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和初夏的吻》。

一腳踏入甲板,季遼立刻就感應到甲板一處正盤坐著四個老者,這四位老者微閉雙目,周身散發著濃郁的法力波動,顯然不是納氣期的修為。

季遼瞳孔一縮“筑基期!”

在這四位老者中間,豎立著一桿一人多高的小帆,小帆的兩面畫著詭異的咒文。

“公子,這四位前輩就是城主府的供奉,負責開船和保護我們的。”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季遼身后響起,正是一同跟上來的丫鬟。

“原來如此。”季遼點點頭,移開眼睛,看向如同一座凡間城池的樓宇。

這樓宇修建的甚是宏偉,每座都有二十層,密密麻麻足有上百座。

“這些樓宇就是高等客艙,每一層是一個獨立的艙室,如今您看到的樓宇共有一百二十九座。”丫鬟見季遼看向樓宇,笑著為季遼解釋道。

季遼把手中的船票交給她,道“帶我去我的艙室吧!”

“是”丫鬟接過船票應了一聲,領著季遼向樓宇深處走去。

甲板上的人并不多,每個人都有季遼身邊這樣的下人陪伴,不過這些人的穿著可就與普通的凡人不同,有的帶著青銅面具將整張臉擋著的,有的身后背著長劍的,還有的白發蒼蒼卻精神矍鑠的,總之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

“看來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修士了。”

“沒錯,能住起高等客艙的人,基本上都是修士,不過也有一些凡人巨富,想花些錢體驗一次天塹旅行的。”丫鬟笑道。

季遼摸了摸鼻子,心道“我算不算那巨富之列呢。”

“不過,住普通客艙的人,在凡人之中也不是什么貧窮之人,三十萬兩一次的費用,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

“那他們的住宿環境如何?”

“他們所住的地方小了些,活動的空間也少,而且也沒有奴婢這樣的丫鬟服侍,且每日只有兩餐,還要自己去取。”

“那確實苦了些。”

“沒辦法,天塹實在太難渡過,不過他們可以在客舟里租用貨艙,那些做兩地生意的商旅,只要穿行一次,就會賺幾倍甚至幾十倍的錢呢。”

說話間,他們二人來到一個樓宇前。

丫鬟對著看守說了幾句,看守移開身體,將入口讓了出來。

“大人請。”

季遼邁步而入,只見這樓宇內空間極大,整體由木質打造,棚頂處鑲嵌著人頭大小的夜明珠提供光源,這里沒什么人,顯得有些空曠。

“大人隨我來。”

丫鬟帶著季遼向著一旁的樓梯走去,登了八層之后,二人停下了身形。

在這層樓內,有一大一小兩個艙室。

丫鬟拿著船票走到大的艙室門前,在門前一晃,片刻后艙門顫動了兩下,隨即緩緩打開。

丫鬟走了進去,在一處白玉石臺前停下,將手中船票放了上去,只見白玉石臺亮起溫潤的白光,隨即整個房間忽然亮起柔和的光芒,照亮房間內的事物。

季遼邁步而入,只見這個艙室極大,一應事物應有盡有,幾乎與季遼所居住的客棧沒差多少,甚至還有一個供修煉者打坐的蒲團。

季遼滿意的點點頭。

丫鬟指著白玉石臺道“大人,這是艙室的能源供應所在,其間拿起船票,艙室的能源立即停止。”隨即又指著一處道“這里是一個法陣,只要您放入一枚下品靈石,法陣會立刻開啟,隔絕外界一切聲音,當然外界也聽不到您這里的聲音。”

“恩!”季遼對這點極為滿意,有了這個陣法,他在艙室修煉弄出什么動靜,就不會被人發現什么了。

丫鬟又指了一個人去提醒吧。”

话音一落,唐童的脸色是一变再变。

初听要弹劾自己的时候,唐童的确没有在意,他可是锦衣卫的人,这一次又占着道理,凭着一纸弹劾还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这也是为何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如此嚣张的原因了。

