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们回来了》。

围。;赵孝成王卒,悼襄王立的竞争归根到底来自科技实力

風向一變,王思的眉頭就是輕輕一皺,隨即很快的調整了心態,冷笑出聲道:“怎么?楊洗馬是要以勢壓人嗎?”

“沒有,沒有,不過就是為了報上名頭,好讓大家更好的指責我而已。”楊晨東微笑般的擺了擺手。隨后不在這件事情上做糾纏,話峰一轉反問著,“之前本少爺搖頭,是因為感覺到這樣的曲子并不適合香娘子所唱,曲目太過幽怨了一些,這才搖了搖頭罷了,不想被王公子看了一個正著,呵呵,倒是讓人見笑了。”

主動說出搖頭之事,表明并非是看不起香娘子,而實在是因為曲目不協所致。這般一來,馬上就引起場臺上香娘子的感謝一睹。

之前把矛頭指向了自己,便是讓香娘子心自不喜。她不過就是一個花魁,說到底不過就是一個有些名氣的戲字罷了,所作所為之事就是想多賺一些銀子,生活過的更好一些,到了晚年可有所依靠罷了,又怎么愿意參與到爭斗之中去呢?

表面上,這些人是為自己叫屈,但不過就是想要好好的表現一下罷了,想留給自己一個更深的印像,繼爾去奪自己的身子罷了。這樣的事情她可是見多了,不管是爭斗的結果如何,對她個人而言似乎只有壞處沒有什么好處的。

只是歡場上就是如此,花魁之間的勾心斗角,客人間的爾虞我詐,總是避免不了,避之不及。剛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就想退出場臺,奈何這些人都是沖著她而來的,如果現在退出,怕還不知道要引起什么樣的風波。

就在她無能為力的時候,楊晨東主動站出,表示此事與自己無關,怎么能不讓香娘子面露感激之意呢。

楊晨東不過是一句話,便把所有的事情攬到了自己的身上,這般一來,倒是顯得他大度得體,別人的不是了。

王思眼見人家此言一出,就把香娘子摘了出去,自己這便是氣勢一弱,連被牽累者都沒有追究的意思了,若是自己在為其打抱不平,豈不是有些小人所為了。當下他也是聰明,即然不能把矛頭指到香娘子的身上,那就指向你楊晨東身上好了,看你何解。

“哦?這么說來,倒是我等冤枉了六少爺。”只說是六少爺而不提官職,這也是王思的聰明之處,畢竟比官職的話,他還要用下官來相稱,只會讓他氣勢更減。“但六少爺素來是多才之人,寫的幾本書更是精彩萬分,讓人看之即廢寢忘食。這般有才華的話,想必在樂之一道上也有高見才是吧。王思不才,愿意領教一二。”

王思不屈不撓,或者是說想要借此來找回場子。只需要楊晨東說一句不懂樂道,那他便會你明明不懂,為何還說別人的不好為由進行攻擊了。

而如果說懂樂道的話,那也必然要讓他當場獻曲,如此一來的話,一個堂堂的御賜舉子,五品官員卻要去唱什么情愛的風雅之曲,豈不是會讓人貽笑大方嗎?

總而之言,這本就是一個死局,一個說什么都是錯的死局。

大廳之中不乏一些聰明之人。聞之王思之言后,便都是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看向著楊晨東,在等待著他入轂和丟臉。

四哥楊陽自然也是聰明人,要知道在京師當一個紈绔不僅僅只有一點身份就可以做到的,很多時候也是需要動腦子的。眼看著有人直指自己六弟,他便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想要反駁什么。然不等他說些什么的時候,就被楊晨東給抓住了臂膀,隨后一股子巨力傳來,讓他不得不老實的座回到椅子上。

楊陽還在好奇六弟哪里來的這股大力時,楊晨東的聲音也在此刻響起,“樂之一道,本少爺還真是懂得一些。”

“啊!他這是承認了?”聽著這般的回答,頓時全場中人都變得興奮了起來。在他們看來,楊晨東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什么也不說,轉身就走,如此面子丟了一些就罷了,至少不會引起多大的影響力來。可他竟當場承認了,那王思豈會放過于他?

果然,聽到楊晨東說起對樂道也略懂之時,王思心下大喜便迅速出言道:“哦?那不知道六少爺可否高歌一曲,也讓我等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曲子才算是好曲,可讓人不搖頭而對呢?”

