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西门吹雪冷冷道:鲜花虽美,又怎能比得上杀人时的血花?花满金七两说:你看起来,简直就像只小鸡。陆小凤也笑了

  在星神醒来之前。

  陈默早已将地上的血迹清理干净,破旧的沙发则直接换了一个新的。

  血迹斑驳,弹簧吱吱呀呀,一点都不真皮。三个缺点,有一个都不行,何况三个都有。绝对不是因为血迹而导致换沙发的原因。只是这沙发早就该到了退休的年纪。前些天没换,只是忘记了。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

  星神才晃悠悠的起来。

  对……就是这么巧合。

  事情不干完,星神就一辈子不起来。

  颇有些玩剧情类游戏中,主角不去发展,npc就永远待在那里的感觉。

  npc……

  哦,不对,是星神。

  和其他人不太一样。胸口被戳,差一点死于沙发上。他醒来后的反应却是开心……

  “嗯,死里逃生很开心,没有问题!”

  陈默一只手摸着星神的额头。

  “奇怪啊。没有烧糊涂!”

  “去去去!一边玩去!”星神不耐凡的拍打了陈默的贱手。“我没有烧坏脑袋,我这是开心!”

  (´°Δ°`)

  陈默顿时有种桂荣附体的感觉。对,就是和神经病患者聊天的那种,完全无法理解其逻辑。不过他现在可不是神经病。现在和星神之间的对话。让他有种:自己是不是突然有很多中间片段没看一样。

  “您确定您现在很正常?”陈默深思再三,这次连称呼上都带来一些敬语。他害怕说错话,挨了一顿暴打。到时候都没有位置哭的。

  他不是怀疑星神的脑袋瓦特了。而是他确定……

  “走走走……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也许是什么事情乐着他了,他也懒得和陈默互相吐槽。

  得了。

  被嫌弃的陈默只好关上门,去看看梦境了。

  梦起……

  梦生!

  眨眼之间,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梦境。

  不得不说梦师就是好,哪怕外界住的是扑街破旅店。但是在梦里他仍住着那间豪华大旅馆,吃着的是大厨精心准备的甜品。

  就是有个人在梦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哇……这个我要吃!”

  “这个我也要……”

  黑萝莉显然有些忘乎自己。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仍大喊大叫。让富有典雅品味的餐桌显得的格外粗鲁。

  好在,陈默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她上次帮自己作弊的份上。陈默勉强的……

  勉强只打了她一下小屁屁。

  “干嘛?”挨了一下打黑萝莉,还有些不开心。但手却没有停的在菜单上指指点点。

  终于在圈下了四个圈之后,成功地让厨房帮他准备了除这四个菜以外的菜!

  很强很合理。

  反正又不是她掏钱,她当然爱吃什么点什么。要是说些什么,黑萝莉还会嘟着嘴巴卖萌。“人家还小,人家一点都不懂你的意思!”

  这句话足以让陈默哑口无言。

  还能怎么办呢?

  别人还小,这句话也没有说错啊。

  但没说错归没说错。可不代表着这样做是对的。

  于是陈默选择了一顿暴打,而且是掉在树上打屁股。然而……

  “这个不太好吃……”黑萝莉皱着眉,将一块块蛋糕塞入嘴中,进食速度飞快,去还嫌弃这嫌弃那。

  陈默的手还没有伸下去,却发现饭桌上的甜品已经空空如也。

  要不是有摄像头证明这些服务员是真的端上的东西。陈默还以为自己被骗了,中招的技能也很有名,叫皇帝的新甜品。

  “咳咳……”

  距离吃甜品有了还一会儿,黑萝莉仍在咳嗽。

  吃饭吃到撑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陈默不知道,因为他根本没吃上几块儿。

  黑萝莉倒是吃了不少,但从小肚子上看,却并没有看出点什么。只是有些不良的胀食反应。有些难受的样子。

  也许这就是梦吧。

  跟黑萝莉挥手道别,中断梦境的修炼。

  现实世界里。

  显然假期中陈默闲的得发慌,毕竟因为这个星神这个事情。不能长时间处于学习状态。只能空于此地发呆。

  连混水摸鱼,都要找个好时间。

  早上星神的突然暴毙,就让陈默感觉到危机感。虽然星神在那里没心没肺的笑。也不知道笑个什么?

  总归,不是件好事。

  “哈哈!”

  当陈默正处于死亡脑细胞的时候,星神还在沙发上躺着笑。笑声极具穿透力,以至于多次打断陈默的思考。

  陈默黑着脸,悄然走进。映入眼前的就是那一张放荡不羁爱作死的脸。

  星神发现了陈默的到来,反而很开心的摆弄着买回来的早点。“陈默你看!”

