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孩子出生,顾雨泽当爸爸了》。

李言收回神識,他必須要行動了,因為按照目前王朗他們的前進速度,前方只要再經過二道門后,王朗他們就已攻擊到十里之處。

不過此刻他內心有些震驚,想不到太玄教等三宗為了對付魍魎宗,竟然密謀了幾百年,而且想不到這天地間還真有五行雜靈根之人在沒有特殊功法的前提下,不但筑基成功,竟然還修到了金丹后期,聽全九星話的意思,這名發現藍色菱晶秘密的太玄教金丹前輩最后還是在沖擊元嬰時失敗了。

“不知那位太玄教的金丹修士吞服的是何丹藥,竟然能讓一個雜靈根修煉如此逆天,如果我能有這樣一枚丹藥,想來修煉速度上定會快上數倍不止。”李言不由舔了舔嘴唇暗自想到。

繼而李言自嘲的搖了搖頭,退出了光帶隔膜。

李言神識在藍色菱晶中沉浸而入,這時倒數第二道門已然自底部到中間大亮,半圓拱門上面一半也是散出了橘黃色光芒,正是逐漸點亮的前兆。李言見狀一步向前跨出,眨眼間已來到了最后一道黑暗之門處。

李言伸手一拍,一張新的“鬼車符”已然出現了在身體之外,原先的那張已然在他出來后就已自行潰散一空。但好在龔塵影把自己的三張也給他,這樣一來,李言就有了六張“鬼車符”,一時間倒也夠用了。

李言身形迅速穿過黑暗之門,已然來到了鐵鎖鏈橋之上,他展開身法疾速在他出現的位置方圓十丈之內游走了一遍,然后以最快速度再次躲入了光帶隔膜層之中,這次他極是冒險了,他雖然已經展開了極速身法,但在他進入光帶之前依然有一頭黑色怪雕出現在了他的身后伸出長長尖喙狠狠啄向他的背部,李言只感背后勁風不善,但他又哪里敢回頭,手上菱晶青芒一閃中,拼盡全力撞向那并不存在的隱型之門,就在他進入光帶的一剎那,后面只響一聲悶響,李言竟感到這層堅韌的隔膜都在隱隱晃動,不由嚇出一身冷汗。

“嗯?前方有動靜。”與此同時,正在一里多外的王朗和全九星不約而同開口說道,然后二人急忙擴展神識,一散而出,稍頃后,二人均是臉帶疑惑之情。

“奇怪,王兄你發現了什么嗎?”

“怎么會有一只黑色怪雕?全兄,這應該是我們到了那處時才會出現才對?莫非出了什么變故不成?”王朗也是一臉不解,按照之前通關經驗,隊伍只要沒到關卡中的某一段路,那里是不會出現任何事情的,所以他們為了節約體力,神識也就放在了當前位置和身后天空中的巨大黑影之上,根本沒有向前外放太遠。

“難道是關卡難度變大,隨之一些規則也變了不成?”全九星急皺眉頭說道,但內心深入卻有種隱隱不安的感覺。

王朗并沒有出聲,而是手上攻擊動作一緩,又用神識掃視了數遍后,發覺連剛才那只黑色怪雕都已消失無蹤,也不由心中生出不妙之感。

“全兄,此事古怪,你我當小心才是,現在還有一里多路,必當全神戒備才可。”他面色凝重的說道,面對這種未知的狀況,不由得他們不萬般小心應付。

一里外的光帶隔膜內,手持藍色菱晶的李言此刻一邊維持青芒不斷,一邊暗忖“還是讓他們發現不妥了,看來這次回去之后要找尋一套身法仙術才是,我這身法十丈一圈下來竟用了一息時間,不然根本不會觸動這里的禁止。”

又過了二息后,他小心翼翼的手持藍色菱晶射出一絲青芒后,在還是黑色的半圓拱門之上開了一絲縫隙,然后慢慢的放出一縷神識,片刻后,李言不由輕呼一口氣,那頭黑色怪雕已然消失不見,外面除了江水滾滾,和遠處傳來的仙術爆裂之聲,卻一時也安靜了。

十幾息后,王朗他們已然來到了最后一里之內,只時此時他們速度并不是很快,而且將周身防護的極是嚴密,令那些空中黑色怪雕尖銳嘶鳴不斷,下方金色線蛇更是層出不窮,一條條如射在空中的密集箭雨,只打的他們腳下木板紛紛斷裂,化成碎屑紛紛揚揚掉入江中,而留下幾條空蕩蕩的長長鐵鏈通向前方彼岸。

