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捡到了一只猫》。

腦中,卻是浮現出一月之前的情況。

原本,他們作為魔教中的老牌一族,勢力極大,根源極深,但是由于現任教主的存在,教內隱隱分為三大派系,而他們這一族,也不得不面臨抉擇。

但他們抉擇的對象卻是剛剛成年的上任教主之子。

因為現任教主雖然道行極高,手底下也有一批人追隨,但這些人始終不屬于本族,而且,現任教主也沒有流露過任何野心的存在。

至于那第三派嘛,他們這一族就沒考慮過,用那血色蓮臺之上的人的話來說,就是一群烏合之眾,除了人數,別無他長。

一月之前,他們選擇的少主一脈派人來告知,說是讓他們清理酆都附近三大派的修行之人。

于是他們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開始了暗殺。

酆都之地,原本就離火教的距離相對較近,所以也是人數眾多,他們將離火教的弟子殺死之后,換上他們的衣服,又進行下一撥的暗殺,因此,離火教的死亡人數在短短半月之內就遠遠超過了其他幾派。

千佛寺死了幾位僧人,修為還算高,但都是些無足輕重的人,但玄天門卻是無一人死亡。

半月之前,他們又收到消息,說離火教因為在外弟子死亡人數過多的原因,將在外弟子全部召回,并打算徹查此事。

但他們等了好幾天,卻并未發現異常,只是零零碎碎的聽說,離火教那邊出去了一大批人之后,就封閉了山門,再無消息。

而他們也由前一階段的暗殺轉變為監視,監視酆都附近的一切正道人士。

而剛剛那批玄天門弟子,在他們離開玄天門之時,就已經有人將消息告訴了他們,而且此后的每天,都有人來匯報消息,所以,這批玄天門弟子的蹤跡,一直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他們曾經猶豫過該怎么辦,但上面的回答卻是監視即可。

所以他們這些日子一直都是暗暗跟隨,并無過激舉動。

睜開雙眼,領頭人還在思考著近日來所發生的一切:暗殺三大派中人,離火教封閉山門,酆都出事,玄天門千佛寺相繼趕到,這一件件事情的背后都有著什么樣的關系呢?

教內三大派系,少主一脈已經開始行動,雖然自己這一族并未參與決策,但就目前執行的情況以及聽到的消息來說,少主這一脈已經開始了全面行動。

而那幫烏合之眾倒是沒有聽說有什么動作,不過這也不算奇怪,要是能被他們知道,就算不上烏合之眾四個字了。

但他自己疑惑的是,教主那一脈呢?

教主雖然時常不在教內,但他手底下那些人可不是酒囊飯袋,一個個修為高深不說,更是些十足的人精,平日里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但絕對有那樣的資格。

他們就沒有通知教主嗎?

他不相信!

天色漸暗,就在百思不得其解之時,這領頭人卻是聽見自己棲身的建筑之外傳來腳步之聲。

頓時,這建筑之內的眾人一個個神色緊張,手掌按在兵器上,冷冷的盯著那所謂的大門,隨時準備出手。

而這領頭人卻是紋絲不動,隨意的擺擺手,示意大家不要緊張,而后也是盯著大門的方向。

終于,在眾人緊張的注視中,大門方向走進來了兩個年輕人。

無心和李玉江!

兩人出了中州城,一路上緊趕慢趕,終于是來到了這里。

不過,兩人的運氣似乎不是太好,還未到達酆都那兇險的地方卻是先走進了賊窩。

無心和李玉江站在門口,看著建筑之內那緊張兮兮的一眾人,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李玉江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些人,發現這些人穿的竟然是離火教的衣服,但怎么一個個都穿的破破爛爛的,好像遭了賊一樣?

于是暗暗將無心護在身后,慢慢握住了長劍,開口問道:“諸位可是離火教的弟子?”

而無心則是緊了緊手中的包袱,一臉謹慎的看著前面的人。

那里面可全都是金銀啊,數萬兩,平常人哪能見過這么多錢,要是眼前的這些是歹人,搶了自己的錢財怎么辦,上哪兒哭去!

那些人面面相覷,還未張嘴,便聽見坐在地上的領頭人開口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會識得我們的身份?”

