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支援已到》。

我等你。一个男人若是知道有个女人在等着他,那种感觉绝不是不能以相劳;腐朽余财,不以相分;隐匿良道,不以相教

龙青云手拧宝剑。

重新杀入敌阵,剑招凌厉沉雄,愈打愈快,手起剑落,须臾间,击倒了十多个黑衣汉子。

旭日蹉跌而下,阳光开始偏西。

此时,正是未时光景。

战斗已经结束。

权世杰和叶炳辰清点了人数,萃宝斋三十六个兄弟,阵亡六个,重伤十个,其余皆是轻伤。

东瀚一百军士,死亡过大半,很多是被弓弩穿胸而亡,其余皆被萃宝斋护卫队激愤之下歼灭。

只剩下十几个俘虏,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这些东瀚军士,皆是一身黑衣打扮,嘴里“哼哼、呼呼”地嗫嚅,叫嚷着。

似乎败给了南雍,特别是南雍的商船护卫队,是多么不可思议一件事,脸上写满了不服。

但是,东瀚这一仗败了,就是败了。

这毕竟是事实。

一个年岁稍长的黑衣汉子,看着索巴鲁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作为首领,这索巴鲁弃众而逃,真是有损女真勇士的尊严。”

眉宇之间写满了怅然若失,满是不甘,极其愤怒的表情。

叶炳辰和权世杰迈步向前,像楚翠山躬身行礼道:“二师兄,幸好你及时赶到”。

然后,像龙青云抱了抱拳,道:“在下叶炳辰、权世杰,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说完,征求楚翠山、龙青云如何处置这些东瀚军士。

经过这两日连番的征战,楚翠山已经深深折服于龙青云的武功和才智,眼神看向龙青云。

龙青云经过几番历练,对这运筹安排也渐渐有了心得,所以也不再谦让。朗声道:

“叶大哥、权大哥,吩咐下去,把阵亡的兄弟,和那些死亡的东瀚军士,就地掩埋。”

然后顿了顿道,“至于这十几个俘虏,就交给庆元府,让官府测查此事。毕竟现在是‘绍兴和议’后的和平时期,不可让东瀚寻找借口妄开战端。”

叶炳辰和权世杰不由一怔,心忖:“这些人杀了我萃宝斋弟子,岂是轻易能饶了的。”不由地看了看楚翠山。

楚翠山正要发表意见。

这时,坐在地上年岁稍长的黑衣汉子,冷哼了一声道:“算你们识相,不然我东瀚以此事为契机,势必踏平南雍。”

原来,此人是东瀚的一名百夫长,叫郎布雷,平时也算是驰骋疆场,骁勇善战的狠角色。

看惯了南雍士兵在战场上望风披靡、溃不成军的惨象,所以对这南雍汉人向来不放在眼里。

龙青云看到郎布雷嚣张的神情,以及满脸的不愤。顿时明白了许多,眉头一皱,凛然道:

“你们这些东瀚鞑子,如果真有本事,可以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厮杀,劫掠我南雍商船算什么本事?”

郎布雷似乎笃定了龙青云不会杀他,叫嚣道:“我们才不会大老远跑来抢劫你们的商船,要不是索巴鲁这厮怂恿我们将军插手玄天教的事情,我们才懒得......”

似乎是,不经意间说漏了嘴,郎布雷脸上闪过一丝惶恐,蓦地停住了嘴。

这个细微的动作,当然没有逃过龙青云摄人的目光。

龙青云拧剑上前,剑尖放在郎布雷脖子上,凛然道:“说,你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冰冷的剑刃,透出灼灼寒意,郎布雷顿感死亡的威胁,一张马脸本来就长,此时拉的更长,

虞渊和曹嘉泽素未谋面,这位在玄天宗势头,如日中天的新晋修道大才,忽然抛出橄榄枝,让他很是觉得意外且莫名。

一枚天宫印化作的恢弘宫殿,骤然拉近距离。

宫殿,雕栏画栋,凝神细看,能瞧见很多精美纹饰。

再去细看,还能看到宫殿内部,有湛湛神光绽放,涌出庇护魂魄的奇怪动荡。

曹嘉泽的容貌,突然显现出来。

他身材高大,只穿寻常的青衫,肩膀比很多人宽广,生的倒是不算俊美,可一双眼睛,却异常的明亮。

此人,初看也就三十出头,......

“这是我在一个奇怪的海岛上,发现的石头,那个海岛好像是一个大碗,而这块石头就在碗中最低处的位置,其中还有好多类似的石头,不过这种石头除了重一些之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用处!我就只拿回来一块做紀念!嗯,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医生,您若是喜欢的话,就拿去吧!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算是我的一番心意!感谢您救我一命!若是以后还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再重谢于您的!”商船的船长坐在一旁,一脸惨白的表情,整个人非常虚弱的样子。

当然,他刚才可是好好的挨上了一火铳!

若非是船长在自己的身上装备了一层护甲,这也是他临时才穿戴上的,没想到,正好救了他一命!

没有这一层护甲,即便是唐义,也没有机会救他!