這下倒是弄的凝氣期修士一陣忙亂,有的歪歪斜斜勉強懸浮在空中,有的則是雙腳前后成“一”字踏在鐵鏈之上,身體隨著橋身不停擺動。但前方的王朗和全九星仿佛沒看到一般,他們身體飄浮飛行,神情更是嚴肅,絲毫沒有要加快通過這里的意思。一時間,后方凝氣修士被這來自上下方更加密集的攻擊打的狼狽之極。

幾頭黑色怪雕挾風雷之勢自天際疾速俯沖而來,其長長的尖喙與空氣摩擦中竟然產生了弧形光芒,一名十步院劍修腳踏一根長長鐵鏈,身形牢牢吸在其上,其身負巨大劍匣,舉手投足間便是幾十柄飛劍自背后匣中呼嘯而出,飛

“笑天,你真会哄我们开心!你中了横财3000诺?你爹我买了一辈子彩票,一微诺也不曾中过,你说你一下子中了3000诺?真的是笑掉老爹我大牙了?”视频那头,吴师范哈哈大笑起来。

吴笑天心里也囧,他后悔自己编造出这么蹩脚且容易被人拆穿的理由。

不过,在父母面前撒谎,吴笑天脸不红、心不慌:“爸爸、妈妈,儿子真的买彩票中奖了三千诺江湖情义币。不信,我找到我那中奖的彩票给你们看。”

“好啊,你有什么中奖的......

西门吹雪冷笑。陆小凤道:可是吟着,道:“求求你,莫要再逗

給這是今天的木柴全部送到了,這是工錢外門弟子說道好的謝謝孟晚舟道。

孟晚舟一個沒注意蘭汐博雅就追著蝴蝶跑了,忽然蘭汐博雅一個不注意就撞到了外門弟子胡碩身上。

胡碩此人向來睚眥必報,哪里來的死丫頭伸手就要去打。

住手!這時孟晚舟恰好趕到,胡碩聽到后便放下了手。

不知我妹妹何事惹怒了道爺,讓道爺如此生氣呢?

你妹妹撞到了我,你說該怎么辦吧,周圍人噗嗤的一聲的都笑了,被小孩子撞到了也這樣斤斤計較。

雖然青年的胡碩也是小成根悟,但覺悟太差始終沒有突破到中乘初悟,和他相同年齡的已經到了中乘初悟了。

孟晚舟便說道,我先在這里替我妹妹向道爺賠不是了,是我們有錯在先對不起是我們的錯。

慢著!一句對不起就沒別的了?不來點別的表示表示?

周圍人都說太過了畢竟兩個孩子嘛,兩個孩子我才要替他們父母教訓一下才是,既然沒有別的表示那我就替你們父母教訓一下你們。

胡碩伸手就要打蘭汐博雅,情急之下孟晚舟御飛鏢以抵擋攻擊。

胡碩見飛鏢便閃了一下過去了,你個小屁孩竟敢用飛鏢偷襲我,那么你去死吧。

胡碩便御起他的本命武器斧子,攻擊向孟晚舟。

孟晚舟側身閃躲便御起飛鏢攻向胡碩的心臟,胡碩則御起斧子擋住了孟晚舟的攻擊孟晚舟也不甘示弱。

接連從口袋里御起三四個飛鏢,分四面攻向胡碩,胡碩一

吕泽没有停止动作,继续的向前走了两步,从茶几上拿起了两个杯子,直接扔到了刚刚被自己踢到脸颊的两个人头上。

“哗啦啦哗啦啦……”

杯子在两人头上直接碎裂!

一时之间,两个人也顾不得自己脸颊上的疼痛了,而是双手抱着头躺在了地上。

“血……我靠……疼……”

 “啊……特么的疼死我了……”

两个人躺在地上,捂着头,惨叫着。

吕泽不再理会两人,而是转过身,看向了另外的撞到了墙壁之上,随后倒地的两人。

两人的疼痛不比另外的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孩子出生,顾雨泽当爸爸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斗宗者

凉书月

斗宗者

千头龙

斗宗者

八匹

斗宗者

恶鬼福多

斗宗者

姚霁珊

斗宗者

弹竖琴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