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人之议》。

,隐然抱“一夫不获时予之辜”里,心里虽是悲喜交集,却又充

少年青年身动风随,气势凌然。

见得两家伙动手朝自己扑来,可却见两人身上浮动的气息都不过是刚刚跨入纳灵境一重,甚至还没稳固好纳灵境一重境界的修为,竟敢想对自己动手?

六人之中一青年不屑道“呦呵,才纳灵境一重就敢出来咬人了,这什么世道,如此下去可还得了?今日,师兄我就教教你们俩怎么好好做人?”

话音落下,青年立即踏步上前,身上气息浮动,但其气势比之两人还要凶猛万分,对上沈问丘与乐凡二人绰绰有余。

顿时,沈问丘和少年都觉得自己身上如压山岳,沉重无比,寸步难前,青年身上这股气息之强横,胜之自己就宛如泥土与浮云,一个低贱卑微万人可踩踏,一个高高在上不可触碰。

“轰!”

只见青年气势一往直前,沈问丘和乐凡直接被这股气势冲回去,但见两人皆倒飞出去一丈远,方才砸落在雪地里。

仅仅是一股气势,青年连手都没动,那乐凡和沈问丘就败下阵来,可见境界相差有多大。

好在两人只是被这股气息震退,若是青年刚刚是用尽手中力道,哪是随手打出一掌,两人多半也是不死也残。

沈问丘没想到自己在这五洲的第一战,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告终。

而且还是只有被虐的份,这修炼修得和没修炼之前又有什么分别?

一重境界一重天,既然敢将纳灵境分为几重几重自然是有它的道理的。

不过,这一冲,反而让青年更加相信了力量的威力,而不是他自己那些所谓的道理。

那将沈问丘气势压退的青年,脸上神色得意,走向已经跌落在雪地的青年和少年,“两个纳灵境一重的家伙在我纳灵境六重面前叫嚣,当真是不知死活,今日……”

“啊!不许欺负我沈大哥……”

见自己的沈大哥被青年一把扔出去,一旁沉默看热闹的小女孩突然愤愤然呵斥一声,小跑着冲上前去,高高举起小拳头,朝着那得意青年的肚子就是一顿小拳拳。

小姑娘向来不喜欢打架,否则,当日苏云欣将棱刺架在小姑娘脖子上和沈问丘重新见到她之时,她也不会害怕成那样。

心地善良的小姑娘,除了为了吃可以跟人动手之外,其他的,她倒也没想过要用灵气去揍人杀人,除非是危机生命的本能或者是被彻底激怒,因此,小姑娘只管冲过去,朝着青年的肚子一顿猛捶,一点也看出有多愤怒,反而让人觉得此举煞是可爱。

这在外人看来,小女孩普普通通,只是力道好像比常人大上不少。

被拦阻去路的青年,被这小丫头打得甚疼,本不予计较的,但也忍不得这般捶打,心中怒火油然而生,愤然提起小姑娘就往沈问丘那边扔去,面红耳赤,骂道:“妈-的,你找死。”

立时,小姑娘被青年摔得七荤八素,啃了一口雪。

小姑娘起身,更加愤然,面红耳赤,龇牙咧嘴,怒火中烧,显然是被彻底激怒了。

沈问丘看着小姑娘这般姿态,朝那六位不知死活的家伙喊道:“快跑,快跑呀?”

那六人愣了愣,对沈问丘此举,着实困惑,但也不予理睬,只在心中不屑道:“跑?老子为什么要跑,老子没将你身上的东西给扒拉个干净,没让你光着屁股满大街的跑,我怎么会走,想得美嘞你?”

沈问丘见几人还是朝自己走来,心中更加焦急,如有火焚身,语气焦灼,“你们还不快跑,是要找死吗?”