李玉江回道:“在下一介散修,曾在南疆游歷過,偶然間一兩次遇到過離火教的諸位道兄,記得他們穿的就是這樣的衣服”

“既然如此,請坐。”那人豪放的說道。

李玉江點點頭,緩緩走了過去,而無心則是金金杀手更强大,更神出鬼没。”

“我有办法,这战我上。”一个眼睛是蛇瞳的中年人走出来说道。

“蛇杀出来了,这又是一场龙争虎斗了。”

很多人看到了蛇杀出来,都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想要看看蛇杀和梦舒谁胜谁负。

蛇杀跳到了一个木桩上,冷漠的拿出了随身兵器蛇刃,挡在胸前,并不进攻。

刚才场下议论的那些话,梦舒也听到了,知道自己的影术中的潜影被他们发现了,所以梦舒想了另一个方法,随即身形再次潜入影子中,来到蛇杀的身后,一剑向着蛇杀的身上斩去。

蛇杀好似知道后面有人似的,马上转过身,拿起蛇刃,如蛇舞一般,缠绕着梦舒斩来的剑,刺向梦舒的心脏。

蛇刃刺中的梦舒的心脏,梦舒顿时化为一道影子,四散而开。

这时梦舒出现在蛇杀的左侧,剑再次向着蛇杀斩去。

可是蛇杀好似早就知道了梦舒的方向,手中的蛇刃,如蛇一般弯曲,从左侧向着梦舒的心脏刺去。

蛇刃刺到了梦舒服的心脏,梦舒顿时化为一道影子,四散而开。

梦舒再次出现的已经在二十多根木桩之外,梦舒一笑说道:“原来是用眼睛发现了我,你的眼睛和蛇的眼睛有差不多的功能,能看到发热的物体,你能发现我,就是靠了这个是吧。”

随即梦舒喃喃叹了一口气说道:“家里的长辈都说只要拥有蛇血脉的都是我们影术一脉的天敌,看来果然是对的,接着要打下去吗,可是即使胜了,自己的底牌也全部要暴露了,还是不打了,隐藏一些底牌,以后对敌时保命重要。”

蛇杀并没有听到梦舒的喃喃话语,只听到前面的一句话,说道:“你说的不错,可是你仍然无法对付我的蛇瞳,这是无解的吧。”

“好吧,你赢了。”梦舒服一闪身出现在了木桩外面。

蛇杀有些惊讶,刚打到一半就走了,这是怎么回事,让他自己站在这个擂台上,压力好大啊。

“蛇杀嘿嘿现在你是擂台主了,那这场我上了。”一个蒙着面的杀手跳到了木桩上说道。

“蒙面杀手,你竟然也来了。”蛇杀说道。

“只是来看看,没有想到看到了这么好戏的一场,现在你是擂台主了,我也上来耍耍。”蒙面杀手说道。

“那恭喜你大开得胜了。”蛇杀阴沉的一笑说道,说完后就跳下了木桩认输了。

“怎么这些杀手都是一个个这个样子,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蒙面杀手说完后,也跳到了木桩下说道:“不打了。”

然后,然后,第一个桩擂就空了下来。

此时所有台下的人都盯上了这个擂台,这个擂台现在没有高手了,那么是不是他们也可以争一争了。

随即台下的人纷纷的涌上的擂台上,打了起来,打得很惨烈,死伤很惨重,每一个擂主都在上面没有撑过三场的。

甚至韦松和洪丽儿也上台试了试,结果全部都惨败,洪丽儿还好些,毕竟能化为鬼物,手段多些,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及时的投隆下场了,而韦松就惨了遇到了一个狠人,把他打成的重伤,两个手臂拧成了麻花,一条腿断了,背部的脊梁也打碎了,最后惨的都无法形容了。

幸好周安使用了祈祷技能为他疗伤,不然他想要好的话要有十几年以后吧。

不过虽然第一擂台战况惨烈,也不是说没有人挑战周安和夺魂,只是全部都失败了。

夺魂真得是真强,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运用的是什么法门,总之只要上台的,每个人最多过不了他的五招,必被抹脖子,没有一个活口。

而周安这里,他的龙象般若功拳头也渐渐的不管用了,只要上场挑战他的人都防着他这一招,后来周安只好把鬼脸和魔法弹使用了出来,才渐渐的游刃有余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过去,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天亮了,第一个擂台还是没有决出擂主,还在惨烈的厮杀着,第二个擂台和第三个擂台,也就是周安和夺魂仍然站在上面。

现场的许多没有出手的高手,也渐渐的想要出手了,实在是夺魂和周安太嚣张了。

夺魂作为杀手,引起的是神捕卫的不满,其实在神捕卫中还隐藏着一个高手,甚至周安也没有发现,这个高手是神捕卫高层所派下来的,来调查松花城的真相,并把这次大比完美的进行下去。

可是现在一个杀手却骑到了他神捕卫的头上,这可是神捕卫的大比,被一个杀手给抢头了,真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所以他上台了。

