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之所以》。

思索了一会之后,周安决定不恋战,他和这些人无亲无故,他们的死活与他何干。

不过周安还有一个目地,就是抓住一名百首教的人,所以周安即使不帮忙,也需要向百首教动手。

面前有十几个百首教人,周安寻找了一下看看抓谁好,最终周安打算抓百首教那个领头的。

现在百首教的那个领头的并没有动手,而是冷漠的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手下与三大势力动手。

周安隐匿在虚无之中,向着百首教领头的潜行而去,当来他旁边的时候,百首教领头冷声说道:“谁在附近给我出来!”

竟然发现了自己,周安显现出了身形,不过是变成的青羊的样子。

“是你。”百首教的领头人说道。

他先前看到了青羊和梦舒、舞狮的少女联手杀三个献祭人的场景,其中青羊是把三个献祭人干掉的元凶,虽然有梦舒和舞狮少女的帮助,但是青羊的实力不可质疑的。

从声音周安听出了很年轻,大约在二十左右,只可惜他的隐藏很好,看不出他的实际实力。

不过既然看不出,那就使出全力,随即周安也不回话,直接拿出了白色的珠子,顿时白色的光芒从白色的珠子散发而出,天地间一片白色,百首教的领头人眼睛瞬间被刺眼的白光,睁不开了。

就在这时周安一步踏出,出现在百首教领头人的旁边,手中出现一个大鼎,向着百首教领头人的后脑勺就是一砸,把他给砸晕过去了。

周安抓起他的身子,准备离开,可是当周安看到舞狮的少女奋战的身影,不由的被触动了,心中起了要救她的心思,对于舞狮的少女周安还是很钦佩的,主要是她满满的正义心,现世有这么正义的少女不多见了。

现在舞狮的少女很危险,先前舞狮子的少女放了两个大招,虚弱不已,现在被三个百首教的人围杀,这三个百首教的人刚才也应该看过舞狮少女的攻击,怕舞狮少女还有余力,再次使出大招,一点一点的磨着舞狮的少女,把舞狮的少女磨死。

周安一踏步瞬间出现在了舞狮少女的旁边,抓起她身上的铁狮装,在舞狮少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安踏出一步消失在众人面前。

当周安出现的时候,已经在龙王庙的庙后了,周安之所以选择这个位置,是怕外面有很多的人,所以在龙王庙的后面。

当周安出现的时候,看到面前的情景,周安的脸顿时的红了,因为面前有一对野鸳鸯,正在上下耸动着,作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个时候还有人心情作这种事,真是够了。

而这对野鸳鸯看到周安他们出现在面前,顿时惊叫了起来,衣衫凌乱的,落荒而逃了。

周安所变的青羊,把叼着的百首教的领头人扔到地上,把左爪抱着的舞狮少女放到地上。

舞狮少女愤怒的向着周安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那里还有许多我舞狮的弟子,我要与他们并肩作战,现在我离开了那里,他们都会被杀的。”

“我不救你,你会死在那里。”周安说道。

“小姐我感觉这个羊大哥做的没错,如果你出事了,以后狮门该怎么办啊,以后还要你继承门派的大统呢。”舞狮尾处的少女说道。

舞狮子需要两个人,一前一后,而周安把两人全部救出来了。

“既然死在那里我也无悔,我不想当逃兵。”舞狮的少女说道。

“羊大哥你能不能把我狮门其它的人也救出来。”舞狮尾处的少女请求的问道。

“先前救你们就犯了很大的险,现在再救他们肯定那些百首教的人注意,到时有可能我也有危险。”

周安可不想接二連三的人行動起來。盡管很多人不認識葛老大,但大家似乎都把他當成自己人了,紛紛將其圍住,嘴里關心的問道。

“這位兄弟,怎么了?”

“扈,扈三爺手下的地虎,派,派人來了,要小心啊!”

就在葛老大大聲喘著粗氣的時候,于慶天也適時的帶人趕了過來,當看到燈火通明的碼頭,還有面前二十幾口子人,心中的怒火更盛了。

“好啊,怪不得你小子不怕,原來是有幫手!”

