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巫族算计》。

蜀,并汉中,包两周,守个老实人,只会说老实话

三日后,密室外,星月族兩名長老面色嚴肅的站在門前,身后,雨露一干人等垂手而立,涂直正一臉焦急的來回走動著。

“溪長老、沐長老……”

涂直終于有些按捺不住,輕聲問道:“林前輩已經閉關兩日了,至今尚未出關,可是伏沙族的幾名長老最快明日清晨便會到達,這可如何是好啊!”

溪長老并不回頭,淡淡道:“林道友既已講明,今晚便會出關,我相信以其身份,絕不會食言的!”

“可是……”

涂直小心翼翼問道:“沐長老不是說過,林前輩即便服下地芝仙草,也只能將修為提升到后期巔峰,很難到達假丹境界……”

涂直話話音未落,沐長老大喊一聲:“所有人,速退!”

所有人聞聽,不敢耽擱,急忙飛身后退。

“轟!”

眾人剛剛飛出十數丈外,那密室的石門轟然破碎,一股黑霧從門內涌出。

“這是?”

兩名長老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哈哈!”

從門口傳來一陣爽朗笑聲:涂直道友不必擔心,林某既然早已承諾,自然不會食言!”

黑霧散盡,林天從密室內緩緩走出。

眾人見林天出關,皆是大喜,但一瞬間便驚得目瞪口呆。

只見密室門口站著的,哪里是那名俊朗模樣的林天,而是一個身高過丈、雙目血紅的魔鬼。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所以。

“眾位道友不必驚慌,林某只是修煉過一種特殊功法而已,也只有如此狀態之下,才能達到假丹境界開啟大陣。”

原本溪、沐二人尚且有些驚訝,此時聞聽林天此言,急忙以神識向林天探去。

果不其然,此時的林天確實已達到了假丹境界,心中頓時一松,看來他星月一族有望逃過這次大劫了。

“二位道友,我們還是抓緊時間吧,我這變身狀態無法維持太久的,還是速速去開啟大陣吧!”林天開口提醒道。

“哦……好好!請林道友隨我二人來!”沐長老忙道。

林天隨著二人,向城中那座高大狼獸圖騰飛去。

三人來至在圖騰腳下,沐長老從懷中取出一塊小小玉牌,放到石臺一處波紋蕩漾的光幕上。

“轟隆隆!”

巨大圖騰石碑轟然向后退去。

數息工夫過后,一個黑乎乎洞口出現,一條石道直通地下。

通道內兩旁各有十座燈臺,在三人進入之后便瞬間燃起,將通道照得亮如白晝。

三人沿著通道一直來到一個昏暗的石室內,此廳并不大,只有一座藍光閃爍的光陣,和三座呈三角形圍繞光陣而設的石凳。

身后石門關閉,四面黑色石墻靈紋流轉,神秘至極。

“林道友,這邊是我星月一族護族大陣的陣眼所在了,其他分陣眼之處已經安放了足夠的靈石,接下來只要啟動這中心陣眼即可,有勞林道友了!”沐長老客氣道。

“兩位道友不必客氣,林某既然收了貴族重禮,自然是要盡全力而為了”,林天笑道。

三人落座,林天坐于主位之上準備開啟大陣。

溪、沐二人,各自取出一枚土黃色藥丸,送入口中。

不多時,二人臉上浮現出不正常的血紅之色

目光之中卻并沒有太多的驚喜和贊嘆。

每個人都是站在那里,目光放在林肖的身上,深邃而堅定。

“下面有請……”

穿著整齊的司儀開口想要說話。

林肖卻沖著他擺擺手。

示意把話筒拿過來。

他有話說。

全場的注意力頓時全都到了林肖的身上。

全都有些茫然。

甚至連上官問天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疑惑。

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林肖從主持人的手中接過話筒,放在了嘴邊。

目光在全場環視一周,表情波瀾不驚。

“先,感謝!”

