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有我在(四)》。

这就是春秋要塞给自己这次行动的支持,算是预付战功奖励。

  三件异宝加上三艘飞船,如果换成铁血点数至少价值六万,王文出手还挺大方。

  当然,相对结果,这些付出是值得的,否则要塞被攻破,这些东西也/p>

“好名字,丁秋云,我从此就叫你丁秋云了。”

丁秋云也笑了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一句“我从此就叫你丁秋云了”让她陡生一种亲密温馨的感觉。

常空只有一只手,另一只还绑着吊带,丁秋云帮他把剑背上,两人翻身上马。

陆小凤却忽然对她笑了笑,道:微动一动,一定有空门露出,对

B市某著繁華街道昏暗的巷子里。

兩名青年與幾名社會混混正毆打著一名身材單薄的青年。

此刻躺在地上的被打青年早已經滿臉淤青嘴角帶血。

其中一名長發西服青年蹲下身子,揉了揉紅腫的臉頰后一把薅起單薄青年的頭發罵道:“死鄉巴佬讓你在多管閑事。”

單薄青年此刻半邊臉已經被打腫的不成人形,但是一雙如狼的眸子卻依舊惡狠狠的盯著長毛道:“別說廢話,有種單挑啊。”。

長發青年見其這樣了還如此硬氣,上去就又是幾個耳光, 單薄青年被扇的側頭吐了一口鮮血。

他身后的掛著一臉壞笑的高瘦青年見長發青年打紅了眼,便連忙上前一把拉開二人道:“劉闖打歸打可千萬別下死手,老子可不想因為這個廢物惹一身騷。”

被拉開的劉闖顯然還沒有解氣,甩開幾人后又在單薄青年身上狠狠的補上幾腳。然后對著他說道:“昆小明給我來跟煙。”

一臉壞笑青年昆小明從口袋中掏出一包華子遞給劉闖幫其點上后說道:“就這樣吧,這小子這回也讓你打的夠嗆,估計的養個十天半個月。”。

劉闖側頭看了看昆小陽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后,便隨意的將煙丟到躺在地上的單薄青年身上罵道:“今天的打你給我記好了,以后少管閑事。”

說完對著幾個混混笑道:“哥幾個今天辛苦了,走波士頓酒吧嗨起來,消費全由我劉公子買單。”

幾人小混混嬉皮笑臉的上了二人的豪車,車子拐出小巷向著市區疾馳而去。

小巷內此刻只剩下滿身是傷的單薄青年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車子剛走沒幾分鐘就見虎背熊腰的青年拎著跟棒球棒急沖沖跑了小巷。

龐彪上前扶起單薄青年,嘴里罵道:“艸!劉闖這王八蛋下手也太黑了。”

單薄青年笑道:“沒事的!以前在農村經常跟鄰村人打架早就習慣了。”

龐彪惡狠狠的說道:“姜亦凡你也是傻X,看你這小體格瘦的跟猴一樣還老學別人打抱不平。”

姜亦凡笑道:“看到世上不平事咱就該管,老子就這脾氣愛受不受。”

龐彪無奈的嘆口氣,此刻已經出小巷的二人,正朝著街角的便民診所走去。

氣憤難消的龐彪忽然拿出電話道:“不行老子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這場子我一定要找回來。”

姜亦凡擺了擺手道:“算了,這筆帳我也記下了,劉闖剛才也沒少吃我的拳頭,咱們來日方長到時候新賬舊賬一起跟他算明白。”

被打之后姜亦凡便過起了養傷的無聊生活,還好有龐彪經常翹課陪他。

這天下午正在家里無聊打屁的二人,龐彪的電話忽然響了,姜亦凡看這龐彪對著電話一頓嗯后便掛了電話。

看這盯著自己的姜亦凡,龐彪興奮的道:“咱系新轉來的校花,后天請全系去她家參加生日宴會。導員大人要求全員到場。”

姜亦凡看這興奮的龐彪笑道:“我這呆的都快長毛了正好出去溜達溜達。”

轉眼便到了宴會當天,此刻剛攔下出租車的二人,正不停的催促著師傅快點開車。

司機師傅是個中年的胖子,慢悠悠的問道:“去哪兒啊?”

龐彪假裝低沉的說道:“圣豪大廈。”

車子開上了環城高速,平日健談的司機大叔,抬手打開了廣播臺。

廣播中傳來優美的女聲:“歡迎各位聽眾收聽B市廣播臺的車友之家,今天晚上九點左右會出現二十年難得一遇的月全食奇觀。B市將是這次月全食的最佳觀測地點。天文愛好者千萬不要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司機大叔聽著廣播中的月全食奇,好像終于找到了談資般開口道:“二位小哥,你們看過月全食嘛?”

