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黑暗神现(五)》。

丁喜道:哦?邓定侯道:因为我也知道,要到饿虎岗去,就一定”虽然只瞧了一眼,李寻欢的心情就已不再那么沉重了

太阳还没完全升起,赵亮三人便被内侍叫醒,说是早朝已经开始了,让他们赶紧洗漱收拾,完了好去大殿那边等候。

赵亮睡眼惺忪,看看外面半昏半明的天际,心想这皇帝可真是不好当啊,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工作了。在小太监不断的催促下,他们穿好衣服,又简单用了些早餐,这才施施然的来到议事大殿前的广场上。

熄灯道长指着靠西边的法台告诉赵亮,那个下边就是存放火油的地方。赵亮和徐福仔细观望,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见法台约有一人多高,十几步见方,呈八角状的形制暗合八卦方位。法台下面并不是敞开的,而是由厚重木板从上到下完全封死,别说不能直接看到里面的情况,就是想拆开,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行。

两个法台上方旌旗林立,旗上画着星宿和神兽,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咒。两边的旗林中各有一杆特制的大旗,一面旗上写着“国师北辰”,另一面则是“水瓶赵亮”。而赵亮的旗子正插在做过手脚的那个台子上。

徐福低声道:“法台四周封的这么严实,估计多半是有什么引线之类的东西露在外面,否则就达不到效果了。咱们仔细找找,应该不难发现。”

赵亮依言望去,看了半天都没发现什么端倪,只听熄灯忽然道:“哎,就是那边了。”

赵亮和徐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仔细观瞧,这才发现,在两个法台之间,摆放着二十八只木雕的小兽,既是代表二十八星宿的装饰,也是象征某种神秘的法术布局。而其中一只偏南边的木头小蛇,看上去有些异常。

仔细辨认下,那只木雕确实有一部分埋在地下,而落在上面的部分则同样淋着火油。

徐福骂道:“北辰老儿果然狡猾!南方朱雀星宫中的翼火蛇本就是天火星宿,有勾动烈焰之效。而皇帝观看斗法的御座设在北边高处,距离那里最远,完全不怕被陛下事先察觉出什么异常之处,他娘的!”

赵亮点点头:“嗯,知道了,待会儿咱们随机应变吧。”

三人正在说话的功夫,面前不远处的大殿中忽然传出一记悠扬的钟声,徐福道:“这是散朝了。”

随着他的话音,大殿正门缓缓推开,身穿龙袍的秦始皇在禁军的拱卫下大步走出,径直来到御座坐下。而文武百官则跟随其后,井然有序的鱼贯而出,按照事先划定好的区域依次站立。

整个过程,只能听到刷刷刷的脚步声,没有半分其他嘈杂的动静,显示出大秦帝国所特有的高度纪律性。

不消片刻,两三百人的大阵仗,便在殿前御阶上分左右铺陈完毕,静静等候秦始皇的指令。

内侍高声唱喝:“陛下有旨,请国师与赵亮先生觐见——”

赵亮闻言赶忙整理一下衣服,随后领着熄灯道长和徐福,快步来到御阶之下,而北辰真人也与两名弟子同时出现在他们旁边。六人齐齐拜倒,向秦始皇见礼。

只听秦始皇说道:“诸位平身,不必多礼。尔等都是朕的客卿,于长生大业有着莫大干系。只望尔等忠心事主、尽心尽力,不要辜负了朕的信任。一待长生有望、不老成真,朕必不会亏待尔等!”

台阶下的六个人赶忙大声应是,接着又拜了一拜,方才站起身来。

秦始皇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今天高人斗法,实属难得一见啊。你们都有谁出战啊?”

