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凝练浩然长河》。

“就這么放了蜃怪?”卡特琳娜感覺非常的可惜,只不過,這樣子一來,也算是排除了一個隱患。

海盜果然是只能共患難,不能共富貴的典型!

“就這么開船走了?”唐義看著在遠處海水當中撲騰著的人們,雖然給他們留下了一條小船,但是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沒有!

唐義可是一個很善良的人。

“我的蜃怪,我的蜃怪,我的蜃怪!”貴族少女有氣無力的癱在椅子上,整個人的生命仿佛是缺少了一半,那一半隨著落在海水當中的蜃怪消失不見了。

她的人生,她的夢想,她的一切都變得灰白一片。

真的是一個悲劇啊。

“那些人都是隱患!沒有了,反而好一些!”商船船長向著唐義好好解釋說道。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唐義這時候向著卡特琳娜說出這樣子的話語。

“什么塞翁失馬?塞翁是誰?”卡特琳娜聽到唐義的話語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道這個典故。

唐義聞言,向著卡特琳娜解釋了解釋。

卡特琳娜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商船船長卻是理解了典故的更深層意思,他仿佛陷入到頓悟的狀況當中,突然之間,就一動不動了。

只是有點可惜,商船船長只是一個普通人,否則的話,說不定能夠因此一下子跳上一個修行境界。

可惜,真的是很可惜呢。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之間,就是三天之后!

這三天的時間,無驚無險,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

只是接下來的狀況就有那么一些不正常了。

船只在一處落了鐵錨,停了下來。

“我也去!”卡特琳娜開口說道,表情很是認真,沒有人可以阻止她的模樣。

“還有我,還有我,還有我!”貴族少女的精神經過了三天的修養,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實際上,并沒有用三天的時間,就是當天,貴族少女吃過了晚飯,她的精神就已經恢復過來了,而且還恢復的相當好!

人不可貌相!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雖然,相關狀況似乎與長相沒什么關係!

貴族少女并不會因為顏值比較高,就恢復速度比較慢。

當然,也同樣不會因為她的顏值比較高,恢復速度就比較快!

該什么速度,就是什么速度!

現場的眾人沒理會貴族少女的話語,有人從一旁走過來,在卡特琳娜手勢的示意之下,把貴族少女架起來,向著船長室的方向走去!

果然,那個很是吵鬧的貴族少女還是好好的待在船長室當中比較好!

大家都是這么認為的。

“太危險了!還是放棄吧!”商船船長很是努力的勸說著眼前的人,眼前的人就是唐義。

只是,唐義決定下來的事情,主意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這并非是頑固,而是唐義相信自身的實力。

“我也去,我也去!”一個光頭拿著一把斧頭冒出來大聲的叫道,他的腦袋看起來有些奇怪,正常來說,他的腦袋應該是正常的球形,但是他的腦袋并非如此,他的腦袋上充滿了一個個的小圓球!

那些小圓球并非是光頭的腦袋自行長出來的。

而是那些小圓球是被其他人打出來的。

大部分是站在一旁的獨眼龍打出來的,少部分是卡特琳娜打出來的。

“嘭!”的一聲,獨眼龍揮舞手中的錘子,輕車熟路的落在光頭的腦袋上,他已經分明習慣了這個事情,而且還掌握了相當的技術!

他已經可以打的很好了!

這一點毋庸置疑!

不會傷到了光頭,又可以讓光頭好好的消停一些,獨眼龍已經幾乎掌握了這個力度!

光頭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然后有人把光頭快速的從眼前抬走!

說起來,有關于光頭這家伙,大家明明已經好好的與對方說過了,那就是不允許來這個商船之上,只能待在從前的船只上!

但是光頭完全沒有記憶力!

眾人一個不注意,就會被光頭跑到商船上!

光頭這個家伙非常的喜歡商船,

這一點沒錯,這家伙真的是很喜歡商船,因為商船的塊頭大,光頭這家伙別的不喜歡,就是喜歡塊頭大!

因此,他動不動就向著船只上跑!

以后,若是有更大的船只,光頭就肯定會向著更大的船只上跑!

這一點,你是控製不了光頭的。

光頭這個家伙可是沒有記憶力的。

而且就現在的這個狀況,光頭恐怕就連那點剩余的還不多的記憶力,也會被獨眼龍打沒了!

