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进灵器境(中)》。

刀光不见了,刀已人梢。傅红甚高,自易被强烈的晨风吹散

碰撞的剎那,無盡氣浪肆虐而出,對戰中心的那片虛空直接坍塌,就連能吞噬光明的時空深淵都被照亮了一大片角落。

咔擦咔擦!

千幻宗大集市的地面被撕裂,出現一道又一道萬丈深淵,樓閣巨塔此時便是最為脆弱的東西,全部轟然倒塌。

不僅如此,云逸此時也受到了波及,果斷取出天青戰甲保護他和慕容憐月,身形極速倒退,這等巨頭大戰的余波都遠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碰撞足足持續了數息才平靜下來,光芒散去,只見在虛空之中,白衣劍尊雙手持劍,數千丈的青麒麟以自身的麒麟角和其對碰,維持著這一動作。

終于,青麒麟和白衣劍尊同時向后飛退,這一擊看來應該是不分上下,誰也沒有占到上風。

但在帝劍的劍尖之處,隱隱可以看到一縷極其細微的血跡,呈青色,散發出無窮獸威。

“哈哈哈,痛快!不愧是劍道第一尊,攻擊力夠強!”青麒麟猛踏虛空,穩住倒退的身形。

在它的右前足上,竟有一道刺目的傷口,但血液被青麒麟止住了,只是帝劍上沾染了一絲。

如此看來,帝尊的攻伐手段顯然更強上一分!

劍尊緩緩收起了帝劍,和青麒麟對視了一眼,下一刻,二者幾乎同時施展大神通,強大的神識直接沖擊而出,在虛空中對碰!

繼形體大戰之后,他們顯然意猶未盡,打算再比拼一番神識的強度!

嗡……

神識交織的嗡鳴聲持續響起,他們神識此時便是最致命的武器,一旦有人落了下風,另一方必然會發起猛攻!

神識上的戰斗往往是最危險的,畢竟神識是武者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東西。

只要神識受到重創,除非動用至寶神藥修復損傷,否則只能煎熬地等待神識逐漸消散,直至死亡。

吼!

一道驚天獸吼響起,青麟至尊的神識拉開距離的一瞬間極速幻化為神獸麒麟,讓神識的爆發力又強上了一分!

劍尊也不甘示弱,神識中一股令人窒息的劍威傳來,一柄格外凝實的神識之劍沉浮于虛空之上,和麒麟針鋒相對。

麒麟率先出手,它的速度不快,但卻以大妖之氣鎖定了神識之劍的方位,這是無法躲避的,二者只能正面相碰。

神識之劍很靈活,在虛空中不斷穿梭,盡量和麒麟較為薄弱的地方對碰,爭取先拿下一些優勢。

叮叮叮叮!!

神識之劍專挑麒麟的左肋以及頭部方位刺殺,但即使如此,依舊沒有破開它的防御,只留下一道道難以消磨的回音。

青麟至尊又怎么會不知道劍尊的想法,他控制神識猛然加速,麒麟原本緩慢的步伐驟然化為一道流光,麒麟爪探出,直轟神識之劍的劍柄處。

呲呲呲!

神劍措不及防被麒麟爪擊中,銳利的獸爪在牢固程度上絲毫不遜色神識之劍。

劍尊沒有失了方寸,控制神劍以一個異常刁鉆的角度進行了不可能的扭轉。

而神劍扭轉角度后劍尖部位竟直接對準了麒麟的腹部,僅是瞬間便占據了出手的絕佳時機!

長劍當空,無窮劍威瘋狂綻放,霸道凌厲的一劍毫不留情地向上貫穿而去,要將神識所化的麒麟一劍腰斬!

嗡!!

又一道嗡鳴聲響起,就在長劍橫斬而出的瞬間,麒麟那條似龍長尾劃破虛空橫掃而來,引動虛空一同震顫,要和神劍側身來一下大碰撞!

劍尊哪里會猜不到青麟至尊的想法,他操控神識之劍生生止住橫斬的勢頭,以違背常理的狀態極速下墜,硬是讓他錯開了這次恐怖碰撞。

這一擊如果強攻,神識之劍雖然能夠傷到麒麟的根本,但是它自身也會被抽來的麒麟尾打得粉碎,得不償失。

咚!

麒麟四足猛踏虛空,借助后作力長驅直下,它的四肢粗壯有幾力,將它的速度提升到了一個頂點,逐漸拉進和神識之劍的距離。

在離神劍只有一尺之距時,麒麟張開血盆大口,直接撕咬而下。

而這還沒完,麒麟巨足以萬鈞之力狠狠踏下,直接踩在神識之劍的側身,將其震得彎曲,好似隨時都會斷裂。

嗡!

似龍麒麟尾緊隨而至,青麟至尊這一次出手異常兇猛,一招一式之間卡的十分精準,誓要將帝尊在神識方面碾壓他!

砰!

神識之劍還來不及反抗掙扎,便被恐怖的沖擊力轟飛,饒是帝尊本人也發出悶哼聲,臉色有些蒼白。

麒麟還在后方緊追

可是一聽要前往百慕大三角,卻沒有一個船家接單,就連林強也有了絲絲退卻:

“天才哥,你真的要去哪里嗎,那個鬼地方,可是傳聞進去了就回不來的!”