众人不以为然,沈问丘见此也是无奈,只得上前去拉小流苏,同时,喊道:“小流苏,别冲动,不要杀人……”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愤怒交加的小女孩一步向前,身上气势怦然而发,瞬间那六人皆如先前沈问丘和乐凡所遭遇一般身上如山岳压身,动弹不得,接着便是倒飞出去。

但是小姑娘并未就此罢休,脚下生风,迅疾上前,在六人还未落地之前,脚下生风的小姑娘已经到了那六人身后,朝着这六人后背一人一拳打去。

拳出如虎啸,拳落如雷击,嘭嘭嘭……落入沈问丘和乐凡耳中,震耳发聩。

原本应该按照惯性必然落地的六人,竟然生生违背了地心引力,并不落地,再度飞高。

见识过小姑娘一拳将凝液境猛虎打飞,并打穿猛虎脑袋,沈问丘对此,一点也不吃惊,只是对于空中于老八六人有些担心。

万一他们被小流苏一拳打死,这山中掌门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罚他们?

若是这掌门讲道理,还好,可若是不讲道理,那后果会有多严重,沈问丘不敢想象。

而乐凡看到这一幕,竟是膛目结舌,他曾不想小姑娘竟如此生猛,想得自己有事没事还跟小姑娘斗上一两句嘴,就不自觉的后背发冷,一身寒颤。

然而,小姑娘/p>

究其原因是,楊義寫的小品既好看又好笑。特別是楊義親自上臺說的評書,說得眾人捧腹大笑,有一種歪說歷史的感覺。

這些聽眾都是些鄉野粗漢,斗大的字不識一筐,這種說書方式正對他們的胃口,也不會有人去追究歷史的正確性。他們覺得幽默好笑便可以了,楊義很成功的將他們的好奇心勾了出來。

特別是楊義說了一段戲說三國之后,這里的人便沸騰了。年輕的小伙時不時的甩了自己的衣袍,陰腔怪調的:吾乃常山趙子龍是也!

有些客商也是住在長安城的,當他們把這里的消息帶回長安城時,立馬轟動全長安城。這種耳目一新的曲目,令他們好奇不已。

那些紈绔子弟聞言,紛紛騎馬而來。

當他們來到時,各種表演已全部演完了。楊義此時已經帶人唱著,那生硬不熟練的難忘今宵。

一曲唱完,所有人還震驚在當場,他們都不敢置信,這世上居然還有那么好看的戲。

楊義宣布:“貞觀三年,大年三十聯歡會成功閉幕,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體健康,生意順利,五谷豐登,財源廣進,步步高升,萬事如意!現在,大家回去吃年夜飯了!”

現場上萬的人,聽到桃符上的吉祥話時,頓時歡聲雷動,一浪高過一浪。

可是有些紈绔卻不干了。他們仗著身份紛紛大罵,打馬上前要求楊義重新再演一遍,要不然不準走。

楊義看傻逼一樣看著這些紈绔,但他并不說話,而是向后揮了揮手。

頓時,從他身后閃出幾十名銀盔亮甲的左領軍衛的士兵。這些紈绔立馬就慫了,但嘴還是很硬的,跑出老遠后才說我是誰誰的兒子、孫子,你們等著瞧之類的話來。

楊義沒想到,這時候還真有后視電視劇中,欺凌弱小的紈绔子弟。看來這些權貴的家庭教育也不怎么樣,還不如他這里的鄉下娃娃。

長安城,東、西兩市,到處都在談論今天下午在金溝村,演繹的那些新鮮曲目。

三五好友在茶肆妓館,你扮演趙子龍,他扮演關云長,我扮演曹操,惹得其他客人歡笑不已。

而有一個人楊義絕對想不到!他當時也在眾紈绔當中,但礙于面子,他不敢出來和楊義打招。

這人就是李崇義,今夜他要在皇宮上夜班。他是李世民的耳目,他將在金溝村的所見所聞,一字不漏的告訴了李世民。

李世民聽了后,心里覺得非常愧疚,隨即吩咐李崇義:“你馬上去傳令,著令北衙調配,馬上給楊義送去百石糧食,十頭豬,五十只羊,不得有誤,違令者斬!”