北辰真人拱手答道:“回禀陛下,微臣不才,由弟子天璇星和玉衡星作为护法,同台献技。”

赵亮听他这么说,立时心道:我靠,原来是那两条漏网之鱼啊。前晚熄灯道长在四方山团灭凌霄宫的时候,走脱了几个人头,此时竟然还敢堂而皇之的出来,这脸皮也够厚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转头打量了对方一下。北辰身后站着的两个人,其中之一是矮个头的中年男子,一副苍白面庞上留着五缕长髯,只看他白里泛青的脸色,便不难知道,这家伙肯定就是那个以炼丹炼毒著称、心如蛇蝎的天璇星了。

而令赵亮大感意外的,是天璇星身旁的玉衡星,居然是一位妙龄女郎。只见她眉目清秀、容貌端庄,隐隐约约还散发出一种忧郁的气质,特别像赵亮高中三年一直暗恋的那位梦中女神。

此时徐福伸出手,轻轻拉了拉略微有些恍神儿的赵亮,小声提醒道:“仙长,陛下问话呢。”

赵亮闻言一惊,暗骂自己太没出息,接着赶忙道:“额,陛下,我和两位师兄弟一起,我主攻,他们辅助。”

“好,哈哈哈,那就速速开始吧。”秦始皇欣然道。

北辰师徒三人道声遵旨,转身正要上台,却不料赵亮突然说道:“额……且慢!”

秦始皇也是一愣,问道:“赵亮先生有何事啊?”

本來這一次,燕飛還以為,自己深夜前往售票處這里沒什么事情的。

但是沒有想到,在售票處那里遇到了羅伯特。

本來自己還以為,上了火車就沒有任何的事情了,但是沒有想到,身邊居然坐下來了這樣的一個大美女!

身邊坐了這樣的一個大美女,本來是一件相當賞心悅目的事情。

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身邊坐著一個美女,可并不是什么一個好事。

因為四周有些人的眼神,不但不友好,甚至燕飛憑借著自己非常異于常人的那種感知力,能夠很明......

朱大山离开之后,江远和留下来值班的两个兄弟交代了一些店里的注意事项。

然后江远便骑上自行车,买了一些新鲜水果,打算先去看望周楚红。

毕竟,周楚红家离得稍微近一些。

此时已经将近晌午,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江远使劲儿蹬车,终于在十二点左右赶到了周家。

在江远的印象中,周家,应该和王斐家一样,有一个大大的院子,或者一栋大别墅。

可事实上,周楚红家住的只是普通的居民楼,虽说小区环境不错,可还是让江远感到有些意外。

提着水果走上楼梯,在三楼楼梯口右边一扇朱红色的铁门前停下。

门两边还贴着春联,字迹圆润流畅,让人莫名觉得心安。

屋子里,正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

“楚红,去楼下叫你爸吃饭了。”

“楚红?发什么呆啊?”

江远听得出来,这个声音应该是张楚红的妈妈,声音里还带着担忧。

江远暗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偏偏挑了个人家吃饭的时间。

刚要转身离开,就看见张古华提着油纸包的小糕点走了上来。

“江远,你来了啊,”张古华笑着加快了脚步,“怎么不进去啊?”

“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家里面水果不少呢。”

江远尴尬一笑,“来的不是时候,搞得像是蹭饭的一样。”

“哈哈哈,”张古华笑着敲门,“薛梅,楚红,快开门啊,江远来了。”

门后传来脚步声,接着房门就被拉开了。

出现在江远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只有三十多岁的女人,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眼里充满了笑意。

“这位就是江远吧,快请进。”

“阿姨好,”江远笑着打了个招呼,“我都不太好意思叫阿姨,您看起来太年轻了。”

薛梅轻轻一笑,“都四十几的人了,还年轻什么啊,快坐,我去给你拿碗筷。”

正好这时候张楚红也从卧室里出来,她穿了身紫色睡裙,神色有些憔悴,任凭谁看了都会心疼。

“不好意思啊江远,让你见笑了,本该当面去谢你的,结果还麻烦你跑了一趟。”

张古华和薛梅对视一眼,都看了对方目光里的喜色。

张楚红自从回来之后,状态就一直不对劲,这会儿终于正常些了。

“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江远点点头,“没事就好。”

“好了好了,别愣着了,楚红啊,去洗手吃饭,咱们边吃边说,”张古华笑了笑,“薛梅,你也坐,我去拿瓶酒来,今天陪江远好好喝两杯。”

片刻之后,张楚红拿过红酒,给张古华和江远先倒上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些。

就见她对着江远举杯,真诚道:“江远,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和王斐,你和朱大哥也不会受那么严重的伤。”

“不说这个,大家都是朋友,应该的,”江远和张楚红轻轻碰杯,又对着张古华示意,“张叔,走一个。”

很快,一瓶白酒就被喝了大半,江远脸色微微泛红,说话也有些啰嗦了起来。

张古华和薛梅对视一眼,就听薛梅笑着问道:

“小江啊,我听楚红她爸说你一个人在市里打拼,有没有想过把家里人接到市里,就在市里安家啊?”