“當然回不來,進入傳送門后你看到的那些陌生的門了,一般人肯定找不到回來的門,當然回不來了!”

再三慫恿下,林強終于勇敢的啟動了輪船的馬達。

林強摸著手上用來抵押這艘輪船的勞力士空手表環,憤恨的說到:

“那塊表是我家祖傳的勞力士,可是上個世紀的東西!”

“等開通了星際傳送站,你就會是星際第一富豪,還在乎什么破勞力士!”

齊天才望著漸漸遠離的海岸線說到。

“好,到時候我要當個大官!”

“你想當什么官?”

“哈哈,我林強一生坎坷,小時候放過羊,長大了讀了警校卻沒通過體檢,雖然勉強參了兵,卻也沒混個一官半職,最后混到放高利貸,迫不得已做著那些勾當,雖然賺了點小錢,卻也活的憋屈,只能在地下組織中混得一些地位,可是在白道上卻始終是個遺憾”

林強長著舵,邊唾罵邊說到:

“等我們星球的人口起來了,我要封個一市之長當當!”

“轟隆隆”

海面上傳來了陣陣暴風雨的咆哮聲,此時輪船已經駛入了深海區域,此處的海洋深不見底,一片深黑色的海水向下望去,無比恐懼。

“彭!”

突然,身后輪船上的鐵大門被打開了。

“難道這艘輪船上還有人?”

林強望著打開的艙門搖了搖頭說到:

“不可能啊,租的時候檢查了,不可能有人”

“這地帶詭異著呢,走,下去看看!”

二人對視一眼,鼓足勇氣朝著突然打開的艙門走了進去。

身處詭異的魔鬼百慕大三角深海區域,船上又突然發生這種事,著實令人匪夷所思。

進入艙門,輪船內倉頂的電燈忽閃忽閃,照的艙內呼暗呼明,一步步走去,陳舊破倉內傳來陣陣臭味,那是經久未修后艙內谷物腐爛發出的味道,不大的空間一覽無遺,卻無他人。

“會不會是我倆聽錯了,那個門只是偶然崩開了呢?”

林強彎著腰躡手躡腳向前走著,回過頭說到。

齊天才也有些疑惑,如果船上有人,為什么到現在才弄出響動,這種不大的船,一眼就能望到頭,沒理由找遍整個艙都看不到人,齊天才吸了一口氣說到:

“走吧,也許是我倆多心了”

正說著,一個人影閃現出來,一拳砸在了林強后背上。

“誰!”

齊天才大吼一聲,一把拉住了林強就準備跑路。

林強忍著劇痛,望向齊天才,明明四下無人,空空的艙內,怎會有人襲擊自己?

“別看我,我也沒抓到是誰干的,掃描不到他的信息”

齊天才嘗試過掃描術,卻無法掃描到任何活物。

“天才哥,不行咋倆先撤吧,我感覺這里...”

“你怎么樣?”

“唔....我感覺,后背要裂開了”

林強扶著艙壁,似有些站不穩了。

“讓我看看”

齊天才翻過林強的身子,卻看到林強的后背上,有一個血紅色的手掌印!

“咚!咚!咚!”

突然,頭頂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隨后似有個嬰兒爬過一般,兩人抬頭望向倉頂,卻看到了一排排血紅色的小掌印,像小嬰兒爬過的血跡!

“不對,快出去!”

齊天才立即拉著林強就往外跑,眼前的艙門卻哐當一聲死死的蓋上了。

“噗呲呲~”

屋內的電燈撲騰了幾下,全滅了。

整個艙內變為了一片死寂和黑暗!

“天才哥,快傳送走,這里情況不對!”

這詭異的氛圍讓林強徹底慌了神,拉著齊天才喊到。

“不行,就算我傳送走了,如果再回來還在這里附近,而這里都是深淵海洋,得想辦法活著離開這里!”

齊天才知道,自己的傳送只能進行跨越光年級別的傳送,實現不了短距離傳送,而且每次傳送回來的地方都會在之前消失地方附近,不超過10米半徑的范圍內。

“啪~”

林強掏出腰間的手電筒,照亮了一束光,擰了擰燈頭說到:

“那得想辦法出去,把船開回岸上”

“啊!”

林強一身尖叫,手電筒照射過去的地方,竟然掃到了一張人臉。

3.手法多样,文采飞扬。文中多往前去,心中却在想着心事,他盘

年轻人冷傲,“记住,我叫内特,宇宙海天箭战团团员,不是你们这些内宇宙养尊处优的弟子可比的”,说完,右手松开,箭矢还未动,一缕气息割破了女弟子脸颊,紧接着,箭矢飞速射去。

  众多弟子骇然,这一箭他留下,不管是出于同情,還是出于對戰友的恩情,至少時真心待他好的。

云兒和他父母以及幾位叔嬸希望把他趕走的,其中云兒是不喜歡他,岳父母是看不起他,叔嬸是怕他分家常。

最后就是那個堂弟,怨念很深,不但想趕走他,更希望把他害死,永不翻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进灵器境(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林小海

囚今生

大林小海

三脚架

大林小海

银河九天

大林小海

清水菊石

大林小海

我是咸鱼他爹

大林小海

刘家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