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何春秋》。

香味来自炉火上的瓷罐。炉火上煮的也不知是茶?还是药,一叶木道人终于长长叹息,道:一个人能有陆小凤这么多朋友,实在

海底,陆隐,小黑,小白三人看着石碑,一脸的迷茫。

  石碑上是一副古文字,看这架势,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陆隐估计可能跟道源宗藏经阁里的古文字一样,属于一个时代。

  “你们,看得懂?”,看着小黑小白一脸认真上来,把那些精英分子踩在地下。

所以命运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最后归结于老天的意思。

老天的意思就是让少部分人成为精英中的精英,压住这些没有作弊能力的人。叶天成拥有金手指,无异于是老天让他拥有了作弊的利器,从而从低谷走向人生巅峰。

“驾,驾!”

栖云城的官道上,两辆马车朝着城内急速飞奔。

跑在前面的一辆马车内,梦星儿、络幽与金沐风正坐在其中,后面一辆马车里则躺着气若游丝的夜阳。

“来人用的好像用的是洗月国铁幕山的功法!”

络幽开口说到。

自从上了马车以来,梦星儿始终一言不发,一直眉头紧锁像是在想什么问题,金沐风也是默契的沉默不语,没有发表任何想法。络幽觉得这种气氛很是压抑,于是率先打破沉默。

“哼!铁幕山?”

梦星儿轻哼一声,然后看向金沐风。

“哎!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他们是冲我来的。”

金沐风叹了口气,缓缓开口。他的表情很有些落寞有些无奈,因为没有人会这么犯众怒的去对付一个纨绔和一个酒楼的掌柜,那么唯一的可能,来人是来杀自己的。而好巧不巧的,夜阳成了替死鬼。金沐风不认为洗月国的铁幕山会对自己动手,两国目前虽然关系紧张,但还不至于派人来杀自己这个太子,他心中清楚,现在最有可能冒险来杀自己的人,唯有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的三弟金沐同。想到可能会是亲弟弟派人谋害于自己,金沐风心中感到一阵苦涩。

“呵呵!无情最是帝王家。”

金沐风心中所想,被梦星儿一句话道破。她奉命在金炎国经营多年,对于局势的了解,远比金沐风知道的要多。只是她还是低估了这个太子之位争夺的疯狂程度,显然已有修士宗门直接参与其中,并公开出手袭杀正牌太子。虽然这次金沐风侥幸逃脱一劫,但夜阳也不是一般人,他的死必将引起骁勇将军府的震怒,届时整个大都与权利中心的局面会更加动荡飘摇。

“哎!”

金沐风轻叹。他现在也很是头大,毕竟夜阳是跟自己在一起才遇害的,这要他怎么跟夜家人一个交待。

“南芜战宗!!”

忽然,金沐风耳边传来梦星儿的轻语,他的身体如同触电般的瞬间紧绷,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向梦星儿。

“什,什么!什么南芜战宗?”

金沐风嘴巴有些哆嗦的向梦星儿问到。

一旁的络幽也难得一副吃惊的样子看向梦星儿,她是跟着梦星儿一起长大,一起从百花宫来到金炎国的,因此没有人比她了解梦星儿绝不是一个随便信口开河的人。难道梦星儿的意思是刚才袭击她们的人来自南芜战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将意味着原本案中的小动作,很快就要变得明面化,那么会是金炎国的灾难!金炎国的内乱如果导致洗月国趁势钻了空子,那将是她们天坤国不愿意看到的。络幽正心思飞转的时候,她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

“刚才出手的人是南芜战宗的高手!起码有着元婴末期的修为。”

对于络幽与金沐风的反应,梦星儿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她轻声说完,然后一脸微笑着看向脸色已然惨白的金沐风。

“梦,梦掌柜!何以认为是南芜战宗的人?”

金沐风艰难的开口问到。梦星儿的笑在他的眼里怎么看都觉得很是诡异,如果梦星儿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的太子之位那就真的岌岌可危了。

“呵!这很难猜吗?而且我还能确定之前袭击我们的人是谁。”梦星儿笑眯眯的说到。

金沐风顿时感到后背一阵凉意,他紧张的问到:“是,是谁?”

“我问你,南芜战宗为了这次大比,他们派来几个长老?”

梦星儿没有直接告诉金沐风是谁,但她的问题令一旁的络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南芜战宗一共来了五个长老啊!”

“几个外门长老?”

“两个”

梦星儿和金沐风两人一问一答间,络幽突然开口到:“古封右!”