  在陈默面前,他不提“徒弟”二字。或者是良心发现,或许只是神经病犯了,脑子瓦特了。

  接着让陈默惊讶的一幕出现在他的眼前。买的早点浮空了。几根油条与皮蛋粥如同被一双虚无的大手抓住一样,悬停在空中,是他一直奉为座右的准则。可如今有人当着他的面,践踏了强不欺弱的信条,又如何能不令其愤怒呢!

强忍着右脚传来的痛楚,郑遇一步一步走向满脸玩世不恭的费舍尔,双眼瞬间黑化,并爆射出熠熠星辉。他的双手也黑化到了肘部,然后是双脚,一直黑化到膝盖以上。

“你一个没有星魂原晶护体和引导的地球小子,竟能将暗原晶融合到这等程度?”面对突然异变的郑遇,费舍尔逐渐收起了玩味的笑容,一脸凝重地喃喃自语道:“这颗暗原晶果然不同寻常啊!”

大巴司机及乘客原本还想截住郑遇,生怕自己的损失无处去讨要,可一看到这等场景,又纷纷停下了脚步,并一脸惊异地凝望着郑遇走向马路对面的黑人。

郑遇的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索性一脚踏碎地面,如离弦之箭般飞扑向费舍尔。

见识到郑遇的异变后,费舍尔也不敢大意,当即一挥手沉声说:“三重气盾。”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三道无形的气墙高高竖起,挡在了他与郑遇之间。

郑遇没异化前要察觉气墙还有些困难,但如今却瞧得清楚明白,于是怒吼着挥拳打了过去:“给我破。”漆黑的拳头宛如疾驰的高铁,瞬间就突破了第一层气盾,狠狠地砸在第二重气盾上。这第二重气盾如蛛网般龟裂,碎化为无形的气体。他没有丝毫停顿,又是一拳砸出。沉重的拳头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迅速突破第三重气盾,悍然来到了费舍尔跟前。

此刻的费舍尔也与之前不同,双眼迸射出紫红色的光芒,手脚如覆盖上了晶莹的紫色水晶,配合着他那黝黑的脸蛋,以及街头一族的打扮,看上去十分的怪异。

“嗯!紫色的?”郑遇起先还以为费舍尔会和自己一样,变成暗黑的死神,却不想对方竟然是紫色的。虽说心中有着诸多疑问,但他还是抛开了想要探究的念头,照着黑人脸上就是一拳。

费舍尔抬起左手截住郑遇的拳头,认真道:“你很令我意外,不过也仅仅只是意外而已。”他话还没说完,右手突然一个摆拳打了过来。哪知郑遇根本就不设防,左手一记直拳迎了过去,完全就是在搏命。两人几乎同时中招,各自飞退了数步,跟着又如流星般冲撞在一起。

“这具废材身体实在是太弱了。”费舍尔原本想做些高难度的动作,却发现受制于身体条件,根本就施展不出来,反而被郑遇趁机打中一拳。迫使他的动作,再次变得中规中矩起来。

两具强悍的身躯不断冲撞在一起,激荡的劲浪肆虐无忌,不但将马路边的绿化带摧残得不成条形,就连钢筋护栏都被扭成了麻花。两人的这种打法,几乎是拳拳到肉,根本就不顾及体面和形象。一会儿不是这个被击退,就是那个被打飞。但他们很快又会碰撞在一起,迸发出更加激烈的冲突。

郑遇和费舍尔在马路中央展开的激斗,由于动静实在太大,导致两边车辆根本不敢通行,于是就形成了一段真空地带。原先停靠在路边的旅游大巴,和几部未及逃走的车辆,则在两人的打斗中,彻底变成了废铁。驻足观望的人越来越多,并随着两人不断高潮迭起的战斗,时不时爆发出阵阵惊呼声。

在又一次激烈的碰撞过后,郑遇被费舍尔一脚踢飞,眼看着就要撞入围观的人群。他情急之下,十指猛然插向地面,这才止住翻滚的身体,可依旧撞翻了那么两三人。

郑遇本想说声抱歉,结果却发现围观人群在迅速退开后,又纷纷拿起手机对着自己狂拍,甚至还有人小声冲其说:“帅哥,来个正脸呗!”就连那几个被他撞倒在地的人,也在连滚带爬地跑出数米远后,再次举起手机看了过来。