奢華的圣豪大廈門口,今天晚上聚集了各種豪車。

車上陸陸續續下來二十多位俊男靚女,大廈門口的帥氣迎賓把諸位依次引薦上了一處戶外觀光電梯。

隨著電梯的緩緩上升,美麗的城市夜色盡收眼底,不少女同學紛紛拿出手機開啟了自拍模式,而男生則互相壞笑著攀談著。

車隊慢慢散去,只見一輛銀灰色的的賓利車緩緩的開到了大廈門口,門童忙上前打開車門,車上下來二人正是劉、昆二人。

七天時間應該就能痊愈了。”古風說道,這種傷勢他已經習以為常了。

“那就好。”莊興思高興的說道。

“古風,沒想到你突破的這么快,現在已經是蛻凡境六重天武道宗師,而且境界這么穩固,看來不用一年,你就能突破至逍遙境了。”黃哲摸了摸胡須,贊道。

“前輩,天下之大,絕世天才無數,我若不突破的快些,那就追不上那些人了。”古風微微一笑道。

自從他見識了星月皇朝中的藍家等人,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竟然有逍遙境七重天的修為,這讓他認識到了乾武世界的天才有多強,大離王朝,終究只是一個王朝,距離那些皇朝,差的太遠了,更不用說帝朝了。

“不錯,確實如此,我們大離王朝終究是太小了,外面的世界才精彩。”黃哲嘆道。

他曾經也與百國之地的天才切磋過,可天資有限,終究是一敗再敗,而后回到了大離王朝;如今被卡在逍遙境九重天這一境界上,不知何時才能突破至神海境;如果真能突破,那時候,他的壽命將大增,未來大有可期。

“前輩,您知道陳玄嗎?”古風突然問道,他有些害怕大離王朝神海境真君前去調查,從而針對七星閣,畢竟是他將大離王朝戰神殿殿主陳玄殺了,而且陳玄還突破到了神海境。

一個神海境真君,對于大離王朝有多重要,可想而知。

“戰神殿殿主陳玄?”黃哲飽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古風。

“對。”古風淡然面對。

“他死了,死在了清源城,沒想到那里的元石礦竟是一頭無比恐怖的荒獸死后精氣逸散而成。”黃哲淡淡的說道,似乎對于陳玄的死并不在意。

古風有些捉摸不透黃老的意思,他決定還是照實說,他的手中出現了三塊晶石,色彩斑斕,神圣祥和。

太美了,尤其是那光芒,極為誘人。

黃哲震驚的看著古風手中的晶石,失聲道:“元晶,竟然是中品元晶。”

莊興思同樣如此,他是大離王朝王室出身,從小見多識廣,除了那只廢材滾滾不知道是什么東西外,其他東西都能清楚,元晶,在這百國之地都極為稀有,如果出現一塊,畢竟引起廝殺。

這東西,只有那些大宗門、大世家、皇朝、帝朝才有。

古風將三塊元晶放入黃哲的手中,“前輩,這三塊元晶送給您。”

“這......”黃哲震驚了,看著古風,他不知道說什么。他雖然無比渴望,但他怎好意思收取一個晚輩的絕世寶物。

“前輩,您需要,而我暫時不需要,而且我還有不少。”古風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他從不避諱說謊,只要能說的,他都會如實說來。

黃哲的手都有些哆嗦,有這三塊元晶,不,只要一塊這樣的中品元晶,他就能八成把握踏入神海境,看著古風,他的眼中只有感激。

“前輩,陳玄是被我殺的。”古風說道。

砰!

莊興思手中的茶杯摔碎了。

黃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沒事,陳玄一向霸道貪婪,你殺了他,那是他活該。”

他心中還有一句話沒說,大離王室莊家早就對陳玄不滿了,這一次陳玄死了,莊家那三個神海境真君都沒有出來探查,只是派了一名逍遙境七重天真人級的供奉前去探查一番,什么也沒有查到,還是他親自去看了,才知道那里有一頭無比恐怖的荒獸骸骨。

古風放心了,點點頭道:“不錯,他當時都突破到神海境了,竟還惦記我的寶物,確實活該。”

砰!

莊興思的手不自覺的壓塌了石桌子。

黃哲的眼睛都瞪圓了,微顫的問道:“他竟然真的突破到了神海境,對了,你是怎么殺死他的?”

古風抿了一口茶水道:“借助那頭荒獸尸骨殺死他的。”

兩人明白了。

“城主,不知道您可探聽到裴若雪與尹歌的消息?”

這件事一直放在他的心中,他害怕裴若雪出事了,至于尹歌,出不出事,那都沒關系。

“昨日剛剛查到,半個月前有一少女出現在城西孔家附近,好像就叫裴若雪,不知道是不是你所說的那個裴若雪。”莊興思說道。

“孔家?”

“對。”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有我在(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能收集见闻录

河泽西西

异能收集见闻录

雨弦

异能收集见闻录

西子情

异能收集见闻录

苦渡净根

异能收集见闻录

兮烟

异能收集见闻录

天才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