皇帝的命令非常快的得到了落實,在城門關閉之后,居然還有數十輛大馬車駛出了城。

不知內情的人都議論紛紛,以為又要打仗了。而知道內情的人則心跳加速,此人圣寵致此,也不白活一場。

當皇帝的賞賜拿到楊義面前時,他撇了撇嘴,心想:還不如賜豆子呢!

但他心里是這樣想,表面上卻非常恭敬的千恩萬謝的接受了。

此時的楊義,正和大家一起做年夜飯。包餃子、打年糕、做壽餅等。

這些本是奴隸的人,如今卻能和主人在一起做年夜飯,是件多么光榮的事情。他們其樂融融,歡聲笑語,每一個人都帶著洋益笑容。

做完飯后,到蒸熟還有段時間,楊義命楊云拿來千余貫錢,給所有的小孩每人百文壓歲錢,成家的每戶一貫,未成家的成年人每人二百文,六十歲以上的老人一貫孝敬。而且不分佃農、隨從、還是奴隸,人人有份。

只這一小動作,所有人都感動壞了,對楊義這主人的認可程度,空前的高漲。就連那些逃難而來,先在這里住住看,如果不好再走的人,如今也下定決心在這里扎根了!

因為他們得到了主人的尊重。

其實,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自己手底下的人幫你干活,如果得不到你的尊重,他們就會跳槽。哪怕不跳槽的,也會將你的秘密出賣。

楊義現在只用了千余貫錢,便將這里所有的人心凝聚在了一起。現在,不管是他們的人,還是他們的心,非常自豪的自認是金溝村的人。

他們都從心里的認為,跟著這樣的主人有前途。

這樣的主人,在唐朝是太少太少了。他不僅對下人好,對佃農也好,也對奴隸好,大家在一起干活那么久了,彼此都認識,都熟悉,他們并不會歧視誰。

雖然現在做工沒有工錢,但是飯還是能吃飽的。就憑這一點,便能看得出來,楊義是個可靠、可信的主人。

天门上还有那老人留下来的了麽?天峰大师叹道:此事

而骆建芬也已经会意,我要她助攻,她自然明白其中意思。只见我在扑倒那怪物的刹那,怪物的其余胳膊却没有闲着,而是非常迅速地将我和骆建芬给缠住,但是因为我们仨已经一同失去了重心,怪物也没能站稳,此时,骆建芬身体横斜地往一侧倒过去,手中的利刃在半空中将那两条出手生生斩断。

我的动作几乎与她一致。

待我俩落地之时,地上已经多了四条手臂。

“这手臂果真无骨。”

不过我也很是担心这怪物的手臂能否在长出来,若真是这样,我们怕是没有力气逃出这里。

好在那怪物吃痛地在地上动了几下,并未见手臂再长出来,或许是见到了我们不好对付,恶狠狠地盯着我们看了几秒钟,倏然遁入黑影之中,逃了出去。

卸岭的功夫在江湖堪称绝伦,若论近战格杀,绿林道中无人能出其右。即便是搬山,也稍逊一筹。佛姐这一手北斗提星,我只是模范了七八分,若是她现场示范,这威力远比我要大得多。这—扑之势,如猛虎扑羊,凌厉之极。

我和骆建芬既已脱身,也不想与那怪物多做纠缠。

“我们快走吧!”我跟骆建芬说道,“此地不宜久留!”

但是骆建芬却不愿返回,偏要继续往里走,“不行,不能这么回去,这里古怪的很,怕是冶教授的失踪与这又莫大的关系!”

“骆老师,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走到这一步也该看清楚,这是对方有意为之,瓮中捉鳖懂不懂?我们怎么还能自投罗网呢!”

“那你说怎么办?”

“先出去,找帮手!”