只是,獨眼龍完全不在意這個事情。

光頭一如既往的摔在了地上。

這邊,唐義準備出發了。

義無反顧,為了眾人的未來出發。

不得不說,唐義真的是一個好樣的。

雖然在某些人看來,這完全就是多余的事情。

而且有人很是擔心唐義就此跑掉了,雖然這個可能非常的小。

但是不得不說,還是有這樣子的可能。

在有些人看來你找個酒館聊聊。”說完后甄無用帶著興奮之色離開了。

笑了笑,周安回到了千山幫的區域,回到了帳篷。

周安打開了暗黑屬性面版看了看,經過這幾場的比武,他的煞氣增加了3點,這全部都是在那些比武的武者死后周安用吸收煞氣的法門吸收的,當然了也同樣的增加了12點靈魂點,讓本來剩下0.1的靈魂點增加了一些。

翌日,八強全部來到。

裁判走到臺上大聲說道:“今天是決出四強的日子,分別是余浩波對戰項亮、力王對戰鄭玉芬、周安對戰上官端云、張美美對戰閔含卉。”

聽到裁判的這一句話,周安知道傅護法辦成了,讓他和上官端云對戰,傅護法來到之后并沒有跟他說,他以為中間出了點問題,現在看來傅護法給他一個驚喜。

“請余浩波和項亮上場!”裁判站在擂臺上大聲的說道。

余浩波還是風輕云淡,搖著一把折扇,如一個翩翩公子般上擂臺。

項亮雙手拿兩把長劍,穿著一身的黑衣,上擂臺。

兩人都沒有先動手。

余浩波早聽到項亮是一個神秘的勢力派出來,奪取廢墟名額的,他們對這個名額志在必得,所以一定會盡全力的。

這個神秘勢力他父親到現在也沒有查出來是什么勢力,只是前來和他們和談的一個人,武力值極高,只差他父親一籌,他父親是什么人,是一縣之縣令,能與一方縣令差一籌的人,可見這個勢力多么的強大。

所以面對項亮,他可是非常謹慎的。

而項亮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什么,可是他非常的傲氣,面對余浩波他也沒有看在眼里,沒看到之前那些天才不是被他打敗就被他殺了嗎,這個小縣城能有什么人物,即使年輕一代第一高手又如何,在外面的世界中青年高手比余浩波高的不止一個,即使殺死余浩波也不過輕而易舉。

還有余浩波會浩然之氣,他把這個當做是說笑,浩然之氣有多難領悟他是知道的,如果當了大元朝的官員還還好說,只要心中有正,再讀萬種書中經義,這樣才慢慢的會在體內凝聚浩然之氣。

這只是大元朝的官員,如果不是官員就難上加難了,不但心中要正,還要讀百萬本書,這樣還不行,還要有一位大儒把體內的一絲的浩然正氣,傳送到體內,才能成功凝聚出浩然之氣。

只要凝聚了浩然之氣,必成一地之天才,他可不相信這個小地方會出現這樣的天才,認為是以訛傳訛。

“就讓我看看你這青年一代第一人的本事。”項亮不屑的說道。

余浩波對于項亮的惡語相向一點也不在乎,淡淡的說道:“來吧。”

項亮快速的來到了余浩波的身前,雙劍左右開弓向著余浩波斬去。

就在這時候,余浩波身體內的浩然之氣如汪洋大海般,悍然出擊,瞬間把項亮給罩住。

項亮頓時動顫不得。扇子輕輕的在他的喉結中劃過,倒地而死!

“他竟然真的會浩然之氣,是哪位大儒幫他引氣的,我們竟然沒有得到消息。”

“他死了,教理大人如果知道了我們怎么辦,教理大人可是對廢墟名額志在必得。”

“我們應該怎么辦。”

“還是向教理大人匯報吧,該怎么辦就怎么辦。”

在一個角落里坐著兩個穿黑衣服的人,在他們的手背上都紋著一個百字,這兩句話是他們說的,他說完后就匆匆的離開了。

“余浩波獲勝。”裁判站在擂臺上大聲的說道。

很多人都站起來為他鼓掌,為他歡呼!