”叶开道:“哪一种?”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地打

这蝎子挥动钳子,示意让张航跟着它走。张航摸了摸手上的炎玉,便跟在蝎子身后。

走了两日,蝎子在一处岩浆前停下。张航见蝎子停下,也停在蝎子百米之外。

等了一日多,岩浆处窜出一缕青色火苗。蝎子回头看着张航,挥动钳子示意让张航清理岩浆。

张航将手里六级炎玉拿出,摇了摇手。接着亮出宝剑,朝着岩浆斩出一道断浪。

地面的岩浆顿时飞溅而起,炎玉被岩浆卷携着冲出岩浆坑后。刚一落地,蝎子便夹住炎玉吞下。

张航见蝎子拿到了炎玉,转身便要走。这回也算帮了蝎子一次,只希望它别在跟着自己了。

蝎子吞下炎玉后,见张航要走,转眼间便追了上来。张航恨恨的瞪了蝎子一眼。

然后继续朝南飞奔而去。蝎子得了好处,依旧继续跟在张航身边。

走了几日后,张航见蝎子死皮赖脸就是不走。叹了口气,翻身往回走。

蝎子跟在身边,就算在遇到炎玉,自己也没法得到。

如今在这里消耗颇大,有机缘也抢夺不过妖兽。还是离开为好。

回头走了十几日,又见一处岩浆有青火冒出,张航看了一眼,也没停留,继续前行。

蝎子快步跑到张航身边,凝聚出一只火钳,夹住张航腿。

这火钳力量极大,张航无法挣脱。恨恨的吐了一口气。

亮出法宝朝着岩浆斩出一道断浪,然后掉头直接走。蝎子见炎玉飞出,掉头捡起炎玉便朝张航奔来。

接着蝎子将炎玉放在张航面前,张航一愣。然后伸出手慢慢朝炎玉靠近。

蝎子退后两步,张航将炎玉收起,接着便放出乾坤卷轴。

蝎子见张航收起炎玉,然后便继续前进。张航得到了炎玉,心情自然也就好了。

凭蝎子的实力,强迫张航挖炎玉也行。不过愿意分出一份,张航自然万分愿意合作了。

自己实力不够,想要获得机缘实在太难,不如就跟着这蝎子混吃混喝,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一人一蝎接着换路继续朝南行走。走了两个多月,发现一只火蜥爬在一处岩浆旁边口中吐出火球将岩浆从坑内击飞出去几滴。

火蜥感觉到有人来。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盯着岩浆,不在继续吐火球。

张航打算继续前行,合体期妖兽的感知力和实力都不是自己能比拟的。

如今有蝎子在身边,想来那火蜥也不会对自己动手。

蝎子跟在张航身边,两人快到火蜥身边时候,蝎子突然跃出,朝火蜥冲去。

只见蝎子到了火蜥身边,挥舞双钳攻击火蜥。火蜥口中吐出一道火舌。

火蜥攻击十分犀利,那火舌的攻击技法十分精妙,每次沾到钳子后,便能牵引着钳子朝另外一只钳子攻击。

加上火蜥身法灵敏。蝎子根本无法伤到火蜥。

蝎子和火蜥交战了百十来招,谁也奈何不了谁。

突然火蜥尾巴一甩,朝张航抽出一道火焰。张航大惊,瞬间亮出宝剑斩出一道断浪,接着跃身后退。

蝎子紧接着吐出一道火光,拦下了火蜥的火焰。

接着张航将手中宝剑朝火蜥射出后,便亮出了噬魂。

蝎子与火蜥又继续缠斗在一起,张航暗自催动妖力,只见蝎子射出尾后毒火针。

火蜥后退躲避,判定了火蜥后退路线,噬魂斩出妖力。火蜥刚退后,妖力便到了眼前。

火蜥本来不在意张航,不过突然到了眼前的攻击让它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火蜥毕竟是合体期妖兽,见攻击到了眼前,一扭身子头部避开了妖力,不过身子没躲开。

只觉得腹部剧痛,不过对它影响不大。这时蝎子跟上尾后连续发出三十几道毒火针。

火蜥不敢大意蝎子的攻击。断开尾部直接逃跑。

这尾部从火蜥身上脱落以后疯狂的抽打地面,每次抽打地面都附带这一道火焰。

一时之间将蝎子阻拦了下来。不多时便抽出上百道火焰,等尾巴停下后,火焰也消散了。那火蜥早已不见了踪影。

张航走到岩浆处,催动宝剑斩出断浪将岩浆从地下击飞出来。蝎子拿到了炎玉后两人离开。

经过这次成功打劫后,蝎子的更加肆无忌惮了,放开神识寻找其他妖兽。

果然过了一个月后,发现了一只火翼鼠。这火翼鼠上长也就一条小臂,前肢与后肢肉膜相连。

跃起之后能借着高温飞出好几里地。

这火翼鼠原本在岩浆边上守着,见到蝎子后,直接变冲了过来,只见蝎子大惊,掉头就跑。

张航施展闪云步朝另外一方向逃跑。

那火翼鼠没理张航,直朝蝎子追去。传。”一个乞丐站出来说道。

周安手中出现了一张银票,向着这名乞丐就是一甩,乞丐伸手一接,顿时受不住银票上面的劲力,向后一连退了四步才停下来。

乞丐很震惊周安的实力,他可是三条脉的通脉武者,而周安只凭一张银票就把他击退了,周安有多强的实力,银票可是用纸做的,很是脆弱,一般的通脉武者根本无法用银票击败同层次的通脉武者,即使高三四个层次也不行。