可在继续的听下去,听到杨晨东竟然要用银子开道,收买宫中之人时,就有如打蛇打到了七寸,终于让他脸色上开始有了巨变。

不说是朝中的人,而是宫中的人,说明杨晨东要送银子的对像并非是那些大臣们,而是宫中的太监。

同样身为太监集团下辖的唐童,对于他们这一种人的人性可是非常的清楚。在那些已经不能算是完整的人眼中,什么义气,什么友情都是扯蛋,只有银子和权力才是最实在,也是能够看得见,摸的到的东西。

整个锦衣卫不过才十四个千卫所,也就只有十四个千卫官而已。其中每一个位置下面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呢?不犯错还有人在找错误,倘若杨晨东真的肯出大价钱的话,他这个千户的位置当真是会不保的。他甚至还在想,面对着大笔的利益当前,怕是他的顶头上司王振公公都有可能会抛弃他的吧。在宫中,最不缺少的就是能做事的人,天天耳濡目染之下,太监们早就习惯了内部的斗争,早就明白了什么叫做尔虞我诈,什么叫做落井下石。

一旦自己出了问题,怕是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向自己暗下黑手。那杨晨东会愿意出大价钱吗?

别人不知道,可这个人做事情,实在不能用常理去度之。或许为了那所谓并不值多少钱的尊严,他真的会这么做的。真是肯拿出一百万两银子来,他敢保证,自己搜庄是爽了,可跟着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无数的理由出现让他成为阶下囚的吧。

仔细这么一分析之后,唐童不由身上出了一层的冷汗,在看向杨晨东的时候,虽然对方脸上早已经恢复到了刚才平静的样子,看上去还是那样的人畜无害,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视线之中,杨晨东似乎就成为了一头可以吃人的猛虎一般可怕。

注意到唐童的脸色开始不断的变幻着,杨晨东并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催促的意思。他知道有些事情总是需要自己去想通才可以的。当然了,如果对方不惧怕自己的威胁,那只剩下最后一步可以走了,便是让虎芒他们先发制人,虽然这样一来,后果极为的严重,但总要好过搜庄的强。

杨家庄经他手之后,已经有了太多的秘密。所存的好东西也用很多没来的及收起来。这件事情也给杨晨东提了一个醒,以后庄中还是不要放太多见不得人之物为好,警惕要时刻的保持着,不要等到大事来临,在去反应,或许就要来不及了。

杨晨东不说话,唐童的内心激动的斗争着。最终还是理性战胜了冲动,如果一旦搜庄不管是找没有找到杨四,怕是这个仇都是结定了,可以预见的是,等待自己的结果不会太好,即然是这样的话,那倒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罢了。

“哎。”一声长叹,唐童也是演戏的高手,一脸的愁眉不展,好似很委屈说道:“杨洗马,本千户当然不想为难于你,只是命令是御马监监督太监钱僧保下的,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若是找不到人,实在不知道要怎么交差为好呀。”

“这个简单。”杨晨东一脸自信之意,报以唐童一个友好的微笑说着,“唐千户尽可以说杨四自知伤了人怕摊上官司,所以已经离开了京师,很可能是向建宁府的杨家老宅而去了。只要一路上关卡搜查的严上一些,那很可能会半路截击而抓的。”

