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高手就是不一样》。

谢安打算插手此事?究竟什么事呢?

赵亮心中顿生疑窦,猜到对方有可能是误会了,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误会,他却并不清楚。赵亮连忙再次运起灵觉,打算用读心术探看一下,没想到谢煥自己先交了底:“唉,我们也是刚刚接上,又以大長老蘇塵、二長老蘇何以及身為三長老的蘇偃為尊。

自從十來年前,蘇偃設計讓外出執行任務的二長老蘇何身死,之后又陷害蘇何之子蘇武之后,整個長老會上給他威脅最大的人便是徹底的煙消云散了,而三年前開始,大長老蘇塵又很少再管理長老......

一截截三尺多长的旗竿,竟然又老爷故意制造出大通和大智这么

这盘专辑是人家太平洋音像公司的样带,和母带有着同样价值,包文春带回来的复制带,依旧和原版一样音色清澈剔透。专辑有三个,内容却相似,各有十六首歌,这次在太平洋公司制作四十八首歌曲,就制作了三盘全新曲目的磁带。一盘是《小芳》、一盘《我的未来不是梦》,还有这盘《中华民谣》。

校长过来了,说:“明天就要考试了,大家回去复习吧!包文春这个磁带还有没?给我一盘,以后在广播里播放,让同学们课后轻松一下。”

见包文春拿出三盘磁带,还有带着他头像照片的封面,笑着说:“可以啊!搞了三个专辑。”

现在还没有普及电视宣传,大家就见不到包文春的荧幕形象。包文春从背包里掏出一张折叠的大幅海报,嘚瑟的贴在讲台旁边,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我啊!以后带你出去闯江湖。”

三天考试结束了,再过三天,同学们还要回校来拿成绩单。包文春收拾被褥准备回家拆洗,丁香说:“放这里吧!我来洗。”

包文春收拾书桌,低声说:“我可舍不得让你做家务,冻坏了手怎么办?”

张璇忽然伸头过来说:“包文春,你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包文春回头看她一眼,见她笑容很美妍,心里一阵涟漪,问:“听小庆说你爸爸是县供销社主任,能不能给我搞辆不要票的便宜自行车?”

张璇低声说:“你都有摩托车了,还要自行车干什么?我回家问问。我是说,你能给我写首歌吗?就像丁香那首《摇太阳》一样好听的?”

“咳!那玩意不是烧油吗?街上搞点汽油太难了。还不如自行车呢!行啊!写歌的事都是毛毛雨的啦!过几天我去县城找你,求你爸给搞点化肥,我在家承包二百多亩地你也知道吧!需要很多的,高价也行。”

李德勤凑过来说:“包文春,给我写首歌,我没有什么本事,以后干活了,喊我去帮你锄地!”

“行啊!要不?明天先到我的林场看看?那里有工人在干活,吃的住的都有,就是条件暂时差点。”

李文超在包文春不在家时,对丁香喊了声干妹妹!只是那第一个字用了第四声,惹得很多人大笑,后果是,丁香路过座位过道时,在他脚趾头上狠狠踩了一下,疼得哇哇大叫,肿了十几天才下去。这是这学期第二次受伤丢人了,此刻躲着丁香,过来说:“春子!还去地里撵兔子吗?我跟你一起去。”

包文春说:“好!只是你的脚能跑吗?”

这话再次惹得众人大笑,连前排的女生也低头轻笑。

天气晴朗起来,路面也干燥了。公路上,大小同学背着铺盖和大书包,步履蹒跚地回家,很像电影上部队行军的样子。李文超几个从伙房借来架子车,帮着包文春拉回来他的东西,包括存放在丁香家的乐器电器,叫丁香很恼火。包文春哄她说:“这可不是娱乐品,这是挣钱的机器,你要没事,也过来看看,我们录音你的歌声,寄给太平洋公司,审查更直观一些。”

丁香这才缓和脸色,问了关键问题:“你家有电吗?”

和包文春一起回家的不止是顺路的王思楠肖晓燕等男女同学,潘小雷骑着自行车也是慢慢陪着走,一起赶过来的还有李文超毛忠民孟凡瑞李德勤等家在北边的同学,他们也要来看看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林场到底有多大。

包文春一伙还是直接回到林场,向公路东边一看,小伙伴们顿时就惊呆了。那片远离村庄的林场里,站了几百上千人,倒不是来砍树挖树的,都是来帮忙做水利的。

周围的排水沟要扩修加深,这是初步计划,一个是加强排涝泄水速度,主要还是防止回民村放牛孩翻过来糟害庄稼,没有这道屏障,种植庄稼,都是笑话。自己和三爷二叔周大哥商量过,说挖一米沟给五块钱,东边360米,南北两边东段各200米,总共大约七八百米,准备不管饭,出四千块钱。没想到,周大哥到村里一宣传,就有人来分段抢占,邻村的人也赶来帮忙。冬闲的人呐!还真的没有太多挣钱门路,随便清理一下大沟,就有一米五块钱,男男女女就蜂拥而来。

有一道拖拉机犁过的新便道,道路从公路直通林场中心,只是向中间翻犁一下的大致路基形象,很低洼。包文春解释说:“这路要加高加宽,从南边这一片挖塘取土,东往那一片计划全部改成水田。”