余浩波淡淡一笑,走下了擂臺,他之所以把項亮殺死是因為他父親讓他這么做的,在他所管的一縣之地你這個外來勢力還這么橫行霸道,不給你們點教訓,你們還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只眼。

至于這個神秘勢力會不會爆發怒火,遷怒到自己的身上,就不是余浩波所管的了,自有他父親來應付。

“第二場比武,請力王和鄭玉芬上場。”

力王帶著兇笑走到了擂臺上,左臂的鐵環碰了碰右臂的鐵環,顯示自己的兇猛。

鄭玉芬身子搖曳之間走到了擂臺之上,她每走一步,胸前的四個大咪,晃動不止,晃的眾人眼暈。

“小壯男,讓姐姐贏了好不好,如果讓姐姐贏了,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鄭玉芬晃動著波浪,甜膩膩的說道。

“哦,可是我又想勝,又想得美人,這可怎么辦啊。”力王調笑的說道。

鄭玉芬一步一步的走向力王,說道:“這世界上沒有兩全齊美的事,只能另選之一。”

“可是我說有,就有。”力王兇笑一聲,一拳向著鄭玉芬的胸前打去。

鄭玉芬急忙后退,躲過了這一拳,嬌聲說道:“你好兇啊,能不能輕點。”

“好,那就輕點。”力王再次一拳打去,可是比剛才那一拳使的力更大。

“你騙人。”鄭玉芬躲過了這一拳,說道。

“騙你怎么了。”力王兇笑一聲。這次力王一拳接著一拳向外打去,可是鄭玉芬的身子滑不溜秋的,打不到她的身上。

“你又騙人,人又兇,沒有人喜歡你的。”鄭玉芬不高興的說道。

“你喜歡我不就得了。”力王再一拳打去。

“可是我不喜歡你!”鄭玉芬躲閃開來。

“我會讓你喜歡我的。”力王這次雙臂的鐵環打了出來,向著鄭玉芬肩膀打去。

焦异行神色大变,厉声道:就叫制着自己,还是难免显得很吃惊

晶苧回道:“镜头很精彩,就是不够血腥暴力,恐怕观众不买账啊!”

王泱无语,随意一剑,用剑脊拍在黑衣女子脖子上的脉门,将她敲晕。

收剑归鞘,负手走在船上,道:“各位,如果自觉吃力,就招呼一声,我来帮你解决对手。”

十来个战士一手持圆盾,一手持短枪,结成阵型围攻那两个受伤的超凡战士。

十几个普通战士对上两个练气境超凡者,非常吃力,才打了没多久,就已经有四人受伤。

军阵在狭窄的甲板上作用有限。要不是那两人一人右臂中箭,一人左肩中箭,早就被杀光了。

王泱走近道:“你们且退后!”

众军听令退后,王泱如法炮制,两剑敲晕了两人。众军连忙找来绳索把俘虏绑个严严实实。

那个和曲三对战的老人疯狂猛攻,想要摆脱曲三,去救那个女子。

曲三哪能让他如愿,大喝道:“藏头露尾的老贼,今日你走不了了!”

两个练气境的军官见己方形势大好,士气大振,一人大喊道:“弟兄们,总是烦劳四公子出手,要我等何用?结阵!随我杀了此贼!”

军中自然不会讲武德什么的,绑了三个俘虏的士兵重组队形,在军官的指挥之下,配合己方超凡军官,三两下就把两个黑衣人用短枪刺死。

大局已定,七个跳上来近战的敌人,三死三俘,仅剩那个老者还在和曲三对决。

曲三久战疲累,也不讲什么武德了,道:“大家一起上!拿下这个老贼!”

王泱看出这个老者和曲三一样是破障境的武者,超凡力量偏力属性,一把重刀挥舞的威猛不失灵巧,战力还在曲三之上,让众军围攻,此人临死反击,只怕要平添无谓的伤亡。

摆手制止了结阵上的战士。道:“曲三退下!”