他动也不动地蹲在那里,现在想来,却已遥远得几

杨磐的话音刚落,他胸前速龙首领之证上串着的四颗速龙王的头骨亮起了微光,周围空气中隐隐传出了几声略显尖锐的咆哮。

听着空气中隐隐回荡的尖锐咆哮,杨磐嘴角微微勾起,他听的出来那是属于四只速龙王叫声。

在空气中回荡的叫声结束后,速龙首领之证上的四颗速龙的头骨突然放出了蓝白黄红四道光芒。

只见那光芒在落地之后立刻凝聚成了四道体长九米的速龙王虚影,随后就见虚影快速凝实,没一会变成了四只活生生的速龙王。

速龙王在被杨磐召唤出之后立刻开始扬天咆哮,在速龙王的咆哮声中,一只只颜色各异的速龙快速凝聚成形,随后十分乖巧的站到了它们的首领身后。

在召唤出了整整一百只速龙后,速龙王也停止了咆哮,纷纷来到了杨磐的跟前,它们身后的小速龙仿佛听从命令的士兵一般,都紧紧的跟在它们首领的身后。

看着在杨磐身前站定的整整100只普通速龙和4只速龙首领,俊杰他们嘴巴大张,双目显得有些呆滞。

看眼前的这波神操作,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低估了抱着的这条大腿的粗细。

“你们分散开,去找一座看起来很大城墙,去吧。”

“吼。”

杨磐给四只速龙首领下达了命令之后,四只速龙首领立刻低吼一声,然后便带着各自的族群向着四个方向快速离开了。

“额,磐石兄弟,刚才那一大群恐龙是,你的召唤物?”正在这时,俊杰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嗯,对啊。”杨磐面色十分平淡的说道,“正好你也不用让拉达出去了找了,不缺它一个。”

“额,好吧。”俊杰有些尴尬的说道。

“磐石大哥,那我们现在干啥?”里脊举着手仿佛一个被老师提问的小学生一样。

“等着吧,养精蓄锐,待会有你们忙的。”

一边说着,杨磐再次找了快石头坐下,然后取出了凝神烟斗,点燃烟丝之后放进了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

刚才召唤了整整一百只速龙,还有四只速龙首领,场面十分震撼,但作为代价,杨磐的精神力此时也已经快要见底了,头脑也感觉有些晕眩,若不是他的意志力较强,此时说不定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上了。

“这次有点冒失了,以后做事还是得量力而行,要是出问题可就麻烦了。”感受着因为精神力消耗过度而不断传来的晕眩感,杨磐握着凝神烟斗用力甩了甩脑袋,心中则暗暗想道。

俊杰三人见他们抱的大粗腿不再前进,而是坐在地上抽起了烟斗,他们也就不在着急,索性也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然后俊杰又叫过了他的宠物,他们就在一旁逗逗老鼠,耍耍蛇,玩玩恐龙,溜溜鸟还挺自在。

就这样,杨磐带着俊杰他们三个在原地从上午一直等到了中午,都没有收到速龙传回的信息。

眼看时间到中午了,杨磐便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便携式烤肉架,表示要请俊杰他们吃烤肉,而俊杰也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了自带的水果和干果,跟杨磐的烤肉凑了一顿还算丰盛的午餐。

其实俊杰他们本来还想来点酒助助兴的,不过却被杨磐制止了,虽说他们在这里呆了半天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这毕竟是在任务世界,喝酒的话就太过分了。

正在杨磐他们享受午餐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速龙的叫声。

听到叫声,杨磐三两口将手上的烤肉吃下了肚子,然后站起身看向不远处黄速龙跑来的方向。

见杨磐起身,俊杰他们也连忙放下手中的食物,走到了杨磐身旁。

只见那头黄速龙快速来到杨磐身前,然后十分人性化的抬起

第二天清晨,秦輝就和捉妖師走出了擎靈樓,異廣魔祖還在異元空間休息,旁邊發出的聲響,似乎也無法驚醒他。

捉妖師的額頭上落下了數十道黑線,自從異廣魔祖中了海妖連師的毒,就變得越發嗜睡,天星真人是幫異廣魔祖解了大半的毒,但治標不治本,才落下了“后遺癥”。

“你的魂器倒是不少,什么時候也給我整一件?”捉妖師賊兮兮道,秦輝的魂器,都不是等閑之物,他垂涎已久。

“想要?就簽下契約。”秦輝拂袖一揮,一張仙靈契約赫然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和初夏的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限刻度

九月

无限刻度

木果

无限刻度

唯刀百辟

无限刻度

彩虹西瓜

无限刻度

蓝蓝天空

无限刻度

不如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