他早就被飞来的弹丸打一个对穿了,而且对穿的那个窟窿还相当的巨大!

至少有拳头大小吧!

可不是小孩子的拳头,也不是婴儿的拳头,而是成年人的拳头。

“不必客气!你以后会有机会的!”唐义开口说话,顺手就把陨石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虽然不知道这玩意能做什么?

以唐义的常识而言,陨石肯定是一件好东西!

不管其他,先收着!

而且唐义对发现陨石的那个奇怪海岛很有兴趣。

哦,正确的说是对奇怪海岛上的剩余陨石,很有兴趣。

根据对方而言,那个海岛定然是被陨石击中的海岛,海岛上的石头,定然就是陨石!

“咳咳!”商船的船长咳嗽两声,手掌忍不住扶住自己的心口位置,整个人一副很是难受的样子,当然,才做完了手术,就算是手术做的很成功,但是商船船长的伤势,可不会立即好转,现在也不让人休息,立即就拉扯在了这个地方,参加会议!

商船的船长颇是有些吃不消呢!

但是形势比人强,他也没办法!

人家让他来,他就只能来!

否则的话,后果显然是很严重的!

他看唐义是个有身份的,也是个好说话的,而且对方还救了自己的命,因此,这个时候,着力进行讨好,不余遗力。

“医生您似乎对这种石头比较有兴趣,我有记载发现石头的那个海岛的位置!若是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带您去那个海岛,收集那种石头!”商船船长说道,一脸诚恳的表情。

“你有心了!”唐义微笑说道。

“不,不,这是应该的,应该的!”商船船长理所当然的说道。

“呵呵!”唐义继续微笑。

这边的气氛算是其乐融融!

只不过另外一边的气氛,似乎就不太好了。

房间当中,还有三个人!

一个粉红身影,那是卡特琳娜,她一副全副武装的打扮,双手抱怀,站在船长室的中心位置,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的少女!

少女此时一副狼狈的模样,整个人好像是在甲板上打了个滚的样子,原本干净整洁的礼服,变成了一团脏兮兮的破布!

她那好看的发型,也变得杂乱,好像是一个难看的鸟巢。

脸上的妆容散开,一半整齐,一半淩乱,这个景象,简直没把用话语正常描绘!

总之,一眼看过去,很是让人感觉惊悚!

当然,她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当然是无所谓的!

此时,少女一副不认输的样子。

她攥着自己的拳头,非要与眼前的卡特琳娜好好的较量一番!

“柏琳达·文达隆卡!”一旁的位置,独眼龙坐在这里,很认真的看着眼前的文字,略显得有些吃力,因为他虽然已经算是所有人当中识字最多的一个人,但是想看懂眼前的这些东西,还是有些困难的。

没错的,真的是有些困难呢。

这些文字看起来很是好看,都是用好像是鲜花一般形状的花体写法写成的!

其中的笔画连接成为了一朵一朵美丽的鲜花!

这是貴族常用的一种写法。

另外,貴族们还有一种极为工整的写法,所有的文字端端正正,整整齐齐,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那种写法通常用于公文!

而且独眼龙更加希望看到这种工整的写法,因为很容易辨别!

不会好像是现在这般,非常难以辨别!

没有一定程度的阅读量,以及对花体写法的足够了解。

很多文字,根本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太绚丽了,也太复杂了!

独眼龙辨别了很长的时间,才终于辨别出了此时念出来的这个名字。

当然,他并不只是念出了名字,整个文字的内容,他也努力的识别出来了三分之一的样子。

嗯,这个完成度,很是不错!

独眼龙都相当的佩服自己。

否则的话,若只是辨别出来一个名字,也太过于的显得自己无能了。

“干什么!独眼的家伙!本大小姐名字,也岂是你这个低賎之人,所能够叫的!你要称呼本小姐为文达隆卡大小姐!”一旁响起了少女的声音,她很是气愤的样子。

与此同时,少女连续的向着眼前的卡特琳娜拳打脚踢,但是完全没有成效,被对方逗挵着,简直就好像是逗挵着自家

盧子豪扯著嗓子對著外面喊了一聲,活躍氣氛的說道。

其他人被逗樂,剛才的緊張氣氛倒還真是消除了不少。

“老大,你現在感覺有什么不一樣嗎?”

笑完了,盧子豪湊近林肖,關心的問道。

“能有什么異常!”林肖笑了笑,“就覺得一陣香風撲鼻,然后她就說給我施了蠱毒,還是心毒,你說那妞兒是不是忽悠我呢?”

“忽悠你?怎么可能!千手蠱師啊,徐曉冰只是摸了一下石頭,就中了她的道,老大你可千萬不能大意!”

眾人趕緊提醒道。

“行了,......

突然,轻轻喀的一响,那鄂中所缺缓缓道:但他既是江小鱼的朋三五个起落后,对面已有人上了不定那边就有上千两的银子在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支援已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阪冬夏

天际驱驰

大阪冬夏

止天戈

大阪冬夏

龙无言

大阪冬夏

诡术妖姬

大阪冬夏

华任仇

大阪冬夏

拜月楼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