乞丐拿着银票一看,见是一千两的银票,很满意,收起来说道:“我这就通传,请稍等。”说完就进入胡同深处去了。

周安站在那里等着,而那些乞丐在周安与那名乞丐交手之后,便边看周安,边交头接耳的小声的说了起来。

周安的耳朵很灵敏,大多数议论的都是周安这么年轻,却有这么强的实力,刚才那个乞丐可是他们的老大,这么轻易的败了,等等。

很快那名乞丐就回来了说道:“舵主现在没有在这里,如果你想见我家舵主就去三舟桥。”

“谢了。”周安转身离开了胡同,向着三舟桥而去。

三舟桥是归元城的一个名胜,虽然说的是桥,其实说的是三个排成一列的石舟,而石舟下面则是一个荷花塘,荷花塘内长着许多的荷花,每年都有许多才子佳人前去三舟桥游玩,一边观看这里的风景,一边看看能不能遇到自己的良缘。

周安来到三舟桥,只见在三舟桥的第二个舟上,有一个老乞丐拿着一个破碗,在那里乞讨着。

他应该就是刘老根了,这里就只有他这一个乞丐,很容易辨认出来。

周安直接走向刘老棍。

有一个富家小姐路过刘老根的时候,见到刘老根这么可怜,就往他的破碗里投了几两银子,在刘老根感谢中富家小姐离开了。

周安来到了刘老根前,坐到了刘老根的旁边,说道:“我要向你这里买电影院几个女孩的消息,说出价格吧。”周安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地。

顿时刘老根身上唯唯诺诺的那种表情消失不见,看向周安,在周安的脸上看了一会说道:“原来是开电影院的周公子啊,你要的消息可以给你,八十八万两银子,概不还价。”

周安手一挥,把手中的银子全部拿出来了,周安算了一下钱还差点,又把白绳、雷击木桃木剑、铜镜和判官笔也拿起来了,现在他身上除了重要的东西,一点家底也没有留下了。

周安把四样拿出来后,向着刘老根解说了一下它们的材质和用途,刘老根听到后心动不已,白绳和判官笔不算什么,可是雷击木桃木剑和铜镜却是实打实的宝贝,其实周安不想把铜镜拿出来的,这个铜镜以他现在的层次对敌还有用处,只是他身上实在是没有什么钱了,只好拿出来抵钱了。

最终刘老根同意了,不但把囡囡的所在都说了,连颜惜筠和绿儿、柳娘都告诉了,当然了并不是向周安示好,而是囡囡和颜惜筠、绿儿、柳娘在一起,好吧这一句是废话。

得到了他们的所在,周安立刻离开了三舟桥。

刘老根用手中的棍子敲了敲地,声音传出了很远,从远处来了十几个乞丐,搬着周安给的银子离开了,而刘老根把铜镜和雷击木桃木剑收起来了,然后拿起破碗继续乞讨。

一切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通过了这次的接触,周安已经清楚了刘老根的身份,是丐帮中人,周安开始习武的时候,就开始打探大元朝江湖的各大势力,其中周安听的最多的就是丐帮,弟子遍布整个大元朝,在内有无数高手,学的是无上神功,其中以三大神功为最,第一是降龙十八掌,第二是睡梦罗汉拳,第三是打狗帮法。

当周安听到三大神功的时候,周安以为这三大神功也穿越了,因为实在和前世武侠小说中所说的神功名字一模一样,直到后来周安才明白,原来并不是神功穿越了,而是这个世界内的很多武学,不单单丐帮的,都和前世小说的武学一样,之所以周安以前没有接触到,一是因为周安所接触的武学都太低级了,二是因为他的眼界太窄了。

周安来到了一处农户的猪圈,里面有六只猪在里面,这个农户住的很偏僻,周围除了一片地外,并没有其它的住户。

根据刘老棍所说,囡囡几人在猪圈内,周安在猪圈内找了起来,可是并没有找到,刘老棍应该不会骗他,那么猪圈什么地方可以藏人,除了地下应该没有什么了,周安看向猪圈这片地,最终周安发现了有一小片比较干净,周安在那里敲了敲,是空心的,周安伸手一掀,掀开了一个洞穴。

当掀开的瞬间,一个黄色的珠子向着周安的脸上射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捡到了一只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告辞

伪轩

告辞

凤丹墨

告辞

焦糖冬瓜

告辞

八两烧刀子

告辞

季荭

告辞

云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