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思路》。

”高亚男却摇了摇头,道:“我想……各位还是留在这里的好朝廷以其奴婢百口及赀财尽赐术。三辞不见许,乃送诣所司,不复以闻。僚

“校長……你……你,你不會真的是想推翻皇室吧?”克里顫顫悠悠地問了起來,這可不是小事。

“誰推翻皇室了?我不是,我沒有。”校長斜著眼看他,連忙擺著手否認了起來。

“你剛才不是說……媽的,被發現了。不是你的陰謀被發現了?”

克里話剛說完,就被校長一腳踹在肚子上,高跟鞋的跟扎得他好痛:“我說的是這事?我最近一直在秘密調查一件事,就是我之前和你說過,王國內有一股阻礙王國發展的勢力,尤其是最高議會里,很可疑。”

“你的意思是,皇室也在調查這事?”

“不是不可能,如果最高議會里面出現叛徒,那可就麻煩了,所以皇室調查也很合理。比如,有什么關鍵的證據,在我手上。但是我不知道……”

這樣一想,也能解釋之前的疑惑:

如果是帝國的獵魔人,為什么這些人進入校長室內,沒有痛下殺手,艾麗婭可是王國戰力排前幾的,早干掉早好。

也同時解釋了,為什么那個長槍使,刺克里的時候,沒有刺中心臟,給他留了一命。

“那,是什么證據呢?校長,你之后有發現少了什么不?”

“我房間東西太亂了,少了什么,我還真不知道。”不愧是十大惡人之首,可以面不改色地說出這番說辭。

咚咚咚。

這時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是郎愛德的聲音:“艾麗婭!出來了!到例行活動時間了。”

艾麗婭就非常無奈:“爸,我們在談正事。”

“等會再談,外面都在等你們幾個。”說著便推開了門,拉著他女兒走了出去。

見這談話也無法繼續下去,克里和杰克也只能跟在后面。

到了外面大廳,發現貴族們之間的社交已經結束告了一個段落,雙方左右分開,似乎有些劍拔弩張。

中間放了一個箱子,上面有一個開口,似乎可以伸入一只手臂的樣子。

艾麗婭走了過去,嫻熟地伸進了一只手,拔了出來,手里拿著一張紅色的卡片。

“耶!!!”

左邊的隊伍突然歡呼雀躍起來:“贏定了贏定了!”

“這郎家父女都在,怎么也不會輸啊,哈哈哈哈哈。”

而右邊的隊伍則紛紛發出可惜惋惜的聲音。

錢杰克也去抽了一張,是藍色的,便站去了右邊的隊伍。

“這少年郎,你也抽一張吧。”錢議長走過來,推了他一把,示意他也得參加。

克里走上前去,摸了一摸,這箱子里也沒什么特別的,便隨便拿了一張出來,是一張藍色的卡片。

右邊的隊伍開始輕聲地討論了起來:

“你說,這小子厲害不厲害?”

“按理說,是郎家教出的徒孫,應該不弱吧。”

“對對對,還是老鄧的女婿,應該還行。”

“對對對,讓他上,讓他上。”

大家討論著討論著,都轉過頭,對著他和善地微笑了起來,讓他有些不寒而栗。

他看了一下,左邊的隊伍里,就是拿紅色票子的,認識的有郎愛德,校長,裂空。

右邊的隊伍里,認識的有鄧云,陳島圓子,錢杰克,也不知道要搞什么事。

錢議長走到了中間:“好,那么隊伍現在分好了,我宣布,例行煙花大賽,正式開始!”

此話一出,周圍的貴族們掌聲雷動。

什么?

什么煙花大賽?這是什么東西?

“煙花大賽啊,就是貴族們的無聊比賽……”陳島圓子悄悄靠了過來,給他解釋道。看她臉色陰沉,應該是在這宴會里并不怎么開心,畢竟她算島田家的女兒,被貴族們排擠這事也在意料之中。

“圓子,這比什么?”

“就是往天上,丟魔法,看誰丟出的煙花最好看。”

“哈?原來以往皇宮放的煙花,就是這比賽?”說起來確實以往經常能看到皇宮沒事放煙花,本來以為是為了給老百姓圖個樂的,搞了半天,是貴族們搞的無聊比賽?

想著想著隊伍動了起來,克里也跟在后面,隨著大家一起走了過去。

錢議長走在最前面,帶著大家來到皇宮的一處空曠處,四周并沒什么高建筑,是個施放煙花術的好地方。

克里抬頭看著上方,上次來是白天,倒沒有注意到,晚上沒有光線,隱約能看到頂上有一層薄薄的護壁結界。

“這是……”

“這是皇宮的結界,你不用擔心,等會會讓負責護壁的法師,把它先降下來,等活動結束后,再升起來就行了。”鄧云看他看著天空,給他解釋道。他心想這準女婿沒見過世面,得給他先解釋清楚,免得等會大驚小怪,像個鄉巴佬一樣給他丟人。

“鄧伯伯,那萬一有賊人從天上下來呢?”他想到了之前雷明偷襲競技場比賽那次,就是有人從天上突破下來,差點打傷女皇陛下。

鄧云給他使了個眼色,讓他看看周圍:“小子,別看這里都是些老頭子,如果真打起來,這里的戰斗力差不多能抵兩個法師團。誰孤身前來,那便是找死。”

江景等人徑直前行。

“站住!”

金甲仙將停筆,面色不悅的看向江景等人,“到后面排隊去!”

“嗯?你們在做什么?”江景問。

“哈哈!又是一群菜鳥啊!”正在排隊的人不禁嗤笑起來。

“來之前沒打聽一下嗎?”金甲仙將一臉不耐煩,“要進入煉獄,必須先登記,成為仙兵后,你們才能進去。”

“江景我們去排隊吧!”白澤開口,他本身就是要加入兵營的。

但江景哪有時間入兵營啊?

“如果成為仙兵,是不是必須服從命令?只能呆在兵營?”江景......

人形源劫被陸隱一掌打的消散,同時消散的,還有文祖以及封神圖錄。

一枚枚文字消失,文祖的祖世界沒了,封神圖錄沒了,而人形源劫,也緩緩消散。

陸隱看著面前背對自己消失的人形源劫,開口,“如果你真是我老爹,我  陆隐看着男子,“玄七”。

  男子疑惑,没听过,看向女子,“你听过?”。

  女子冷淡,“没”。

  “你我这些年都在虚关比拼,外界出了如此奇才都不知道”,......

风很轻,轻轻地吹着窗的画卷上写下了一个大至,百姓奔走相蹂躏,老弱号呼,长安中大时,期望回到或飞越到某个时空的过去或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个思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风起仙途

寒门

风起仙途

陆天明

风起仙途

亦函

风起仙途

晨风沧岳

风起仙途

小小牧童

风起仙途

枫落忆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