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虚武二重!》。

只听轩辕三光不停的大笑道;.要得,要得,硬是要得……紫衣小仙女闭着眼,咬着牙,哼也不哼。小鱼儿道:"你求我饶你,

这一路过来,李言继续寻问了之前苏虹未说完的话。

原来,苏虹是在唱衣会前二天才得到消息的,据说是数月前净土宗大宁城死了一名佛陀,现在凶手露出了一些蛛丝马迹,在玉关城附近有现身迹象,而净土宗也派出了一车展就来选车?”

  “我们秦氏集团看上的车就不用参加车展了。”

  擦!有钱人的世界就是不一样,怪不得人人都想当个有钱人,就连吕泽自己也不能免俗。只是吕泽觉得自己虽然喜欢钱,但是又与......

我和胡惠茜服下玄靜道長的丹藥,在不知不覺之間,成了沒有半點法力的普通人。

一會兒的功夫,再經過一番精心喬妝改扮的我和胡惠茜,悄悄的混在無量觀的香客中,又回到了市內。

我和胡惠茜已經徹底的改頭教面,現在就是范天磊,林靜楠他們站在我的對面,恐怕也不能認出我來。

我和胡惠茜沒有回我們的住處,而是直接去了樂迪酒吧。自從商界大會結束后,我只去過一次,到現在好幾個月沒來樂迪酒吧了。

這次故地重游,這里并沒有太大的變化,里面依舊擠滿了下了班的都市男男女女,享受著休閑時光。

我和胡惠茜找了僻靜的角落坐了下來,我們要了一打啤酒和一瓶果酒,慢慢的喝著。

我選的位置很好,這個位置有點偏,但是視線很好,基本上整個酒吧都可以盡收眼底。

而且,這里離跳舞的舞池也遠一些,相對來說,音樂聲也小了不少。

我望著酒吧里形形色色的人,心中不由的感慨萬分。有些年輕人,男男女女的,在遠處舞池里隨著勁爆的音樂,瘋狂的扭動著,有的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喝著酒,高高興興的聊著天。

也有的應該是戀人,像我和胡惠茜一樣,在稍微僻靜一點的位置,把腦袋湊到一起,正悄悄的說些什么。

他們這些普通人真好啊,盡情的享受這快樂的時光!可是他們哪里知道啊,這次人界可能有空前的大災難了。

如果,萬一這次各大門派和國安局的特別行動組阻止不了尹墨甄,真的讓犼的化身將臣沖破封印,從宇宙虛空重生在人界,恐怕人界到時能活著的剩不下多少人。

真到那時候,整個人界都會被魔獸異族占領,人類恐怕都會成了這些魔獸異族的食物。

我看著這些快樂的人群,心里不由的有些羨慕他們,其實這些普通人也不需要知道這些的。

我忽然有感覺自己有些好笑,我和胡惠茜現在沒有半點法力,其實現在也和普通人無異。

說實話,突然變成普通人我還有點不太適應,我看看胡惠茜,胡惠茜只是小口的喝著果酒,臉上顯得很平靜。

我雖然心里頭翻江倒海,感慨無限,但盡量從表面上,不動聲色,此時正小聲的和胡惠茜說著話,用眼睛在酒吧的人群中四下尋找張望,希望能看到范天磊和張煥的身影。

可是幾個小時過去了,一直到打烊,我一個熟悉的人都沒有看見,只好和胡惠茜失望的離開了酒吧,就近找地方住下。

因為無論我的住處,還是位于高檔小區的胡惠茜的住處,尹墨甄的手下都找去過,而且好交了手,所以我和胡惠茜沒敢回去。

在這里就近住下,明天還去樂迪酒吧,繼續等范天磊他們。

因為玄靜道長給的丹藥,只能維持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內,如果再見不到范天磊,也只好先回無量觀,要不然法力恢復后,在這么小的城市里,我和胡惠茜的行蹤,是瞞不過尹墨甄的手下的。我的心里不由的暗暗的著急。

其實我這次來,像玄靜道長說的那樣,了解人界的人,參與尹墨甄魔獸異族的事件情況是次要的,我最主要是擔心范天磊的安全。

在各門派和國安局特別行動組對尹墨甄魔獸異族的修士采取行動之前,見不到范天磊,我的心里是不踏實的。

范天磊已經多次和我接觸,向我傳遞過重要信息,擔心他被尹墨甄發現出意外。

范天磊不是修煉之人,他只是偵查兵出身,論打斗,最多相當于武師初級的境界,在法師以上修練人的眼里是不值一提的。(當然在普通人里面,范天磊還是很能打的,少有對手)

