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开始?开始个屁啊!(七)》。

徐小兰还不大怎样,那谷小静却的人,你的刀上有鬼,心中却无

“師父,今天這茶可還適口?”身著草鞋露著腳趾的卷發男子,右手拿茶壺,低首彎腰,態度謙和道。

坐在木椅上的老者,手拿茶盞,輕輕吹動著漂浮在茶水面上的茶葉,而后抿了一口茶水,閉目點頭評價道:“甘苦兼有,人生就該這樣,好茶!好茶!”

這位給老者倒茶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吳爭鎮中的閑漢,有萬薪,不對!現在他的名字叫薪萬有。

薪萬有是老者所收的第三位弟子。

“師父,師兄去哪兒了?往日給師父煮茶他可是最積極的,這都晌午了卻仍不見其蹤影,他該不會是下山了吧?”薪萬有隨口問道。

老者臉色微變,哐當一聲,將手中的茶盞拍在桌子上,迅速起身,不悅道:“這臭小子去哪兒了?!連聲招呼都不打就出去了?啊?”

“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師父您先消消火,消消火。師兄說不定是去給您捉野味去了,這也是有可能的。”薪萬有放下手里的茶壺,勸說道。

老者怒目圓瞪,長袖一甩,抬手指著門外,厲聲道:“捉野味?哼!你少替他說好話,他跟了我這么久,我還不了解他嗎?”

“他一定是去武州了。”

“武州?師兄去武州做什么?”薪萬有面露不解道。

老者重新坐在木椅上,反問道:“武州最出名的是什么?”

“丹藥啊。”薪萬有很自然的說完,卻又覺得不對,道:“可師兄又沒有受傷,他有丹藥也沒地方用啊?”

老者指著他訓斥道:“愚笨!他不用不會給別人用?誰說丹藥只能自己用了?”

薪萬有尷尬笑道:“師父教訓的是,師父教訓的是。”

老者重新拿起茶盞,詳細說道:“前些日子有人來找過他,這臭小子能瞞得過你,可他能瞞得過我嗎?真是的。”

“是萬有失職了。”薪萬有低頭認錯道。

守護劍幽峰是他的職責,如今有人竟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闖入劍幽峰,不管這人是敵還是友,這都是自己的過失。

老者和善道:“萬有啊,這件事也不能怪你。畢竟,這家賊最難防啊。”

“人家有隱匿氣息的丹藥,可以輕松避開你的感知,這很正常,你也別太過自責了。”

“不管來人是否有丹藥或寶物防身,我沒發現就是我的錯,還請師父責罰。”薪萬有始終不肯抬頭看老者,執意說道。

老者拗不過他,無奈道:“萬有啊,有客人來了,我就罰你下山去接待一下貴客吧。”

薪萬有聽后,退出草屋,他看著山峰四周的朵朵白云,頓時覺得自己少了幾分罪責,立即動身向山下走去。

由于他著急下山,并未注意到在下山途中,自己左臂的衣袖隨風飄蕩,一會兒貼在后背,一會兒靠在胸前。

左臂的消失,對他來說有著更加深遠的意義。

劍幽峰山腳下

洛源望著高聳入云的山峰,又看了看坐在樹下,閉目養神的白衣男子,忍不住說道:“逸叔,我們不上山嗎?”

“上山?上山做什么?”白衣男子問道。

“我是來拜師學藝的,這站在山腳下苦等,總不能讓師父下山迎接吧。”洛源回答道。

白衣男子點點頭,依舊閉目,憂愁道:“這讓師父迎接徒弟是有些不對,可我并不想帶你上去啊。”

洛源剛要回話,白衣男子再次說道:“你別想著一個人上山,因為你一個人根本不可能走上山頂。”

“為什么?”洛源來到他面前,皺眉道。

白衣男子玩笑道:“沒人引路連你老叔我都去不了山頂,更別說你了。”

“逸叔,我在跟你談正事,你就別取笑我了。”

“我也在跟你談正事啊,你老叔我是真不想上山,你就別逼老叔了。”

白衣男子話音未落,薪萬有就已來到了山腳下,盯著二人,“這師父口中的貴客,該不會就是這兩個人吧?”

一個從未謀面的白衣俊美男子,還有一個。。。。。。這個背影好熟悉啊,難道說這是個熟人?薪萬有面帶疑惑地走了過去。

白衣男子站起身來,拍著洛源的肩膀,道:“有人來接你了,你老叔我也該走了。”

洛源扭頭將目光投向后方,正好迎來薪萬有的目光,兩人四目相對,雙方站在原地愣了好久。

許久過后,薪萬有剛想抬手打招呼。

誰知,洛源雙手急忙抓著已經轉身,但并未離去的白衣男子的手臂,指著薪萬有,道:“

“這話說的一點錯誤都沒有,現在就可以知道了,原來宋鐵宋大哥本身也是一個靠譜的人,這樣來看,如果宋鐵能夠當成保衛科的科長,其實也是不錯的,因為宋鐵大哥當上保衛科的科長了,豈不是證明,以后斯德摩大學當中,也可以有著一個更好的發展,這樣一來的話,我的心里頭還真的是沒有什么別的想法了。”

“對啊……以前的時候,因為我比較崇拜王中大哥,所以對于宋鐵,我真的是有一些瞧不起,但是現在,我突然發現,宋鐵大哥其實人也......

马空群严肃阴沉的脸,黑衣人流可否,然后施行。;卲率情简素

江远缓缓起身,身上每一块肉都像是被碾压过似的。

靠着一棵大树坐了好一会儿,江远才感觉缓过来一些劲儿,骑上摩托往店里赶去了。

莫师傅看到江远的狼狈模样,顿时担忧地扶着他坐下。

“你最近这是怎么了!”

<惜,就是没有书,不然还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白嫖几本。

余有财正在忙碌,陈立也就没去打扰他。

不过倒是听说肥皂卖得不错,昨天才到货,今天就已经卖出了两箱。

这也很正常,毕竟肥皂的价格不算高,就算是平民百姓,买个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开始?开始个屁啊!(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都退下之朕该翻牌子了

寻飞

都退下之朕该翻牌子了

薄荷雨

都退下之朕该翻牌子了

大爱豆瓣

都退下之朕该翻牌子了

剑上独觉

都退下之朕该翻牌子了

鱼危

都退下之朕该翻牌子了

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