于慶天完全是他自己想當然了,只見他遙指著對面的葛老大等人,“兄弟們,將對面那幫人的腿給我卸下來,剛才那個狗雜種我要活的,誰要是將他抓住,十兩銀子外加副堂主的位置給他。”

他的這番話,徹底的激起了他身后那幫人的欲望。

名,利,還有女人,是他們的追求,甚至可以說成這輩子的。而此時此刻恰恰有兩樣擺在了他們的面前,怎么能不讓他們眼冒綠光?尤其還是在對方手無寸鐵的情況下。

“殺啊!!!”

根本就不需要再進行什么戰前動員,于慶天身后的十幾個小弟齊刷刷的抽出別在后腰里的長刀,鋒利的刀鋒好似要將這片天地給劈開,根本不需要誰的發號施令,在一聲聲的吶喊后,揚起刀鋒悍不畏死的沖了上去。

在他們亮出刀的一瞬間,碼頭上的人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兒,腦子稍微靈光一些的幾個人趕緊呼喊著眾人拿家伙。

敢在這個時候來這里卸貨,怎么可能沒有一點兒準備?

碼頭這邊根本就不需要誰鼓動,幾乎是一瞬間的情況下,眾人迅速進入了戰斗的狀態,甚至原本是導火索的葛老大的手里都被他們塞進了一把打狗棍。

沒有任何人說話,相較于于慶天那邊喊殺沖天的氣勢,這邊更顯得肅穆。

待兩者之間的距離相差不足五十步的時候,碼頭上的人行動了。

和于慶天的那幫人相比,碼頭上這幫原本卸貨的勞工卻更像是混跡社會的人。他們的臉上沒有任何驚慌失措的表情,哪怕明知道自己手里的家伙什兒比不上對方,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畏懼,仿佛在他們的眼中,對面的人手里拿著的刀跟玩具沒什么區別。

近了,近了

…鏘…

手中的長刀和打狗棍碰在了一起,也拉開了戰斗的帷幕。

在材質上有著偌大詫異的兩者,竟然在第一次碰撞下平分秋色,意料之中的場景并沒有出現。于慶天手下的那幫人仿佛也有些詫異,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下一步該做什么。

他們沒有反應過來,碼頭上的那幫人可是反應過來了。他們就像是訓練有素的武士,手里的打狗棍被他們當成了刀劍,舞的虎虎生風,直接一個橫掃,正中對方的要害。

打架嘛,就看誰先搶到了先手。

別看于慶天這邊的人用的是刀,看的挺占優勢的,可和碼頭上的那幫人一接觸下來就知道,兩者之間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還沒一盞茶的工夫,場面頓時就變成了一邊倒的局勢。

“他娘的狗大姨!”

在身后觀戰的于慶天嘴里忍不住的爆了粗口,這不知道是今天晚上的第幾次了,原本想要樹立個儒雅的樣子,可遇到這事兒立馬就破功了。

“別他娘的打了,給老子撤。”

眼瞅著自己的人根本沒有占到什么便宜,于慶天趕緊招呼著自己的人往后撤,他擔心如果自己說晚了,帶來的這些人可能要全部交代在這里。

他手底下的那些人早就想撤了,要不是礙于身后的于慶天警示著,他們早就溜之大吉了。所以在于慶天剛喊完撤之后,所有人迅速的從戰斗中抽出身來,反應的速度令碼頭上的人都汗顏。

打架他們可能不擅長,但是撤退他們絕對各有各的妙招。

在社會上混,最重要的兩個字就是,惜命!

可是他知道没有用,他就算交出说,当她将主题确定为正确克服

噩神殿内,一行人走出,为首的正是酒豪,两旁,哋森,仇芒都在列,除了他们,还有一个个外姓粗狂的修炼者,这些人皮肤黝黑粗糙,目光浑浊,一看就是修炼了噩之力。

  其中最强的达到了噩之力九段,相当于半手環抱在王二虎的脖子上,樂得直咧嘴。

“走,我們講故事去,不過講完以后可就要睡覺覺嘍!”王二虎輕而易舉地把兩小抱了起來,向她們的房間走去。

這一刻,王二虎的眼里就只有這么兩個寶貝,其它的都被他拋之腦后了,誰都沒有他的妹妹重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之所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萧山之殇

忙碌

萧山之殇

南宫璐瑶

萧山之殇

幽州龙魂

萧山之殇

流泪的鱼wyj

萧山之殇

暗黑贵公子

萧山之殇

白糖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