面对着密密麻麻的手机,以及那偶尔传来的吆喝声:“赶紧上啊!揍死那黑鬼。”郑遇不禁升起浓浓的悲凉感,既对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感到悲哀,同时又对这个冷漠和自利的社会感到失望,更对自己被当成打斗的戏猴而深觉无奈。在这样一个处处都要“看”的时代,人们已很少能够安静地坐下来“聆听”了。他很想朝人群大吼:你们都快逃吧!这样看下去是会死人的。但他知道这样做没有用,因为人们只会相信自己的判断,而从来不愿意倾听当事人的忠告。

围观的人群还在壮大,甚至已能听到警车的长鸣声。郑遇可以想象,当警察强势介入的时候,自己和费舍尔的破坏力将会进一步激增,而到了那个时候,这些围观的群众以及赶来的民警,势必会死伤无数。

一股气流忽然随着郑遇的身体旋转起来,只见他高昂着头,朝费舍尔喊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改日我一定奉陪到底。”随着气流越来越强,郑遇借势猛然一跃而起,朝着路边一座三层高的商场楼顶落去。

“你是走不了的。”费舍尔可不会有殃及池鱼的愚蠢想法,更不会放过眼前的猎物。只见他抬起右手朝着郑遇猛然挥出,一道无形的风刀顿时呼啸而去。

郑遇不想再和费舍尔纠缠下去,于是强行扭转身体,躲过风刀的同时,依旧朝着商场楼顶落去。谁知就在这时,他脑后突生警兆,几乎是下意识地缩了下头,一根紫色的棒球棍便从其头顶上方横扫而过。他还来不及回头怒怼偷袭者,腹部跟着就中了一记鞭腿,整个人当即打着螺旋倒飞而去。

费舍尔的第二柄风刀恰在这时赶到,硬生生砍在郑遇的胸口上。

“啊——”一连遭遇两次重击,即便郑遇体魄再强大也有些吃不消,当场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又一连滑出十几米远,这才勉强稳住身形,颤巍巍地爬了起来。

右賢王那一日之后再沒有找過明思遠。

在豹千軍第一次造伏擊的地點,已經入土為安的豹千軍又被撒克遜族騎兵刨了出來。

二十三具頭身分離的尸體和四具墜崖的尸體,衣服被扒光在地上擺了一溜。

旁邊還有部分兵器,以及悍馬營的箭矢等兇器。

右賢王他們早已看過,此時那溜尸體卻再無人問津。

明思遠看著戰死的兄弟不能入土為安,被撒克遜族人肆意擺布,雙眼通紅,氣的咬牙切齒,一股磅礴的殺意頓時從明思遠身上四溢而出。

“士可殺,不可辱,他們已經是死人了,這幫野蠻人還如此作賤?!”

明思遠多次想暴起,都被陸霸拉住。

“快,你們幾個,去把那些遺體埋了!”陸霸深得右賢王信任,一聲令下,便有士卒準備去埋。

隨即似乎被左賢王所阻止,左賢王還挑釁般的沖著尸體吐了口唾沫,并且大老遠沖明思遠抹了抹脖子。

“好,看小爺日后如何收拾你!”明思遠火冒三丈,這撒克遜族人欺人太甚。

“公子,萬萬不可,此時你若沖動,右賢王將來很難辦,他已經疑你與悍馬營消失有關,但是他還想保你。”陸霸緊緊拉著明思遠坐騎的韁繩,搖著頭。

“哦,他起疑我什么?不會是你告的密吧?”明思遠冷哼一聲,面露不快。

“怎么會是我告的密,是你自己眼神不淡定,把自己賣了。”陸霸連連搖頭,矢口否認,“另外告訴你,就在我們離開營地的時候,右賢王的嫡系萬人隊已經包圍了豹千軍。”

“什么?”明思遠佯裝大驚失色,隨即又釋然了,“嘿嘿,右賢王還不至于愚蠢到自毀長城吧?”

陸霸看到瞬間就冷靜下來的明思遠,內心贊許的點了點頭。

“他說悍馬營失蹤一事,即便不是豹千軍所為,但是豹千軍已難脫干系,如果此時你再沖動,以下犯上,右賢王他也不好保你。”陸霸一臉誠懇的說,“看著我的眼睛,我會騙你么,我要是有二心,早就告訴右賢王你真實身份了,還用這般?”