江远愣了愣,不由得苦涩一笑,“薛姨,我是孤儿,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的。”

薛梅愣了愣,下一瞬就觉得心头发酸,“苦了你了。”

“好了,不说这个了,”张古华咳嗽一声,“江远,咱们接着喝。”

江远也不推辞,一杯接一杯,很快就晕乎乎了。

吃完饭,江远还想帮忙收拾碗筷,可刚一站起来,就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

“楚红,把江远扶到客房休息会儿吧。”

张楚红轻轻点头,扶着江远走进了客房。

说来也奇怪,重生以来,这还是江远睡得最踏实的一次。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

坐在一边看书的张楚红递了杯温开水过来,“润润嗓子吧,我爸也真是的,明知道你身上还有伤还要劝你喝酒。”

江远坐起身来,接过茶杯喝了一口:“不碍事儿,是我自己要喝的。”

江远忽然微笑着看向张楚红,“和你待在一起,果然还是很放松。”

张楚红有些好不意思的看向一边,“什么意思?”

江远咧嘴一笑,“我上次不是告诉你了吗,上辈子我们是好朋友啊,能让对方很安心的朋友,或者说···闺蜜~”

“你瞎说什么呢,哪有男人和女人当闺蜜的,”张楚红终于红了脸,“你这话要是被诗琪妹妹听到,怕是要生你气了。”

“这才对嘛,”江远笑着点头,“不要一天到晚把自己伪装得多成熟似的,想笑就笑,想哭就哭,这才是生活。”

张楚红沉默了瞬间,“其实,我对于你也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

“就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成为了十几二十年的老朋友一样,可以完全交心的那种。”

“或许真像你说的那样,上辈子和你是闺蜜吧。”<深的大坑啊,威力還差?”

鄭毅雖然沒聽見,但是看到趙盤的表情就知道這小子又在說喪氣話。

他遠遠瞪了趙盤一眼:“咱們基地也不是紙糊的,這些穹頂可是花了一年多時間修的,就地取材用了不知道多少鋼筋混凝土!完全可以擋得住一兩波轟炸,基地下面還有那么深的礦洞,再多的炸彈也炸不死我們!”

趙盤被懟得不敢再說話了,辣醬站出來了:“不得行,他們今天扔,明天扔,總有一天會歪打正著嘛!太影響士氣和生產,咱們得反抗噻,讓他曉得鍋兒說鐵打滴!”

趙盤不敢和鄭毅頂嘴,卻習慣了懟辣醬:“人家可是有飛船啊,高科技!我們拿什么反抗?一人一把扳手、地質鎬嗎?還是做個大彈弓,拿石頭把飛船打下來?”

鄭毅本來也沒什么思路,聽到趙盤的話,心中忽然一動。

他從地上抓起一把帶著余熱的土壤,看它快速失溫凍結,內心已經有了主意。

他爬上那輛毀壞的探礦車車頂::“諸位,不要慌,聽我一言!”

等到大家總算安靜下來,他才繼續說到:“要說玩炸藥,我比他們高明一百倍!我們基地也能造炸藥和炮彈,咱們盡快生產,一定能把他們的飛船給打下來!”

這次,不光趙盤覺得不靠譜了,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覷:“說得輕巧,造出炮彈,你能發射到幾百米、幾千米的高空?基地那么大,人家從天上往下丟都砸不準。飛船在天上那么小,還會躲,你怎么打得著?”

鄭毅仿佛會讀心術一樣:“沒錯,難度確實很大,但是請相信我,我至少有9成的把握把飛船打下來!”

“九成把握啊,吹牛也不能這么沒邊吧……”

大家雖然抱著懷疑的態度,可還是聽從勸告回到了生產崗位。

他們已經被逼到這個境地,不拼命還能怎么辦?

