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到了相爱且并肩向前的未来》。

因为他知道他已得到更好的。因为世上所有的财富,也不能填满他只相信自己的双手,这是必须誓死捍卫的权利。你读过《诗经

驚天宗山腰,那處最新開辟的仙家洞府內兩人對坐在符陣中央。

“師兄,一共四瓶地元精,怎么分配你是冠軍你說了算。”李天青看向那地上的四個翠綠小玉瓶,不爭氣的眼淚都要從嘴角流出來了。

梵青云擺了擺手道:“既然這次的大賽冠軍是師弟你讓給我的,我也不好多拿,不過兩瓶是一定要的,不給出一瓶那些師兄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梵師兄,為何一定要給出一瓶,這是我們憑自己本事得來的東西,若是就這樣拱手相讓未免顯得我們也太好欺負了。”

梵青云苦笑道:“師弟,不是我們顯得好欺負,是本來就好欺負。你我一個三境,一個一境,如何與那些八境九境的師兄相爭啊。雖然宗門規定不能向低自己境界的師弟挑戰,但若是他們憑借自己的實力針對我們,那我們也不會好過到哪去。”

李天青想到了決賽那天站在一眾長老旁邊的年長師兄,瞬間便是想到了些什么,緊握的拳頭狠狠地捶在地面之上。

“不行。師兄,忍讓一時終究忍不過一世,一旦讓他們嘗到了甜頭他們只會變本加厲,獅子大開口,倒是就不只是一瓶地元精那么簡單了。”

“我有認識一位學姐,也許可以請她幫忙,這事就交給我吧,師兄你只管修煉便是。”

梵青云苦笑了一聲道:“天青師弟,若是實在不行就量力而為吧,我這次只拿走一瓶地元精,剩下的你就先收起來吧。”

李天青并沒有拿走三瓶地元精,而是只收起了兩瓶,然后便離開了洞府。

一直到天色很晚他才回來,回來之后也沒說什么,只是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梵青云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多半是沒戲了,自己口袋中的那瓶地元精看來還是要交出去啊。

不過他沒有因此就責怪李天青,只是覺得李天青這般行為有些多余罷了。

三天時間轉眼便過,在這天中午,麻煩還是找來了。

梵青云正要出門納貢,結果卻是被李天青攔了下來,然后他就看到李天青獨自一人走了出去。

等了一會兒他才快步跟上,生怕這位師弟做出什么傻事。

洞府門外,三個明顯要大上幾歲的青年趾高氣昂地看著這位學弟。

“學弟啊,我不管你是如何進到這處仙家洞府的,不過既然你能夠進來想必也是分到了地元精吧,交出來,以后可以相安無事,若是不交,那你就別想著上山了。”

李天青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之色,好像有些無奈?

“三位師兄,若是不然你們能拿我怎么樣呢?宗門規矩在此,難道你還能對我出手不成?”

其中一位較為儒雅隨和的男子說道:“師弟,看來你只能算是半個明白人啊,連我們的身份都不知道就敢直接拒絕我們。告訴你,我們可是練藥堂嚴夫子的助手,以后若是你需要什么丹藥,都要經過我們之手,怎樣,怕了嗎?”

李天青這才恍然,原來如此,看來是有些官家威啊。不過他倒是不怎么擔心他們的威脅,他們不守規矩只是因為他們官小。但那嚴夫子若是不顧及規矩半點那他也不可能能當得上嚴夫子。

只是李天青現在還需要再拖延一會兒,要等的人還沒到呢。

“小子,好狗不擋道,勸你還是讓開吧,讓梵青云那小子過來談,他可比你懂事多了。”李天青想等,但這三位可不想等。

從洞府內跟來的梵青云一直就在山洞石壁一側聽著外面的交談,此時見師弟無法應付他也終于走了出來。

“呦,梵青云,讓一個學弟出來當擋箭牌,你膽子不小啊,一瓶地元精可彌補不了我們在這浪費時間,順便將這洞府的三處石臺也一并讓出

苏轶觉得冷戎组长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元化星她们出这个意外,他因此还有些郁闷和生气。

冷戎组长在哈日海子的边上,把帐篷搭好了,劝他不用在那里等,在海子这边等就行,他堵着气没有动地方。

他觉得组长平时没正形就算了,在这么严重的事上竟然一点都不急不躁,还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这让冷戎组长在他心中建立起的完好形象崩塌了。

那些天,他没有跟冷戎组长再说过一句话。

冷戎组长倒是也不生气,跑他身边告诉他,不能让王猛一直逗留在......