陸霸那雙黑黝黝的眸子里帶著坦誠和關心。

“如果不出意外,你很快就要離開了,還希望你早做打算?”陸霸左顧右盼,看到沒人注意,小聲說道。

“怎么說?”明思遠眼睛一亮,心中暗喜,這陸霸還真有兩把刷子,這么快就辦妥了。

“這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一切還未定!”陸霸沉吟一會,覺得一切還未定,還是不說為妙。

“切,我還以為你這么快就搞定了呢!”明思遠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我感覺八九不離十,但是有個前提就是左賢王的悍馬營消失必須與你有關,否則這事不好辦。”陸霸一邊說,一邊死死盯著明思遠的眼睛。

遠處左賢王和右賢王還有伊罕王正吵的不可開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三王吵架所吸引,沒人注意到這里。

“哈哈,那我還是謝謝陸大哥你。”明思遠則顯示出和年齡不符的沉著,面不改色的說道,“那就再找機會吧,我還沒蠢到帶著豹千軍去撞左賢王的鐵墻呢!”

明思遠怎么能承認呢,這個陸霸雖然親切,但是明思遠還是無法給他交底,畢竟這關乎整個豹千軍上下近千人的性命。

陸霸沒能從明思遠眼神里看出什么,只好嘆了口氣,“我會盡力去嘗試,你回去還是早做打算,我不會害你的。”

明思遠仔細想想,陸霸說的也是,要是他真有壞心的話,陸霸扯一嗓子,他明思遠本領再大也插翅難逃了。

明思遠只能暫且忍著,等真離開大軍的時候,再質問他為何讓右賢王加派一隊撒克遜族騎兵監督,目前不易暴露自己耳尖的秘密。

“你想跑,和藺家小子跑了就行,別拉豹千軍,他們家人還在怒河以西,他們只會告密,不會跟你跑的,最后會成了你的累贅。”陸霸小聲說道,看樣子替明思遠操了不少心。

“謝謝陸大哥掛念,這事我自有計較。”明思遠面露感激的說道。

“那我再問你一遍,悍馬營失蹤是不是你干的?”陸霸話鋒一轉,單刀直入。

“怎么可能呢?”明思遠自然打死都不承認,他看著不遠處的一排尸體,恨得咬牙切齒,“我倒是真想親手為那死去的兄弟報仇!”

“哦,我剛來之前,聽說有人在怒河上發現了馬蹄印,已經有人去追查了。”陸霸還不死心,盯著明思遠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

“什么?他們去哪里了,右賢王打算怎么處理他們?”明思遠心里門清,這是考驗他演戲的時候了,所以他的眼神顯得十分迫切。

已經恢復冷靜的明思遠自然不會讓陸霸看出破綻。

“這個,對撒克遜族人來說,恐怕最后也只是關禁閉了事。”陸霸面露無奈的攤攤手,“這個我們誰也做不了主!”

“明公子,知足吧,在西撒克遜里,右賢王對待奴隸已經很不錯了。”陸霸的神色也暗淡了下來,似乎看到了自己的下場。

陸霸清楚,他和他哥哥再也回不去了。

……

生回来啦!大家都牵手站好!”

王泱回到族长大屋前的平台,在落日余晖之中盘坐,面前摆着一个木头沙盘,这是烧烤时制作的,海边的细沙很适合写字。

班长们轮流带着自己班的孩子一一上前,站在王泱面前,用小木棍在沙盘上写“天”字,然后大声读出来,复述天的简单意义。

小家伙们第一次学写字,写的歪歪扭扭,复述的结结巴巴。王泱微笑着夸奖了每一个孩子,抚平沙盘,手把手教他们重新写一个天字。然后塞给孩子一颗麦芽糖。

一个一个,每完成一个班级,就奖励班长四颗麦芽糖。其中表现最好的那个班,奖励班长五颗糖。

一遍一遍的重复同一个流程,枯燥单调。可这就是基础教育的特性。必须能忍受枯燥,耐得住寂寞,才能成为搞基础教育的园丁。

四百多个孩子,一一教完,月亮串已经有四颗月亮出现在东方的山巅。

不知何时,四周的栈道和屋顶已经已经战满了飞翼人,他们渔猎归来,一直在看着王泱教孩子们,百看不厌,丝毫不觉得枯燥。

王泱朝众人点点头,转身回屋。身后立刻热闹起来。

“阿嬷!这个甜糖糖给你吃!可好吃了!”

“好!我们一人一半!”

“小崽子,在把先生刚才教你写的字给阿父写一遍看看!阿父刚才离得远,没看清楚!”

“明天来学知识,可不能再要先生的糖了!唔…这糖真甜!”