林场中心,靠道路南侧,正对草房门口,是一片晒场,三爷和二叔几个,紧张的守着几台机器,不让淘气孩子摸一下。

小姨她们很矜持,远远地看了一眼就回家了,潘小雷也回去了。见到包文春回来,监督挖沟的周大哥走回来,要他过去看看质量问题。

包文春说:“大家情绪很/p>

  此时钟楼倒是感觉自己脸上有光了,而且是光芒四射那种,想不到一下子就两个妖孽出现在面前。

  钟楼哈哈笑道:“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是陆林镇的天才少年,日后必定名动天下。”

  林霸天也是喜笑颜开道:“既然如此,萧然你和杨风愿意在林府住下吗,我命人安排个宅院给你们,方便修炼以及炼丹,不用担心其他,何墨兄也是自然可以跟你们一起住下在宅院里。”此时,看着面前两名天才少年,不拉拢也是对不起自己了。

  杨风看向何萧然。

  何萧然委婉说道:“霸天前辈,容我回去先询问家父再做决断可好?”

  林霸天点点头回应道:“理应如此,那我就等你们好消息了,如果来林府,直接过来就好,我命人安排好就是。”

  “那好,霸天前辈,师傅,莲华妹妹,那我们先回去了,改天见。”说完,杨风两人就回去了。

  “杨风哥哥,萧然哥哥,再见。”林莲华第一次叫的杨风哥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俏脸就红了起来,有点不舍的样子。

  杨风回头摆摆手。

  一阵寒暄过后,两人回到家,把一天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都告知何墨。

  何墨震惊同时也很欣慰,活了几十年了,他的实力不够强大,年龄也稍微有点大了,才武宗中期的修为,想要报仇也是难上加难,加上资源也不多,很难再进阶,自己也不是个鲁莽的人,要是自己去报仇,那就是以卵击石。

  两个孩子的成长他是看在眼里的,两个孩子就是他的希望,所以这么多年来没有让他们去修炼,而是先把两人的素质先提升上去。

  他自己也知道,两个孩子慢慢长大,天赋也是出奇的好,天赋太过妖孽也是容易被人盯上。自然是有个靠山会好一点,毕竟依附在林家总比他自己一个人保护他们两个好,加上林家各方面资源都有,修炼起来也是更是容易些,林霸天也有好几次邀请他做林家的长老,但他还是委婉的拒绝了,他喜欢自己的生活,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但何墨经过一系列的想法后,觉得两个孩子去了林家,修炼起来是更加容易的,最后还是让决定权让给两个孩子。

  “风儿,然儿,你们如果想去林家就去,毕竟有个靠山也是好的,既然林家也不嫌弃,为父也是可以随你们一同去林家。”何墨淡淡道。

  何萧然开心回应道:“既然钟长老都已经收杨风为徒了,那我们一起去林家吧,霸天前辈他们都是一些开明的人,钟长老到时候也为我引荐拜师炼器师,我们过去也会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了,而且过去那里应该会有办法治疗爹的暗伤。”

  杨风也接着说道:“我也赞成一同过去林家,这样的话我可以一边学习炼丹,一边研制能治疗何伯伯的暗伤了。”

  何墨心里也是感叹道,两这孩子,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为别人着想,心里又是一暖。

  “你们两个都没意见,那我们就明天收拾一下去林家吧。”何墨说道。

  杨风摸了摸香囊里的一枚戒指,伸手拿出来给何墨:“何伯伯,这个好像是储物灵戒吧。”

  何墨说道:“是的,当年带你回来就一直在你身上,应该是你爹娘留给你的,上面有一个封印,需要大武师以上的实力才可以解除。”

  杨风连忙说道:“何伯伯,麻烦你帮我解开这个封印吧。”心中有对爹娘的思念,这是爹娘最后留下的其中一遗件物了 ,也有点期待里面会有什么。

  何墨缓缓凝聚灵气,储物戒指悬浮在他手上。

  “咔嚓!”

  一声响后,隐隐中像是什么东西破开了。

  何墨向杨风递过去戒指:“封印已解除,你只要输入灵气就可以与产生联系了。”

  储物戒指有低级,中级,高级,也称储物灵戒,一个低级储物灵戒都需要几百上千的价格,而且储物空间只有1-2立方米;中级储物灵戒拥有3-5立方米的空间车,价格也是相对高很多随便一个都要上万两银子;而高级储物灵戒有6-10平方以上的空间,价格就更贵了,一般的高级储物灵戒都要十万两银子以上。

  而打造这些储物灵戒的人至少都要达到王阶级炼器师才能打造出来,炼器师在这世界上也是同等于炼丹师一样尊贵的职业,而且炼器师的数量比炼丹师更少。

  如果说炼丹师占修武者千分之一,那么炼器师约莫占修武者三千分之一,而修武者占这世界人数的十分之一左右,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引用灵气突破武者境界的,而境界越高,自然人数也是更少。

  杨风接过灵戒,输入一丝灵气,与灵戒产生了一丝联系,随后发现这个储物灵戒属于中级,约莫4-5立方之间,里面东西一堆,暗道:“自己父母也是个土豪啊,不过想想也是,两个武宗巅峰,也理应如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高手就是不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平妖荡魔志

冰原三雅

平妖荡魔志

步枪

平妖荡魔志

朝关梦

平妖荡魔志

风青阳

平妖荡魔志

儿童团团员

平妖荡魔志

弥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