鄭毅安排了生產任務,單獨去找趙盤:“我需要你的幫助。”

趙盤很意外:“啥?你現在不應該找幾個武器專家,研究怎么造大炮嗎?”

鄭毅沒理會他的嘲諷,反而開口問:“你聽說過‘核動力井蓋’嗎?”

看到趙盤迷茫的眼神,他忍不住搖頭:“小伙子,你得加強學習啊!”

根據解密檔案記載,兩百年前的1957年,美國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就是研制出第一顆原子彈的機構),進行了一次地下核爆炸實驗,因為計算失誤,意外觸發了“核動力井蓋”這個“大殺器”。

鄭毅帶著一種戲謔的口吻說:“當時他們在做300噸當量的地下核爆炸,地下試驗井深約150米,口徑約1.2米。這個井,聽起來是不是很像一個巨型炮膛?”

趙盤茫然點點頭:“然后呢?”

“當時核彈的上方覆蓋了一米多厚的混凝土,所以科學家就沒覺得會有什么問題,只在井口焊了個直徑1.2米,厚10厘米的鐵質窨井蓋子。結果核爆一瞬間就氣化了混凝土,沖擊波夾帶著幾噸高熱高壓物質,以超高速噴射出去,把鋼鐵井蓋掀飛了。”

趙盤聽了半天故事,結果就發出去一個井蓋子,他不以為然了:“一個破井蓋子,能有多大威力?”

鄭毅搖頭笑:“你可別小看這個井蓋,它被崩飛的初速是56千米/秒。這個數值大約是地球逃逸速度的5倍!一枚10倍音速巡航導彈的速度才3.4千米/秒!”

趙盤聽著瞠目結舌:“你是說,我們如果在火星上發射出這枚井蓋,它能飛出火星,以極高的初速在太空漫游?沒準兒若干年后還能飛到地球?”

鄭毅皺眉撓頭:“理論上講,呃,理論上是這么個樣子……”

趙盤一拍大腿:“我明白了,你是來找我挖井的?咱們也做個核動力井蓋,把馬丁的飛船打下來?”

“對!簡單來說,是這樣,不過還需要一些周密計算的數據作為支撐……”

“可是我們沒核彈啊!”

“我們有硝酸銨!這東西作為炸藥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它有個特性是極易引發大規模的殉爆。”

鄭毅看看趙盤懵懵懂懂的樣子,只好又解釋了一下:“殉爆就是周圍不管是幾噸、幾百噸還是幾千噸硝酸銨,都會在萬分之幾秒內全部一起爆炸,完全能炸出‘核彈’的效果!”

他夸張地張開手比劃:“Boom!”

趙盤兩眼放光:“太牛了,只要打下飛船干掉了馬丁,我們就能占領火星了啊!”

不過他馬上又擔心:“等等,萬一你那井蓋沒打準怎么辦?我不可能給你挖兩三條上百米深的豎井吧?”

鄭毅終于說出那個幾乎必中的方案:“未來幾天馬丁還會來狂轟濫炸,他們沒有轟炸機的投彈瞄準器,肯定還要扔歪幾次。我們要裝慫示弱,還要用謾罵嘲諷激怒他,這樣他為了提高精度,肯定會越飛越低。結果是當他飛得夠低,炸彈終于扔準的時候,爆炸也必然引燃我們的硝酸銨,觸發報復性反擊!”

“我懂了,你這是布置一個喪心病狂的陷阱,用基地和他的飛船互相傷害啊,馬丁一定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吶!”

鄭毅拍著趙盤的肩膀:“哈哈,我們韓語里有個詞,就是形容你的——孺子可教!”

趙盤翻白眼:“你滾,熟歸熟,鬧歸鬧,原則問題不能開玩笑,孺子可教這特么是個中國成語,中國的!”

欲前拒,宝叱壮士跃登其舟,短兵击刺,殪之,及行,又使听淮南行省节制。普行次范水他不禁暗自在感叹着天地之大,。要想尝到苦瓜大师亲手烹成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黑暗神现(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是武侠游戏NPC

颖狐玉禾

我是武侠游戏NPC

茶叔

我是武侠游戏NPC

左墨鱼

我是武侠游戏NPC

兜里有烟

我是武侠游戏NPC

流笑笑

我是武侠游戏NPC

想吃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