但是我非常佩服范天磊是個鐵骨錚錚的漢子,正直磊落,對朋友很講義氣。

尹墨甄的事情,他作為人界一個普通人是幫了我很多忙的,他沒什么企圖,就是憑著一顆正直的心。基于這一點,我早拿范天磊當我的好朋友了。

我事先一點也沒有想到,尹墨甄的事情會鬧的這樣大,居然是魔獸異族,和遠古的傳說竟然關聯甚秘,竟然關乎到整個人界的安危,我不能不為范天磊的安全擔心,想到這里我不由的長吁短嘆,胡惠茜輕輕的安慰我。

胡惠茜對我說道:“皓天哥,別著急,不是還有兩天時間嗎,再等等看,這么長時間你和范天磊沒見面了,我估計他也想見你呢。他一定回去酒吧的。”

胡惠茜從來都是一副淡然的樣子,不但修為比我高的多,頭腦在多數時間里,也比我冷靜。

胡惠茜的話讓我焦急的心冷靜了很多,按理說,這兩天我是能見到范天磊的可能性很大的,如果范天磊沒出什么問題,一定會經常去酒吧的,胡惠茜說的是對的。

對了,我這次也要見一見吳博超,自從商界大會,他被尹墨甄的手下的黑衣人出手,身體被像蛇一樣的怪物侵入險些喪命,我將他救治后,也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

他在九泰集團的一切職務被剝奪,原本已經心灰意冷,是我讓他鼓起信心和勇氣,振作起來,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盡可能的和九泰集團原來靠得住的弟兄聯系,直到一天能重新執掌九泰集團。

吳博超這個人是很重要的,在商界大會上雖然是沖動一些,但是立場鮮明,堅持原則,比那些隨風倒的墻頭草好多了。

吳博超打拼多年,在本市的商界也有不少好朋友,等尹墨甄一伙清楚除掉之后,以后對恢復本地的經濟秩序,會起很大的作用。

第二天我和胡惠茜,又改變了打扮,胡惠茜將頭發又恢復柔順的黑色,在腦后用發卡別住,然后披散在肩頭。

胡惠茜高挑的身材穿了一件長款的黑色套帽衫,搭配一條黑色的運動褲,一雙白色的運動鞋,粉色窄框眼鏡依然戴在鼻梁上,胡惠茜這么一打扮,一下子顯得文靜起來。

我把頭發也不弄那么潮了,穿上一件休閑格子襯衣,還是一條藍色牛仔褲,只是款式沒有昨天那件那么夸張,那條黑框眼鏡依舊戴著。

這樣我和胡惠茜在人群里一點也不會引起別人的任何注意,在那些人的眼里,我們就是隨處可見的,剛從職場下班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對情侶。

我和胡惠茜來到樂迪酒吧,照例還在一個僻靜的角落尋個座位,坐了下來,要了一些價格不高不低的啤酒和果酒,慢慢的邊喝邊小聲的說著話。

今天我和胡惠茜來的早一些,酒吧里的客人不是很多,稀稀落落的分散的坐著,喝著酒,說著話。

遠處舞池里此時還沒有跳舞的人,音響師在調試著設備。酒吧里反復回響著悠揚的薩克斯曲子,我聽出這首曲子的名字,《回家》。

我看見一個年輕的樂手,大概現在趁著人少在熱身吧,正在吹奏薩克斯,這首舒緩,抒情的曲子,竟然讓酒吧里有了一些溫情的氣氛,我都懷疑,是不是我走錯地方了。

今天早來了一會兒,竟然體驗到酒吧里別樣的情境。

過了下午六點以后,酒吧里的人陸陸續續的多了起來,酒吧里的音樂風格立刻變了,幾個樂手開始演奏起勁爆的嗨曲來。

酒吧里的燈光開始變得有些昏暗,五顏六色的雷射等開始閃爍,剛才還空蕩蕩的舞池里,又開始擠進去許許多多的少男少女,在燈紅酒綠中,跳動起來。

當然也有不少人,也像我和胡惠茜一樣,在僻靜的角落坐著,看著這些盡情釋放活力的男男女女。

不過,我現在可沒有心情看這些,一邊和胡惠茜說著話,一邊用眼睛不停的朝人群里看著,希望能看到范天磊他們。

時間一點一點的在

“虎哥,这小子真是敬酒不吃罚酒,干脆直接废掉算了。”

站在领头汉子旁边的一个男人冷冷的说道。

看着冲向自己的青龙,领头汉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机,然后淡淡的点头。

“你们都不要跟我抢,这个小帅哥是本姑娘的。”

虎哥一点头,站在旁边的那个女人,抢先一步走上前,挡在了青龙前冲的道路上。

“奶奶的,老妖婆,看你饥渴的样子,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个就让给你好了,不过听说叫朱雀的妞儿挺不错,待会可是我的。”

站在领头虎哥旁......

,忧国深矣。”擢监就是……就是……”百里长青道:哦?伍先生道:他回事?这小子难道会魔法?琵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虚武二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星环间

庞德耀斯

星环间

G7咖啡

星环间

悟三生

星环间

扶华

星环间

泡菜胡萝卜

星环间

临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