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正的乌鸦》。

燕飞安慰完燕兰,童佳乐和林飞二人身为餐厅的老板也走到燕飞跟前,一脸阿谀献媚地对燕飞表示感谢。

一番寒暄,燕飞不再理会,直接朝着外国男女方向走去,外国男女之前惶恐不安急忙想要从餐厅离开,刚想离去就被一群混混打扮的人纠缠胜利之后,那位脾性嚣张的雄猪王不仅没有趁势去压迫死对头狼族的生存空间,反而消停了一个多月没有露面,这完全不像是那位的行事作风,但在一个多月之后当雄猪王再次现身的时候却是做了一件震惊整个兽族大陆的大事。

  雄猪山城,......

驻中间,焦愤特甚,遂寝疾。至九月,遽睛,就会发现她爷爷目中的悲哀和痛苦是

梦舒婉这句话可以说是赤裸裸的表达自己被沈问丘的外表吸引了。

可沈问丘表面上有些不乐意,但心中却在暗自得意“我知道自己长得帅,但能不能不要说得那么直白呀?你这么直白,以后我们还能不能单纯愉快地做朋友了。”

沈问丘故意表现得有些尴尬不自然,继而看看天色,然后说道:“这天色已晚,问丘就不在多叨扰了,以免有损老板娘的清誉。”

 梦舒婉有些幽怨地说道:“我还以为沈公子要和奴家共度良宵呢?什么清誉不清誉的,奴家才不在乎呢?”

 好在少年郎有些定力,若是寻常人哪受得了这位,心想:“这老板娘是妖娆妩媚了点,但怎么感觉有点不正经呀!”

梦舒婉将沈问丘送到鲁班梯门口,还想送他下楼的,但被沈问丘拒绝了。

沈问丘怕再让公孙铭和福伯看到生出误会来。

 临走时,梦舒婉表示要给沈问丘做一次‘馋死猫’,并约定半月之后,请沈公子前来品尝。

少年郎沈问丘自然也好奇‘馋死猫’是什么味道,值得京城这么多人惦记,没有拒绝。

 沈问丘三人出了仙来居,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仙来居三楼,梦舒婉站在楼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没对我动过心,还不是暴露了,假正经,伪君子,不过,这一世你是我的了。”

 良久,她眼眸中露出一股冷意,道:“暮雪诗,这一世是我先遇到他的,我不信你还能争得过我。”

……

少年苏青树被打了之后,心中可谓是恨透了打他的那小子,对他那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仆人川儿说道:“川儿,给少爷我来两巴掌,往这打,使劲打。”

 苏青树指着自己左边的脸,川儿哪敢下手,害怕地说道:“少爷,你跪糊涂了。”

 苏青树不耐烦的怒骂道:“叫你打就打,哪么多废话呀!”

 小仆川儿哪敢呀!只当是自己少爷跪糊涂了,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就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一下,不疼不痒的。

刚刚闭上眼睛准备忍受剧痛的苏青树,骂道:“你他-娘-的,没吃饭呀?叫你使劲听不懂啊?一点用都没有,再来。”

这川儿听到自家少爷这样骂自己,一时也失了分寸,下手没轻没重的,这一巴掌扇下去就见苏青树的脸上红肿,伴随着出现的是个大大的清晰可见的红手印,疼得苏青树嗷嗷直叫了好一阵,才对川儿竖起大拇指,道:“干得不错!”

 川儿一听自家少爷夸赞自己,有些飘飘然的忘乎所以,道:“少爷,要不再来一巴掌?”

 捂着红肿的脸的苏青树听到这话,一脚踹在川儿的屁股上,骂道:“再来你-妹呀!不疼啊,你试试?”

 川儿才从飘飘然的状态回过神来,连忙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苏青树捂着红肿的脸进了长公主府,就往他娘那院奔去。

因为他知道这事找他爹没有,他老爹这么刚正不阿的一个人,不用他说什么就会先认为他在外面又惹了什么事,非得给他一顿家法,让他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事情就没完。

 所以他也学聪明了,找他娘去,让他娘给自己出气。

苏青树进了长公主的房间就开始一阵添油加醋的哭诉,那场面别提有多感人了;可谓是闻着伤心,见着落泪。

 一三十多岁的女子,可谓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此时的脸色是不怒自威,显然是久居高位养成的表现,不过,就算他在威严,此刻也是心疼地摸了自己儿子红肿的脸,一边给苏青树上药一边说:“他真是这样说的?”

 苏青树为了表现得真点,故意不悦地说:“娘,我还能骗你不成,你看看我脸上的这伤,难不成是我自己打的?”

说完,他又拉过川儿到他娘跟前来,道:“你看川儿,为了保护我,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长公主本还有些怀疑的,毕竟,自己儿子什么样自己还是知道的,可看到川儿两边红肿的脸也信了,声音中略带点怒意道:“娘知道了,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交给娘,我一定好好给你出口气。”

 苏青树出了房间后,脸上露出一股邪魅的笑意,自言自语道:“小子,跟我斗,咱们走着瞧。”

 苏青树走后,就来了个人,进了长公主房间,这人行了一礼后,长公主没有废话,直奔主题道:“查,查出今天打少爷的那两个小子,查清楚后,先教训他们一顿,再来跟我汇报。”

 临了,又补充了句“另外这件事别让老爷知道。”

长公主显然是了解自己丈夫的为人的,才补充上这一句。

 那人领了命就着手去办了。

……

 自少年郎离开仙来居回到文思会馆,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街上的小摊饭馆都打烊了。

