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食大戏》。

小鱼儿却先将两包卤莱打开,笑,冲到铁栅前,大声道:让我出

仙人皱了皱眉头,总觉得有些不对:“最近来过什么人么?怎么觉得有股奇怪的气息。”

这倒是奇怪了,能让仙人觉得奇怪的气息国主实在想不出有谁:“仙长是不是来此太久有些倦了,这皇宫内也并无外人,只是今日来了个小郎君。”

“小郎君?可是背着一把木剑?”仙人依稀记得前些日子在街上遇到一位练气六层的小娃,觉得有些奇怪,这城中怎么又来了位年纪这般小的修者。只是修为太低没有仔细注意,天赋很好,只是对方肯定是源门的人,为了避免麻烦便没有搭理。

“哦?仙长认识么?”难道这林痕还大有来头,以至于仙人都认识。

“自然是不认识,有过一面之缘。那日带着爱徒去街上闲逛,恰逢下雨,在路边见过一面。”

小姑娘一脸茫然:“师父,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件事?”

仙长没好脸色道:“你要是知道那要师父做什么,你这丫头半点修为都没有还不仔细观察,以后怎么能到为师这般境界。”说着手露出两个指头,敲了敲小姑娘,仙人自然不会下狠手,只是逗逗她。随即又问道:“那小郎君可有说自己叫什么?”

“我倒是没问,不过我知道他叫林痕,至于什么来历就一点都不清楚了。”这位国主当初只是听自己的父亲说过有侠客相助登上皇位,至于却自己没经历过,就觉得那是父皇说的糊涂话罢了,没放过心上,所以他从没想过林痕就是来相助他其中一个皇子登上皇位的。

林痕二字冒出时,小姑娘一脸惊讶看向国主,身子止不住在颤抖,完全压不下来,强呼吸下勉强才让自己保持冷静,是他,定是他,他也过来了。没想到他也来了,来到这白虎城,我要去寻他,找到他,和他一起,可是他又在哪里呢!那日在我身边我竟然错过了,为什么当时我不多看一眼呢!若是当时能相认出,那这个病好不好也不重要了。小姑娘只有悔恨,若是当时她高兴些就好了,不去想那些往事就好了,只是多瞥一眼,自己一定能够够认出他。

这时国主才发现,到现在也是和这位小姑娘见过一两面:“还没问过,小姑娘姓名。”

仙人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不情愿开口道:“她啊!还真是有些奇怪,她说天下同姓不婚,自己改名了叫梦起,这小丫头这般年纪就心有所属了,这倒是让我有些气愤的,真不知是哪家小子这般油嘴滑舌,竟将她的心都骗走了。”越说越气,虽说这个徒弟跟他才半年,可他已经将她视为己出,敢让自己的徒弟牵肠挂肚,若是真的让他逮到那个小子,定要扒了他的皮。

“对了,我记得你原先姓林是吧,说起来那个林痕也是和你一个姓,你认识么。”

梦起面无表情摇了摇头:“不认识。”

听雨轩内风落夭缓缓替林痕盖好被子,刚刚郎中过来仔细把了脉,说是他体内空虚,可能是这几日操劳过度所致,只要静心休养即可。他这几日就像见不到人一样,忙东忙西,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算了,自己说不管就不管,和他纠缠不清作甚。

突然在这时,林痕嘴里呢喃着几句:“小月,不要走。”

小月?小月又是谁,莫不是身体这般虚是找人找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风落夭的思绪。

“小夭姑娘,小夭姑娘可在?”

听着声音是府尹大人,怎么他又来了:“在的。”

推开房门出来了:“不知大人找我何事?”

“那小子回来了么?”小子自然指的是林痕。

“他刚在里面睡下,现在身子很虚。”

很虚,这小子平日里活蹦乱跳的,怎么会虚呢?

风落夭随后将这件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五皇子听完后沉默了会,一声不吭的走了。

风落夭也不管他,进去继续照看林痕,放眼望去,林痕已经坐了起来。

“你怎么醒了,不多睡一会?”

林痕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帮我倒杯茶。”说是不用,言语中尽是虚弱,他真没想到体内神火如此霸道,怎么将自己的的身体折腾成这般模样。

喝下水后,总算好了许多,风落夭想问什么却一直没有开口,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知道,或者说应不应该掺和这件事。

林痕闭上眼睛好好回想发生的事,似乎是在那块糕点上,若是按照齐贵妃所说,两人应当是相当了解的,这样一想的话当时陈贵妃都没有多加阻拦,恐怕就已

正如季辽所想,此前他在凝气成液时,两种功法同时运转,使他一举突破了纳气第七层,这两种功法也随之得到了提升,从而引动了封灵神符自行运转,解开了其内第一道封印,得到了那个使他悟道的功法,“万物之道。”

从那开始,季辽便是猜测,这与两种功法共为一体的封灵神符,其内必然还隐藏着其他的东西,而这解开符箓封印的方法便是两种功法的提升。

万物之道让季辽在纳气期悟出了道意,这其中自然有季辽韧劲十足,埋头苦修的原因,当......