語速急快,這一刻王思是生怕楊晨東會反悔一般,竟然說完這些之后,還向著場臺之上的香娘子施了一禮后道:“勞煩小姐把古琴讓出來,給我們六少爺一個表現的機會。”<

此时的青玄门内,门派上下皆布满了黑白两种颜色的布条,无论哪个角落都显得极其冷清,无人在大声说话,空气中只剩下清冷的风声。  

  主峰大殿之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棺木,四周站满了青玄门的弟子,以及梵音洞和流音坊一众,除了弟子们的跪拜声,大殿上再无其他声响。

  众人都明白,晚上时分会下葬青玄长老,与其说是下葬,不如说是暂时封存,等待将来有复活的希望,虽然这个希望十分渺茫。

  “明早准时开拔!”青玄总掌门......

轩辕三成道:但我却是个生意人叁更,你们还吵什么?"沈轻虹

姜柔道:“千鸿师兄,你还不知道吧,你现在不仅是百灵宗的名人,霸天宗、九天楼也都知道了你,甚至,东山长老也对你很有好感,以后或许还会来找你呢。”

“是吗……我本来还想低调的,”莫千鸿笑了笑道,“对了小柔,林家怎么样了?”

姜柔道:“爹跟林家家主打了个赌,赌你和董罡谁会赢,林家输了,按照赌约,爹可以在斩龙城的拍卖场上任意拍一物,费用由林家全额承担。听说一周后的拍卖会,有很贵重的宝物出现,那也是爹的目标,以林家的财力,要拿下它似乎也不简单,现在应该为此事烦恼吧。对了,爹说这个宝物是拍来给千鸿师兄你的。”

“给我的?”莫千鸿愣了一下。

姜柔道:“对啊,爹说,林家离开前的臭脸,够他乐一年了,至于宝物,反正他不缺。”

“好吧……”

莫千鸿心中一暖,没想到姜落如此关心他,他突然有些好奇起来,那到底是什么宝物,正好,他要去斩龙城的斗武场赢取灵石,顺带也参加一下拍卖会。

他空间戒指里的灵石虽多,但对死魂这个吸灵大户来说,远远不够!

“小柔,你能帮我把身上的绷带解开吗?我有点痒,想抓抓。”

“千鸿师兄,你确定吗?这绷带用药液浸泡过,一旦拆下来,药液就会被污染,不能用了,这些药材很多都是宗主从宝库里取来的,非常珍贵。”

“宗主竟把宝库里的东西拿来给我?”

莫千鸿以为自己听错了,宝库里的东西,那可都要用宗门积分换取的啊,就算是宗主,这样随意挪用,也不管其他人说闲话吗,特别是那个沈不凡,不会因此更嫉妒他吧?

姜柔道:“千鸿师兄,你连赢九天楼两大天才弟子,给百灵宗涨了脸,宗主说这是论功行赏,其他人想说什么,随便他们说去呗。”

“好吧,”莫千鸿道,“那我得去谢谢宗主。”

姜柔道:“宗主和爹昨天去斩龙城准备拍卖的事了,我听说,附近好些宗门的重要人物,也都去了那里。”

“走了?”莫千鸿道,“那宗门现在谁管事?”

姜柔道:“大长老和三长老啊,不过大长老这人你知道的,很烦琐事,所以基本是三长老在管。”

“三长老?”

莫千鸿一听,眉头顿时皱起,三长老沈毅和他儿子沈不凡,跟他不对头,要不是他这两天在沉睡,沈氏父子早来使绊子了。

如今他身体恢复,肯定会被沈不凡察觉,到时候,对方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来,青岩镇的刺杀,他可一直记着呢。

“看来这宗门不能待了。”

莫千鸿决定离开宗门一段时间,等姜落和枯松老道回来再说。

“千鸿师兄,你现在就要走吗?”

“嗯,过几天我再回来。”

一个时辰后,莫千鸿换好了干净衣服,带着天音兽,悄悄离开万药堂。

姜柔想要跟莫千鸿一起离开,可莫千鸿没有同意。

沈不凡不会

老頭聽到周安這一句話默然了,主要是他也不知道周安說的對不對,畢竟在這個世界上的雙修者還是很少的,雖然他遇到過,但是沒有怎么接觸過。

“展示一下你的法門,武者和暗世界職業者的任何一門都行。”老頭說道。

周安手中出現了一個石獅子,向著地上一扔,變成了一個十米大小的石獅子。

“風水師一脈,你可以進去了。”老頭說道。

周安走進了小樓。

當進入到小樓的剎那,面前情景一陣模糊,只見周安來到了一條......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们回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止空间

酒矣

无止空间

想蜗的牛

无止空间

枉凝眉v

无止空间

行走深夜的猫

无止空间

洪钢

无止空间

亿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