未待骆建芬思索片刻,忽然间,一个黑影又从身侧闪了出来。我眼中闪过一丝惊惧,只见那黑影离我不过半尺距离,几乎没有时间做出反应。

“妈的!”我厉喝一声,几乎同时,在那黑影扑向我的同时,一手揪住那东西的臂膀,低喝一声,双膀使出全力。

“还敢来!”只见我手里抓住的正是刚才逃掉的怪物,它四条手臂已经被砍掉,上身几乎没有攻击力,两条细细长长的蜘蛛腿,也构不成威胁,我就想当场将它倒提起来,使出全力搅断它的大椎。

谁知那怪物身材高大,倒在地上纹丝不动,我使出浑身力气却犹如蚍蜉撼树一般动它不得。

这时我才意识到,它那两条细细长长的蜘蛛腿是如此厉害,竟然深深扎进了地缝之中,难怪我提他不动。

它虽然被我锁住,但是依旧张狂不已。未待我想到办法制服它,它忽然转头张口,朝着我出一阵黑惨惨的阴风。

我暗道不好,这怪物果然非比寻常,见它吐出一缕阴气,我也不敢不避,便想抽身退开。此时,骆建芬在一旁担心我有失,伺机开枪射击,但是均被躲了过去。

“林坤,小心啊!”骆建芬这时也算彻底没有招数。

我心中虽然气愤,但是苦于没有办法将它甩掉。我本想自己松手,却不想,那怪物的头上竟然伸出无数发辫,看得我心乱如麻。

这些发辫缠住我的肩头,而这些发辫上都长着倒勾,一旦这些倒钩刺入我的肌肉,这怪物体内的毒液就会注入我的身体,自己怕是一命呜呼在这古墓里头了。

我被那怪物的发辫缠住肩头,眼看它口中阴气逼至面门,急忙使个脱身之法,抖开被其缠住的肩膀,腰上使力,一个旋子从地上拧身跃起。这个身法乃是程逸芸的独门妙招,曾见她使出,屡试不爽,我满以为就此脱身,只要转到那怪物的后面,管它是什么妖魔鬼怪也必搅碎其椎骨,不料我刚刚翻身跃起,那怪物竟也如影随形般跟着一同跃起,好似附骨之躯,紧缠在我身后,又将我重重拖在地上。

然后,我便被它从身后抓住,便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就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似是阴寒无底,不由得心生寒意。

我原本以为我堂堂摸金少帅,就要陨落在这深不见底的地下墓穴之中,内心已然后悔,不该贸然闯进这里。但是,后悔也是无济于事,刹那之间,暗恨由生。

我眼睛一闭,自知难逃一劫。

却不想,就在此刻,一声枪响。

本以为是骆建芬开的枪,却意外又听到一阵凌厉的脚步声。

然后便是短暂的滞空。

待我回过神来,自己恰好重重落地。

“嗯?”我嗡嗡一阵犯浑,此时又会有谁来救我们?

但这不是幻觉,救兵真的来了。

而且,看样子,更像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们来得正是时候。

我定睛看去,来的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梦中女神,心心念念的大老婆——姒玮琪。

“琪姐,你怎么来了?”

未待我叫出声,就发现来的不光是姒玮琪一个人,身后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个人眼看有些眼熟,

“解释?还能有什么解释!”

  林肖耸耸肩。

  在唐芊芊的面前,他向来是如此。

  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既然做了相应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解释。

  做了就是做了,还说什么其他?

  唐芊芊看到林肖这个态度,就非常之不爽:“林肖,好,算你狠。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甭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从今天起,你就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了,给我走!”

  说着,她更是一伸手,指着门外道。

  这时候,林肖还没有说话呢,身边的大张等人,就都纷......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人之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抬头望天听泪落下的声音

东奔西顾

抬头望天听泪落下的声音

雁门关外

抬头望天听泪落下的声音

最后的烟屁股

抬头望天听泪落下的声音

风行烈

抬头望天听泪落下的声音

樱桃新酒

抬头望天听泪落下的声音

糯米儿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