轉眼到了周一,這是圖書館例行閉館的日子,韓兵也能休息一天了。

早上醒來,韓兵還沒起床,母親就推門走了進來,她隱約聞到房間里有股臭腳的味道,便皺著鼻子喊道:“怎么還沒起呢?趕緊起來吧。”說完,她來到窗前,一把拉開窗簾,打開了窗戶。

自打韓兵到圖書館上班,母親幾乎不會管他休息日睡懶覺,今天這是怎么了,一大早就進來催。韓兵有些不悅,揉著眼睛問道:“干嘛啊,今天我休息,早飯我不吃了。”

“我知道你休息,你不是答應我今天去讓大仙兒幫你看看嗎?”

韓兵這才想起幾天前答應過母親的話,可此時此刻,和舒適的被窩比起來,好像他又不想去了。

“啊……”韓兵用力張了個哈欠,又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這才笑著說:“我感覺沒事了,要不咱們今天別去了吧?”

“不行,你都答應我了,必須去,你姐還特意請了假,她也要去呢。”

韓兵頓感這事兒鬧的有點大,猛地坐起來問道:“有她什么事兒?她去干什么?”

“嗨,她這幾天也睡不好覺,想讓大仙兒幫忙給看看。”

韓兵歪著頭、苦著臉問道:“不是,她怎么也這么愚昧呢?”

韓母頓感不悅,瞪起三角眼喊道:“哎,你這孩子,什么叫也這么愚昧?你這是嫌你媽愚昧唄?我跟你說,我就是再愚昧,也是這么愚昧著把你養這么大的,而且你小時候成宿成宿的哭鬧不睡覺,醫院都看遍了也沒管用,連醫生都跟我說找人叫叫,結果怎么樣?白天我找人叫完,晚上就好了,一睡睡一宿,你說這叫愚昧?能解決問題不就行了?”

韓兵被母親的碎碎念磨的頭暈腦脹,趕緊雙手合十求饒:“媽媽媽,服了,我服了,你別說了,我去,我去還不行嗎?”

韓母卻沒有就此放過兒子的意思,她干脆坐到床邊,掰著手指頭把韓兵從小到大的天災病業給嘮叨了一遍,最終得出的結論就是,兒子沒良心。

至此,韓兵仿佛突然理解老父親為什么那么“怕”老婆了,這張嘴,簡直比機關槍還厲害,一旦開動起來,哪個男人受得了?

韓兵再次求饒,好說歹說的央求著把老母親給哄出了門,這才翻身下床,一邊穿衣服一邊念叨著:“去就去,不就是個裝神弄鬼的地方嗎,我倒要看看它到底是個什么樣。”

家里唯一的車被老韓同志開著去上班了,母子三人就只能坐公交車了,好在A市本就不大,估計也就不到十站地的距離,韓母便張羅下車了。

從公交車站出來,韓母朝一個城中村走去,韓兵心里泛起了嘀咕,緊追兩步問道:“媽,這什么鬼地方?”

韓兵從沒來過這個地方,左看右看的,感覺很是新鮮。

三個人順著狹窄的街道往里走,除了三三兩兩的行人之外,在路邊的小門臉旁還時不時站著一個兩個的濃妝艷抹的女人,跟這破敗的城中村比起來顯得很是格格不入。

韓兵很是好奇,便多看了兩眼,卻被母親低聲呵斥道:“快走,別瞎看。”

韓語到底年長幾歲,社會閱歷也相對豐富,她被母親的話逗的撲哧一聲,捂嘴笑了。

韓兵很是無辜,隨口說道:“看看怕什么?”

韓母

莫千鸿道:“不了,直接去雪藤岭另一侧吧。”

随着时间的逝去,他越来越担心这个幻象世界会突然瓦解,能快一点找到小汐,他绝不会耽搁。

“好,千鸿大人,请随我来!”

肖鹰带队往雪藤岭方向而去。

现在雪藤岭面向玉龙城的这一侧,已经遍布火族士兵,有肖鹰带队,莫千鸿可以很轻松走完这段路。

没有人去询问肖鹰一行人的来历,因为火族在十天前就传出了召集令,全民皆战,先破天舟城,再攻雷族。

雪藤的直径超过八千米,和钩月山脉一样,......

”“甘年前的狄青磷,风流潇洒文,也试图读懂家父奉若珍宝的,迁为凉州刺史。邺居职宽舒,少威严入南宫平心底,他垂下头来,默默沉思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看到了相爱且并肩向前的未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百忍成圣

如沫

百忍成圣

扫叶僧

百忍成圣

养一只兔

百忍成圣

黑桃十一

百忍成圣

何时秋风悲画扇

百忍成圣

被风吹落的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