闪身拔剑而上。老人大吼道:“来的好!”奋力挥刀和王泱死战,他想孤注一掷,来个擒贼先擒王,扭转这死局。

王泱假意和老人过了几招,才一剑拍晕。收剑归鞘,转身回舱室去了。

他发现扮猪吃虎比真猪杀虎还累。面对一个在他眼里招式动作像蹒跚学步的幼儿一样的对手,明明随意一剑就能刺死,却要演出你来我往的效果,还要逼真,自然要更费力费神了。

天色渐明,追着水蛇二号的三艘敌舰已经发现不妙,但首领失陷在水蛇二号上,无法撤离。

一艘船上打出烟花信号,集合五艘船齐来围攻水蛇二号。

正拖住水蛇一号的两船收到信号,弃了对手调头赶来。

水蛇一号也在江面了一个圆圈,回来和水蛇一号会合。

江面能见度提高,大家已经能够看清对手了,五对二的白日水战开始……

战局已定,王泱在舱内闭目养神。水战无需曲三出手,交给泽龙军即可,曲三抱着剑守在舱外休息。

晶苧继续拍摄古代小规模水战……

一个时辰后,曲三轻轻敲门,王作確實做得很到位,把客戶委托要去參觀點上的情況摸得清清楚楚,原來這個行程計劃是我的助手劉曼麗小姐具體制定的,我也沒有檢查出錯誤之處,現在這樣正好,我們在到美國后的第一個周一上午,安排秦總他們這個高級別技術考察團正式去BZM公司總部拜訪,并通知BZM公司做好接待準備。”

唐青山說道:“這個通知BZM公司的事我來負責,我馬上與公司辦公室聯絡一下,直接發個公司函給BZM公司總部,確認我們到訪的時間。”

秦志剛說道:“這樣安排很好,這也能充分體現我們對美國BZM公司的重視程度,我們一到美國首先就訪問他們公司,說明我們是心懷誠意的。”

張志宏說道:“既然秦總同意這個方案,我看很合適,就這么操作吧。”

“那么在紐約看百老匯安排在什么時候。”曹亞韻詫異地問道。

“哦,對不起,曹主任是我沒有說清楚,我接著說下去,我們周六到了美國紐約,盡管英國到美國紐約的時差只有6個小時,我們星期日白天還是調整一下時差,晚上我們按照湯鵬飛先生的委托,旅行社已經預定了周日晚上百老匯歌劇‘貓王’的演出票子,讓大家欣賞一下美國歌劇文化的魅力。我們計劃在周一上午拜訪美國BZM公司總部后,下午我們就安排大家在紐約城市觀光,晚上安排紐約游輪夜游,這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旅游項目,在游輪上你可以享受到一頓豐盛的美國大餐,晚餐后在音樂的伴奏船上舉行盛大的美國式舞會,場面相當激動人心。你也可以在船上舉目沿途觀看紐約夜晚閃耀的夜空,你可以看到夜色中的自由女神雕像,曼哈頓夜景,布魯克林和威廉斯堡大橋。在游輪上你們將度過3個小時的美妙時光,共享一個浪漫的夜晚。”

曹亞韻簡直要從座椅上跳起來,說道:“方導,你太貼心了,湯鵬飛你找到這么好的一個旅行社,特別是找到方浩這樣出色的導游,把我們的活動安排的這么好,太出乎我們的想象力了。”

布魯克只感到后面車廂里一陣騷動,回頭看是個女士大聲喧嘩在發表議論,他看看窗外,估計到機場還需要半個多小時,就拿起礦泉水瓶喝了起來,布魯克一下午陪著大家游覽不停地做介紹,幾乎沒有喝過水,確實感到有點渴了,‘咕咚、咕咚’幾下就把瓶中的礦泉水喝完了。

方浩見狀趕緊遞過一瓶礦泉水送到布魯克手中,布魯克點頭表示了謝意,打開蓋子繼續喝了幾口。

金建軍說道:“我想問湯鵬飛先生一個問題,我們什么時候安排看阿巴克公司的計算機設備生產工廠,這對我們了解阿巴克公司計算機主機設備的先進程度非常重要,可千萬不要由于各種原因把這個活動取消了。”

湯鵬飛聽完金建軍的提問,臉色一下子緊張了起來,起身站起眼睛看著秦志剛,說道:“各位領導,計劃中確實有這個安排,但這... ...這個事情我們正在協調當中,因為由于某種特殊原因,計劃可能會有些...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凝练浩然长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雪下胭脂红

十十

雪下胭脂红

路边的节操君

雪下胭脂红

九朵花

雪下胭脂红

月空楼阁

雪下胭脂红

梦现夜

雪下胭脂红

陌上人如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