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解铃还须系铃人》。

”山没有回答,只是打开了怀抱,让人们躲进怀中,让水在山脚课堂教学教什么、提升什么呢?我认为主要是听说读写四种语文

最下層的慘叫與痛呼被吸音地板攔住。

最上層的歡聲笑語同樣如此。

明明近在咫尺,不過幾十米的距離,卻完全是兩個世界。

天堂與地獄同在,便是末世的人間。

然而高長江并不知道自己等待的那位美人已經被李樂截胡了。

城市的角落里,夜晚。

李樂忽然停下車,拿槍打開車門:“噓——”

他感覺到了周圍有黑輻射的痕跡。其實這玩意根本沒跡象,非常潛移默化,只有少數專業儀器能測試。但李樂身上有霧主賜福,幫他掌控了身體的每一個細節。

莫名其妙的輕微強化就讓他發現了不對勁。

有黑輻射,通常就有怪物。這里是城市內部,所以多半會有一些人類畸變體畸變體。

“有情況?”孫靈拔槍。

“可能有,林茵偵查。”李樂下車,表情有些凝重。

林茵看了下午又被李樂搞暈過去的林薇一眼,展開精神力向四周探去。

“那邊,二樓。”

一團紅白相間的肉塊堵滿了整個房間。這并不是一個很讓人陌生的怪物——肉山。

它像是整團的癌細胞,除了吞噬肉類吸收營養外根本不會做任何事——黑石被包裹在肥肉的最中心,難以靠近。

肉山啊,那到不一定是人,大部分脊椎動物都可能變。然后在這個過程中吃掉很多東西。

一切肉類都是它們的食物。

李樂上樓,舉槍。

一聲巨響在寂靜的城市里響起。妖精轟在肉山的身體上轟出圓柱形的通道,粘稠的粉紅色不明液體嘩啦啦地流在地上。

肉山蠕動著,試圖將李樂這塊肉吸納到體內。卻只迎來一槍又一槍的攻擊。

子彈打出漫天血花,本就被肉山擠得七零八落的房間更是徹底被破壞。滿地狼藉,非常難看。

一張被灰塵遮了大半的全家福相框落下,摔得粉碎。

他走進碎肉之中,先撿起照片,然后將黑石放進盒子里:“別躲了,出來吧。”

客廳角落的臥室們打開。

里面走出一個皮膚發綠,腦袋浮腫的瘦小人形生物。

不應該說他是人形生物,他就是人。

“你……是來……救我……的”小綠人說話相當費勁,最后一個語氣助詞卡了半天說不出來。

“我可以是。”李樂看著小綠人,聳肩:“先說說你是什么。這段時間,又在吃什么。”

末世的食物來源一直是個大問題。

雖說城市的儲備很多,但城市里的危險更多。想要挖掘這個寶藏并不容易。

所以,食物一直都是硬通貨。哪怕蘇湖市已經有很多地方開始自主生產糧食了,但沒人敢確定這些被黑輻射照耀過的農作物是否有潛在危險。

小綠人如果是這個房間的主人,那就可能在這里待了一年。

它究竟吃什么呢?

房間里,腐爛的氣溫十分刺鼻。地上的碎肉悄然蠕動著。

李樂舉著槍,看見小綠人張口,露出如枯枝般發黃的牙齒與舌頭:“咔……咔……”

樓下,孫靈站在車頂,幽靈槍隨時可以給李樂支援。

林茵站在車外,負責精神力偵查。

楊琪欣看了看坐在駕駛座上打瞌睡的潘門歸,還有抱著步槍

当胡一修拳头带着风声,向着燕飞这里击打过去的时候,燕飞却始终并未出手。

这一幕,让站在后面的安妙琪,不由得揪心了起来。

虽然说之前燕飞和宋铁以及王中战斗的时候,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将两个人给打趴下,但是现在,看到燕飞竟然一直都没有出手,安妙琪还是有一些担忧。

不知道燕飞这是压根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说有着别的打算。

“燕飞哥哥……”

安妙琪下意识的惊叫出声,因为她已经能够看到,胡一修的拳头已经快要挨到燕飞的面前了。

“各位,之前‘手辦’系列的蛋糕,賣得非常不錯,這次,我趁機推出了升級版。”

糕點師看著大家,手里端著一份糕點:“比如這個,上面的手辦,是雙人的,分別是鬼妹和鬼婆,這就是升級版之中的‘祖孫情’。”

說完之后>

看应沉凤如今窝在被窝里面的模样,想来是一点醒来的趋势都没有。

应沉凤平稳的呼吸洋溢在寂静的空气中。

一个轻灵的脚步穿过黑夜,它悄无声息的便闯入了应......

风四娘道:这条画舫有多大?船女子一说出那话,谢铿当然知道毛毡里睡的竟非姬冰雁,而是龟惨呼着跌了下来,再也爬不起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解铃还须系铃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宏图记

二楼的元素

宏图记

椿筱

宏图记

黑爷夜远

宏图记

帘秋霁

宏图记

南原暮雨

宏图记

编织成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