 少年郎摸着黑进了房间。

这不进去还好呀,这进去还得了。

突然李化眼前一亮,他突然笑道,“行,這可是你說的。”

說著李化的冰天雪地巫術直接釋放了出來,不過這道巫術卻沒籠罩在眼前的敵人身上,而是飛到了城主府其他地域。

只見拳頭大的冰雹從天而降,將石制的大殿頂部都砸的坑坑洼洼。那些聽到這邊動靜后續支援過來的蠻族戰士,紛紛被巫術籠罩在內,被冰雹砸的吐血不止。稍稍弱一些的已經昏迷倒地。

緊接著碩大的冰塊開始降落,城主府前殿到后院這條道路,簡直成了血洗的一般。很多人被直接砸成了肉醬,又被冰雪凍住,那景象簡直慘不忍睹。

李羽看到李化的巫術籠罩在外圍,不由得氣急道,“你殺那些雜魚干嘛?那些明顯只是一些二境修士,三境的都在這里了。”

李化學著李羽的樣子說道,“我們只是比誰殺的多,又沒說誰殺的強?反正都是敵人,難道我有錯?”

李羽沒想到這李化短短幾天就學壞了,可是讓他這么認輸他又有些不甘心。

突然李羽靈機一動道,“行,那等下你去數一數你殺了多少個,我把這些敵人處理了,還得去幫主人,等你回來,我們讓主人當裁判。”

李化被李羽的無恥驚到了,他們的精神力籠罩范圍,他殺了多少人難道不是一目了然的嗎?

李羽竟然讓他去數一數,那些好多都是肉醬了,他怎么數?

再說了,一會還要去支援李瀟,哪有時間去數。

如果他不去數一數,以李羽那無賴的樣子,肯定會說他殺的少。那他不是吃了啞巴虧?

正當李化心中糾結之時,李瀟的怒吼聲突然傳來,“你們兩個還有完沒完?處理幾條小雜魚要這么長時間?趕緊打完收工。”

聽了李瀟的話,兩人再也不敢皮下去。

李羽快速將藤蔓結界打開,露出里面損失慘重的蠻族支援之人。

李化則再次施展冰天雪地巫術,冰雹與冰塊齊飛。

不一會,來援的100多蠻族三境戰力就死傷殆盡。

兩人收起巫術,快速往院中跑去。

李羽回到李瀟的身后,他也不廢話,直接開始布置三相陣法。

阿列克謝看到李羽布置的陣法,臉色大變,瘋狂的攻擊不斷向著李羽攻去。

這時李瀟和李化則開始全力防御,將阿列克謝的攻擊全部抵擋。

阿列克謝攻擊了半天,眼看陣法就要成型。

他連續施放了三道極光巫術,然后快速抽身向后退去。

可惜阿列克謝只是大巫師,而不是大巫,他抽身而退的速度比起李瀟他們追擊的速度簡直天差地別。

而且在阿列克謝攻勢稍稍停頓的間隙,李瀟的火影劍再次飛出,向著阿列克謝頭顱直穿而去。

逃跑之中的阿列克謝感知到攻擊到來,只能將龜盾擎起,然后躲在龜盾之后防御。

只見一道紅色影子圍著阿列克謝瘋狂進攻,讓阿列克謝防御的手忙腳亂。不得不多布置幾面龜盾進行防御。

如此一來,他再想要逃跑,無疑成為了奢望。

突然李羽低聲道,“主人,入陣。”

隨著李羽的話音落下,李瀟和李化快速進入三相陣法。

李瀟的精神實力突然暴漲一截,他感覺自己好像突破到化虛五重了似的。

火影劍在李瀟的精神力的加持之下,陡然化作一抹殘影消失在空氣之中。

當的一聲巨響,從阿列克謝身前傳出,只見他那防御無敵的龜盾出現了一絲裂紋。

緊接著火影劍化作流光圍繞著阿列克謝不斷飛舞,他身周的龜盾也不斷破碎。

突然之間,火影劍從一個龜盾的缺口穿透而過,阿列克謝的身影微微一僵,然后他捂著胸口踉蹌的倒了下去。

阿列克謝艱難的抬起頭來看著李瀟問道,“你到底....是誰?我不記得...蠻族之中有你這樣的人。”

李瀟看著阿列克謝求知欲旺盛的樣子,他嘿嘿笑道,“我就是吉勒斯啊,只是這個世界是我創造的,你呢,只是我的造物罷了。”

聽著李瀟在那胡扯,阿列克謝眉頭緊皺,好似非常難受一般。

突然阿列克謝抬起頭來,向著李瀟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李瀟發覺不妙,正要上前阻止。

阿列克謝卻突兀的爆裂開來,鮮血在空氣之中勾畫出一抹詭異的陣法紋路。

一抹絕強的精神力化作一根長矛向著李瀟當頭扎下。

精神力的傳輸速度太快了,李瀟剛剛作出阻止的動作,那道長矛已經扎在了他的頭顱之上。

等李瀟反應過來之時,那道精神力長矛已經來到他的精神世界,并且正向著8大精神體分身追去。

李瀟看到眼前的場景徹底明白了,這就是大巫師的拼命秘法。以血獻祭,讓自身精神力提高一個層次,化為詛咒長矛直接進攻靈魂。

可是讓他奇怪的是,這個阿列克謝明明只是夢境生物,為什么能施展出這樣的拼命秘法?

不過眼下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得想辦法將這道詛咒長矛攔下了再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正的乌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攻月

笔仙在梦游

攻月

忙顿果味

攻月

废铁行者

攻月

家里第三胖

攻月

夙云

攻月

无邪小正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