听到络幽的话,金沐风顿时嘴巴张得大大的,而梦星儿则是一脸笑意看向络幽。

金沐风这时反应过来,南芜战宗来的两个外门长老是一男一女,两人正好都是元婴期的修为,男长老的名字正是古封右。

“之前袭击我们的人,我能确定修为在元婴期,而且还是一个男修。那么…”

梦星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而看向金沐风。

“我三弟母妃的娘家就姓古…”

金沐风一脸苦涩,喃喃说到。这个时候时候不由得他不信要除掉自己同完成一副美丽而绚丽的画卷。

虽然这次“生意”成功完且,但下午时李项又开始发起了更加深一步的“糖衣炮弹”,目标直指秦峥、左索、格雷这三个人,意图将易蓝身旁的人瓦解,从而让这次的交易增加一道保险。

自然!格雷、左索没有禁得起诱惑,被李项成功拿下。格雷得到一把出自名家的骑士剑,左索得到三把由锻造大师经过千锤百炼出的两把横刀与一把陌刀。

骑士剑名曰:“圣光剑!”其锋利、坚韧程度比格雷手中那把祖传骑士剑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此,格雷异常高兴,终于能够拥有一把匹配自己招式的骑士剑,因格雷的剑式为刀式,所以寻常长剑无法承受,而购买一把名家骑士剑又太过昂贵,所以格雷只能使用自己这把祖传的骑士剑。

但祖传的骑士剑又因为意义特殊,使得格雷在平时使用时都异常小心,生怕将其折断。

骑士剑身那几道凹痕,是格雷与人战斗时留下来的,每一个凹痕都会让格雷自责许久,能够得到一把适合自己的骑士剑,怎能让格雷不高兴。

左索对于刀的执着已经到达“入魔”的程度了,其手中的两把横刀、一把陌刀快要变成三把钝器了。

就这样左索已经不知道更换了多少次刀了,纵使左索平时如何爱惜,但左索用刀那是非常考验刀的质量,要不时平时左索“恋刀”,恐怕左索连买刀的钱都拿不出来。

他们两个能够沦陷,易蓝认为正常,便秦峥沦陷了,这就说不过去了,这家伙平时好像对那些身外之物好像并不迷恋,而且这家伙的“器引”是双拳,这就更说不通能够有什么东西让秦峥沦陷了。

只不过秦峥不说,李项也知而不语,易蓝只好暂时放弃追问。

因为秦峥、易蓝等人比司徒静晚两天才踏上行程,所以等到他们到达南江城时,雷天刚他们已经开始了挑战。

赵小飞顺利将秦峥等人带到南江城佣兵公会挑战场地,见到司徒静。

挑战的场地是临近佣兵客栈的一处校场,平时这处宽阔的校场是用来供给南江城守军训练使用,显然这几日已经成了南江城佣兵公会用来供给公会成员挑战的场地了。

校场四周均有茶楼,因为这处校场还是公会进行比试的场地,所以四周的茶楼依靠这个异常红火,而四周的茶楼也会提供大部份的资金用来支持各公会的比试。

这样!茶楼有钱赚、公会有钱赚、茶客也更加愿意出钱消费。

这就叫“三赢!”

所以众多茶楼便组建了一个叫“三赢会”的团队,用来维持这种红火的日子。

见识了明封城的繁荣,可这南江城似乎更胜一筹!而且对于各种比试异常痴迷,这么大一处校场,四周茶楼林立,但秦峥真的看不出来有哪一座茶楼还有空缺,都是人声鼎沸、客厅盈满。

司徒静所处的房间观赏位置极佳,在如此规模的关注度中能够占据这么好的位置,秦峥认为没有百金,还真拿不下来。

“你们3个别傻站着了,学着点人家!”司徒静示意易蓝、格雷、赵小飞坐下,口气直接射向进来便安然找好位置坐下的秦峥、左索。

天可见!

秦峥对这种场面可是见多不怪了,尤其是比这更加盛大的“行陆战”秦峥可是场中一颗“明星”般的存在,在这种场合哪里会产生拘束。

左索因为神经病,只有刀能够让他提起兴趣,分泌出“情趣”,所以除了刀,什么也不会让左索感到拘束。

“司徒会长,我怎么也算得上一位导师了,能够第一时间观察学生的状况,这是首要任务!”秦峥义正言辞反驳道。

“啊!对!”左索漫不经心,打着哈欠道。

扑哧——!

易蓝笑了出来,然后凑到司徒静的身旁坐了下来,并说道:“司徒导师,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话逐渐多了起来,您可不要见怪哦!”

“话多好啊!话多不容易冲动,也就不会被别人打死了!”司徒静虽然语气有些得,口气有些怒气,但言语之中还是透露着关心。

“知道了!以后我们遇事绕着走!”易蓝很是乖巧的回应道,如此乖巧跟在秦峥面前简直辩若两人。

“我是担心小刚、绿儿他们通不了对决,找不到人出气!”

“放心!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绝对能够通过挑战,那些只是些元素精灵而已!”秦峥很是自信的说道。

他一提气,身形自剑光上飘了过只怕要留在这里吃你们一辈子了不管怎么样,他总是个朋友,有的这艳光照人的女子,方还在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何春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四圣诛天传

月下嗷狼

四圣诛天传

夜彬

四圣诛天传

残夜墨染

四圣诛天传

马上将军

四圣诛天传

书狂人

四圣诛天传

最后的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