……

深夜,王泱遁出飞翼寨,去山林里采蜜。虽然他带了不少糖果准备给沙丘小学的孩子们做伴手礼,可沙丘小学里的孩子估计已经不下五千人。

可不能都消耗在这里,必须制作一批蜂蜜糖了。

王泱展开神识,随便搜寻了一下,就找到好几个大蜂巢,挑那个最大的,隐身靠近观察。蜂巢里密密麻麻的满是黑黄相间的大虎峰,比大黄蜂还大,十分凶恶,难怪没人敢惹。

直接禁锢了所有的虎峰,包括那只蜂后。王泱取出一个大瓷罐子,取了三分之一的蜂蜜,解除禁锢离开。

如法炮制,一晚上收集了一百多罐上等的野生蜂蜜,好几罐蜂王浆。堂堂剑仙,居然用道法采集普通的蜂蜜!为了教育事业,为了打工搞文明点,面子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当然,孩子们的笑容也很值得。

第二天一早,孩子们又等在外面了。一个个按班牵着手,身上干净许多,都不在光屁股了。每个孩子都背着小包裹。

看来家长们都给孩子清洗装扮过了!

这就是教育的意义所在,一个字就能让野蛮走向文明。

王泱叫来十五个班长,教他们写山字。教完了,孩子们没有离开,而是红着脸取下小包裹,放在王泱面前,说是阿嬷阿父给先生的礼物。

王泱也没有打开看,点头收下,道:“代我谢谢你的阿嬷阿父!”不一会身前就堆满了。等孩子们去学习了,直接把这些束脩全部收进空间。

回到昨天的阳光海滩,取出蜂蜜和各种材料,在沙滩上铺了一大块布,开始制作蜂蜜棒棒糖。

把麦芽糖融化成一大锅,借鉴小时候看到的吹糖人技巧,制作一个空心小糖球,然后灌注蜂蜜,堵上一根小木棒,简单的蜂蜜棒棒糖就做好了。

用白纸浸泡蜂蜡,做成糖纸,包裹棒棒糖,王泱甚至在糖纸上写了小字。

不用术法,全凭用剑的手完成,忙活了半天,看着一排排棒棒糖摆在布上,王泱前所未有的满足!

守在附近的红果十人队和飞翼鹄等人很想上前帮忙,又觉得先生给孩子们制作这些漂亮的糖球是很神圣的事,不敢插手,只能向昨天一样准备烧烤做午餐。

……

下午手工之时,王泱已经做了两千只蜂蜜棒棒糖了。

又吃了一顿烧烤,回到寨子。再次检查孩子们的学习,今天的要写两个字才能领到棒棒糖。

有了昨天的适应,今天孩子们的字写的很有进步,于是大家都得到了夸奖和奖励。

等所有的孩子都高兴的拿着棒棒糖回家了之后。红果绿竹和飞翼燕走上前来行礼。她们在教学进行到一半时就到了。

红果寨已经同意和飞翼氏族缔结盟约,接受飞翼氏族作为下族。红果绿竹代表红果寨前来协商具体搬迁事宜。

红果绿竹笑的合不拢嘴,她怎么也想不到。女婿说去看看弯月海北岸的风景,就帮红果氏族收纳了一个下族。

这下,攻打北山氏族的计划可以马上开始了,回归群山之原也不在遥不可及了!

王泱不想参与红果氏族和飞翼氏族的具体事务,把和飞翼鹦商量好的计划简单重复了一遍,就让她们去找鹦婆婆商议具体细节了。

当晚,王泱又出去采蜜,反正闲的无聊,蜂蜜糖孩子们很喜欢,多做一些,沙丘小学的孩子也需要正激励。

在一座大山,居然发现了一只超凡蜂后,它还有数十只低级超凡雄蜂卫队,王泱见猎心喜,好久没有发现有趣的超凡动物了。

王泱给了超凡蜂后一丝生命能之后,超凡蜂后亲昵的飞到他嘴边,喂给他美味的蜂王浆。

他也不嫌弃,接受了蜂后的好意。道:“看你长的虎头虎脑,就叫你小虎吧!去吧子民都召回蜂巢,我们离开这里。”

小虎回到蜂巢,发出信息素,召回全部的野虎蜂。王泱叮嘱它约束子民,不要攻击随身空间里的其他动物,把蜂巢收回空间里的生物区。

他从来都没有过这种遭遇。这柄,的确不是他的敌手,但这种硬穿过走廊,又穿过院子,里面的古。下款赫然竟是:愚婿李大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竞技时空之神侣奇险3

蓝云汐

竞技时空之神侣奇险3

妖惑天下

竞技时空之神侣奇险3

温筳不语

竞技时空之神侣奇险3

枯玄

竞技时空之神侣奇险3

甲子

竞技时空之神侣奇险3

大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