陆小凤翻了个身,只想早点睡着随潮涌生,西江水缓缓地绕过中

尽管赵亮讲的有些模棱两可,但是对于车英这样纵横江湖的一盟之主来说,还是完全能够接受的,她点点头道:“应该没问题的,我们对一切形迹可疑的人都会多加留意。”

赵亮想起一事,又嘱咐道:“我说的那个目标人物,武功身手恐怕不在熄灯道长之下,而且他极为警觉,对任何监视和跟踪,都有着天然的敏锐感觉。所以,盟主的各位手下,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车英郑重道:“大人就算不说,我也知道其中的厉害。他既然是神仙之体,又受到您如此重视,想必非常高明。不过好在不是要对他出手,而是简单的盯梢辨认,所以只要专门挑选那些江湖经验丰富的人来办,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蒙奇在一旁道:“大人,要不卑职还是留些东渡营的兄弟在这里吧,万一有起事情来,也可以及时支援车盟主。”

“不不不,千万别这样。”赵亮最担心的,就是羽林铁卫跟失踪特工打起来,不论那一边出现伤亡,他都没法向张局长和历史干扰评估委员会交代,于是赶忙说道:“你们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镇外,负责拦截可疑人员,不要轻易放他离开井口镇就足够了。我和郑仙姑单独留在此地,暗中观察寻访。”

“那怎么能行?”蒙奇十分担忧:“至少也得让卑职陪在您身边才行,但凡有半点闪失差错,陛下非得要了我的项上人头不可。”

赵亮眼看蒙奇那一脸不容分说的坚定神情,心里知道,无论他怎么说,都肯定拗不过这位身负皇命的贴身保镖,于是只好无奈的答应:“唉,那好吧,还是咱们三人搭档,找个视线比较好的清净地方,静候盟主的佳音。”

车英根据赵亮的吩咐,召集了蓝田盟十几名得力部下,以及六位擅长乔装改扮的江湖客,命他们作为眼线,分头部署在井口镇各处,密切留意几条街面上出现的可疑人士。

待一切都布置妥当,车英便来到了之前赵亮跟宫羽博谈话的那座茶楼,找到正在此处等候消息的赵亮他们。

“启禀小国师,您交代的事情都办妥了。”美女盟主喜滋滋的望着赵亮,好像有些邀功似的说:“我总共安排了二十二个人手,化妆成各色身份,将全镇的两条主街,十一条小巷全部监控起来了。”

蒙奇在一旁赞叹道:“车盟主做事真利落呀,这一壶茶还没喝完呢,就已经将任务分派完毕。”

赵亮没有接话,而是转身跟小雅一起将头探出窗外,从二楼往下观瞧。过去好一会儿的功夫,他两人才对视一眼,同时都点了点头。

郑卢雅道:“很不错,我仔细观察了半天,才只看出了一个有点像盟主的手下。”

赵亮则有些得意:“是吗?你看出一个?我发现了四个暗哨眼线,呵呵呵。”

“天呐!不会吧?”车英难以置信的轻呼:“我的确在这条主街之上安排了四人,竟然都被国师大人给看破了?!”

蒙奇将信将疑,起身趴在窗户方,目光来回扫视大街,嘴里兀自喃喃道:“我怎么一个都没瞧出来呢?”

小雅也大感好奇:“赵亮你可以呀,不会是瞎吹牛皮,忽悠我们吧?”

赵亮微微一笑,对着来到自己身旁的车英道:“你看,那个卖柴的樵夫,是你的人吧?还有坐在街角的乞丐也是。对面那个饭馆,对,就是挂着酒旗的那家,门口负责招呼客人的伙计,他也一样。另外最后一个,就是来回闲逛的官差,他那身衣服,我猜应该是你找恒熙借来的,对吗?”

车英此时的表情都快急哭了,忍不住懊恼道:“大人,居然一个不剩,全都被您说中,我这差事等于彻底办砸了。”

小雅和蒙奇顿时听得瞠目结舌,完全没料到赵亮真的完全看破了四名眼线的身份。尤其是蒙奇,他再次探头观察,目光集中在赵亮方才所指的那个四人身上,可是仍旧没发现丝毫破绽。

“我滴个亲娘啊,您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呀?”蒙奇大惑不解的问道:“卑职怎么什么都看不出来?”

小雅也又吃惊又佩服,叹道:“行啊小赵,不愧是警官大学的高材生!这套警察的看家本领,当初考了满分吧?”

赵亮不好意思的笑笑,心想:啥警大满分呀?小爷我是靠读心术,把街上的人都扫了一遍。那四个负责盯梢的家伙,从表面上看几乎天衣无缝,可是心里面装的,却全都是“观察可疑人物”的念头,有怎能不被他看穿呢?

当然,这个秘密可绝不能轻易暴露出来,于是他赶忙安慰有些沮丧的车英:“盟主不必自责。我是水瓶星下凡,开过天眼的,所以此等小事自然瞒不了我的火眼金睛。但是那个目标人物却没有这样的本领,看不破你的精心布置。”

“对对对,我就一个都没看出来。”蒙奇也道:“就算国师大人刚才都一一指出了,可我还是像个睁眼瞎一样,完全没发现那几人身上的破绽。”

险些哭鼻子的车英闻听此言,不禁好奇的问道:“国师,您没骗车

經過多輪的分析,我很擔心這次的行動能否成功。

箭已在弦,蓄勢待發,已經不是我個人能阻止的了的。

只有希望方明智能把我的消息原原本本告訴方遠山。

還得有方遠山是否聽得進去,還得有他聽進去了,會不會制定對付的措施。

哎,我感覺自己好心累,操心太多了。

純子的心情很不錯,拉著我一起跳舞。

我有意無意的和她保持距離。

沒辦法,這跳舞動作自然幅度就比較......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抢食大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寻诡者

自在观

寻诡者

鲤鱼丸

寻诡者

可乐美楠

寻诡者

酥皮泡芙

寻诡者

火洞

寻诡者

临水羡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