“感謝上官叔叔的厚愛。”

“你既然已死了二十年,为什么下半点施舍。何不学着太阳,让

【一年前·回忆】

殡仪馆的停尸房总是给人一种极度寒冷的感觉,秦羽姝看着自己的父亲躺在生硬的平车上,身上只盖着一层薄薄的白布,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他为什么会自杀?”

也许是知道消息后自己已经将眼泪全部哭完,又或者是悲伤到冷漠,秦羽姝的话让人听上去没有丝毫感情。

“说是一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具体的我还没去警局了解。”做为叔叔的秦子修知道,现在她唯一的依靠就是自己了。

秦羽姝冷漠的回过头,朝着站在门口的任雯望去。那是任雯第一次和她这样对视,年纪轻轻的眼神里透着无数的哀怨与仇恨。

秦子修觉察到了秦羽姝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他轻轻的搂住秦羽姝的肩膀,往自己这靠了靠。

“二叔,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爸爸带回家?”

秦子修看了一眼躺在平车上的秦伟,他知道警队已经解剖完毕所以才将其送到了殡仪馆,“随时。”

秦羽姝点了点头,面目表情的朝门口走去,在任雯旁边她停住了脚步。“我不管你们查到了什么,我爸爸永远不会是凶手。”

或许是同为女性,任雯并没有说话,反倒是身后的贾章赫有了动静。“秦小姐,我们有充分的证据,等你父亲火化之后我希望能跟你了解一下你父亲的情况。”

“我再说一遍,查明真相之前我不会配合你们——”秦羽姝的语气强硬了不少,“他不是凶手。”

看着秦羽姝离去的背影,任雯拉住了贾章赫,“都相互理解一下吧,换做是我们,也会跟她是一样的情绪。”

【云清市刑侦队·档案室】

白若宏听了任雯的回忆,脑子里不停的回想起秦羽姝昨晚跟自己说的话,“我爸爸不是凶手......”

“那既然最后查到了是钩吻致死,为什么要隐瞒真相,说成是安眠药过量致死?”白若宏依旧没有理解。

陈铭康反而有了些头绪,“我想应该是上面考虑到钩吻的毒性,怕报道出来以后这种事情会越来越多,造成不好的影响,因此才会说成是安眠药过量。”

任雯点了点头,“因此赵局找了技术科将案发现场的图片做了处理,然后开了新闻发布会。”

对于这样的处理结果,白若宏也没法多说什么,只是他不知道秦羽姝对这样的内幕知不知情。

“那对于秦伟的调查结果呢?”

“从他书房里搜出来的所有木雕,都有他的指纹,包括从厨房里搜到了雕刻的工具。另外电脑里的那些文件都是他自主操作的,有了这些都很能说明问题。”任雯替白若宏找到了一些证据资料。

白若宏冷哼一声,“你们利用这些就轻易的可以判断秦伟是星座案的凶手了?”

任雯知道白若宏的想法,“动机我们查过了,根本找不到他和其余那些死者的关系。”

“找不到?”白若宏觉得这个理由更加可笑,他用一种戏谑的眼神看向任雯,“我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你们既然将之定性为星座案,那么星座有12个,他为什么只杀了7个就自杀了?”

“这......”任雯看了看一旁的陈铭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

虽然古塔遗迹离东港府很远,可是黑羽鹰的速度也不慢多少,不出多少时间,就到了东港府的境内。

但是黑羽鹰并没有前往东港府的府地,而是前往残阳城,也就是梦舒所在的城池。

来到了残阳城之后,梦舒回到了残阳城神捕卫总部,然后黑羽鹰向着归元城而去。

…………

“也不知周安哥哥什么时候来到,没有他的日子真是好无聊啊。”绿儿托着下巴看着远方说道。

“我很担心周安,松花城现在乱的不行,又有鬼物横祸,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巫族算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赋大主宰

冰心h月

天赋大主宰

北海牧鲸

天赋大主宰

红烧煎蛋

天赋大主宰

落果果

天赋大主宰

七月初三

天赋大主宰

爱吃嫩草的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