明地未涉明月盟众门派,众人虽知不安,但师出无名啊。常庭一样打着联合共赢的旗帜,最让人难以抗拒的是只要和其结盟的门派家族,数月间就有玄阶、地阶高手出现,为何如此速成,实在难以参透。我不问世事日久,你要留心于此,知晓原由才能想出对策。”

北冥玄点头:“大师放心,我本意闭关教导九位弟子备战三年后的大比,杀一杀常庭威风,如此看来,我也要有所行动了。”

觉燃大师摆手道:“如今常庭用心未显,尚在拉扰众人之时,你便查探也难以找出缘由,我意你可以闭关修行,待常庭有变,再出手不迟。”

北冥玄点点头,两人又研讨了一番剑法武功,北冥玄和海灵才告辞而去。

北冥玄回到家中,和了凡联系,让他多加留意常庭动向,多与明月盟的盟友们沟通,及时联动应对常庭盟。常庭派有任何异常,及时和他联系,又向缘空长老请了安。接下来也着实逍遥了几日,每日里教导九位弟子,到研究院和诸专家探讨一番,特别是电脑技术投入的精力最多。小烺随他跑了几趟研究院,对袁月瑶博士一见倾心,惊为天人,自此稍有余瑕便在计算机中心赖着不走。日日纠缠,不亦乐乎,林枫登时添了一个强劲的情敌,他美其名曰:加强研究院的安全防护。

小烺这是随口胡说的借口,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研究院新材料课题部和发动机部的二名科研员立即表现的很紧张,有些草木皆兵的感觉。北冥玄的五感之强大,立即洞察到这细微的变化。把两人分别叫到会议室,随意交流几句,就发现了问题:一是非常紧张,即便北冥玄只是关心他们生活、工作的琐事;二是非常小心,回答问题很仔细,斟字酌句惜言如金。北冥玄从他们的眼神,心跳中洞悉两人内心,其中有鬼。

询问口供对精神异常强大的他来说并不复杂,在用眼睛慑住两人心神后,以强大的精神力压制住对方,不过一二分钟,两人就分别崩溃,如实交代 。这两位是炎龙国在华夷国的留学博士,就读期间已被华夷国的大企业收买,在明海公司推出新型汽车后,安排两人设法加入明海研究院。两人也是有真才实学的人才,一年多时间,虽然不能接触核心机密,但也获取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资料,传给了各自的上级。

明海科研院是民间机构,对机密资料的保密措施和安全意识明显不够。幸好核心科研人员是原北冥翰相知相熟的老朋友,几位后期加入的如计算机、发动机、合金材料的专家也是北冥玄亲自挖来的,还不至出现心怀叵测之人。而这些专家自身长期在科研领域工作,自我防范和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很强,才没出现大的核心技术泄密的情况。

这一事件引起了北冥玄高度重视,各大组织在政治、军事、经济、科技领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互相窃取机密的事情并不新鲜,窃取的手段也花样繁多,无所不用其极。现在没出现大问题,不代表今后不出纰漏。华夷国的跨国企业正在和明海洽谈合作投资事宜,而一年前就派遣人员打入研究院内部窃取技术,看来加强安保不是小烺的说笑,而是势在必行之事。

北冥玄将核心科研人员召集起来,通报了这一情况,大家没有太大的惊讶,作为各自领域的领军人物,对这无孔不入的窃密早就习已为常了。袁月瑶还戏称要等北冥玄这个时候才布置这些保密事宜,各项专利技术早就成网络共享技术了。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北冥决定由北冥烺负责研究院安保事宜,这下小烺名正言顺,洋洋自得在袁月瑶博士面前晃来晃去,美其名曰重点保护。北冥玄又亲自对科研人员一一排查,另请国安部门的专业人员指导保密措施,投入巨资对研究院的整栋大楼重新装修,安装安保设备。

排查的结果不容乐观,许多科研人员和各国大企业有过接触,甚至有八人已经有过交易,已加入相关组织的竟有十余人,这几乎是全研究院十分之一的人员了。保安、勤杂人员被收买比例更是排在最前列,不是小烺这偶然的触动,迟早出大问题。整个科研院一片惶恐。北冥玄和核心层做了大量思想工作,仍有十余名人员辞去职务。

当然,大浪淘沙,至少核心层的专家还是稳定的,剩下的人也更为忠实可靠,再从各大院校招收一批新鲜血液,科研院便逐渐稳定下来。至于安保问题,他又一次来到了江南武术协会,拜访会长蒋凤烈。由于赴阐高明海矿业那批人员的良好合作,北冥玄得到了江南武馆的全力支持,高素质保安人员的问题就解决了。

这样忙乱足有月余,终于闲下来,北冥玄陪海灵四处逛逛欣赏美景,调节心情。海灵的肚子也挺得老大,母亲、婆婆尽心调理照顾,海灵显得丰韵了许多。

这一天北冥玄又陪着娇妻来到月潭湖游玩,只见湖畔一处空场上搭起了台子,旁边围观的人很多,远远望去台上人影晃动,居然是在比武斗技。两人修习古武,当然见猎心喜,向比武台踱去。武林市自古便是武术之乡,民间武风盛行,男女老幼都能打上几路拳脚,平时养身健体,闲来以武会友,否则也不会被命名为武林市。

只见台上一名身穿白色练功服饰的中年人与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青年人打斗的正急,台上横幅是:杨源剑道开张大吉,左边:以武会友交江湖诸能;右边:剑道纵横宣杨源威名。台上两人也算是武术界中的高手,招式套路精熟,劲力十足,都是下过苦功的练家。炎龙武术渊源流长,源于炎龙古武,主要是各门派的炼体和健身的套路,经高手修习增补完善,逐渐在民间传承。武术练到极处,也有古武黄阶战力,只是没有古武的内力功法相辅相成,练到极处就无法再进步了。

台上两人虽不是顶尖人物,也有黄阶初期功力,在民间算得上高手了。北冥玄略看一看就不再留心,四处一望看到李毅荣几个师兄弟站在人群中指指点点。北冥玄见到弟子就走到他们身边,李毅荣他们看见师父、师娘也来看热闹,赶紧围了过来,李毅荣就将这个杨源剑道

秦檜的歷史,歷來便是大宋朝臣官員和百姓們議論的焦點。靖康二年,大宋徽欽二帝連同后妃皇子帝姬皇族以及無數的金銀珠寶古玩玉器被擄往北方,那是大宋軍民心中最為黑暗屈辱的一刻,是讓人痛心疾首,無數人心中的巨大傷痕。

當年,寒冷而漫長的北上的被俘虜的隊伍之中,秦檜便在其中。但和其他人的命運不一樣,秦檜在金國不但沒有遭遇到大宋皇族的悲慘命運,反而似乎頗得金人賞識。首先,徽宗向時任金國兵馬大元帥的完顏宗翰乞求憐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父亲的留言(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末法神煌

莫西凡

末法神煌

浮梦遥

末法神煌

昔我晚矣

末法神煌

就为活着

末法神煌

纪云亭

末法神煌

子书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