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火鼠和火蝠》。

初春三月,莺飞草长,江南自古繁华。两代君主皆喜诗词,是以南唐文风极盛。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文人士子,结伴同游,其中女子亦是不少。

“驾……”

官道尽头,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在催促下,飞奔而来。马上骑士一身劲装武士服,虽风尘仆仆,一双眼睛却明亮有神,丝毫不见疲惫。此人背负长弓,腰悬宝剑,与文人打扮的士子,格格不入,但却自有一番气势,一时众人纷纷驻足打量。

在南唐,马匹可是紧俏的很,眼前男子所骑的高头大马,必是西域良驹,重金难觅。

“啊……”

被高头大马惊吓,一匹小马驹掉头狂奔,吓得背上的年轻女子紧紧抓住缰绳,大声喊叫。

随着高头大马的接近,小马驹越发的急躁起来,背上的年轻女子终于坚持不住,即将被甩下马背。

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这要是被摔在官道上,伤筋动骨都算是轻的。

枣红色大马一个急跃,马上骑士弯腰伸手一揽,本来即将坠地的年轻女子,顷刻间被安放于马背,众人见之,都松了一口气。

“吁~”

“小生孙宇,因归家心切,惊扰了姑娘爱驹,险些酿成大错,还望恕罪。”孙宇言罢,伸出手,想要扶年轻女子下马。

“都怪奴家骑术不精,幸得公子搭救……”前一刻还在天旋地转,下一刻却躺在了眼前男子怀里,小姑娘此时还有些懵,乖巧的伸出手,借力下马。

“小贼休得无礼,胆敢轻薄我妹子,当我老程拳脚不利乎?”一个彪型大汉,牵着刚才受惊的小马驹朝这边走来。看见眼前的情形,顿时丢开缰绳,朝这边狂奔。地面传来的震动,明白的告诉孙宇,这就是一个人形巨兽。

“哥,住手,休得无礼。”眼看兄长陷入狂躁,回过神的小姑娘,赶忙出声喝止,可是却来不及了,只能希望眼前的孙公子能够马上躲开。

虽然眼前之人,比自己壮硕的多,可孙宇并不惧,当下右脚后撤半步,挥拳格挡。

“砰”的一声闷响,两拳相击,一股巨力传来,孙宇后撤两步缷力,人形巨兽也是浑身一震,停下了脚步。

“哥,你干什么呐?刚才马儿受惊,多亏了孙公子搭救,你怎地这般?”小姑娘眼看着两人还要继续,赶忙下马站到两人中间。

“马儿受惊,也是我的责任,这些都是孙某应该做的。”估计不会继续打了,孙宇也收起架势。

“你小子不错,居然能挡住我老程的一拳,还算不错,今日请你喝酒赔罪如何?”知道自己打错人了,老程也有些不好意思,当即发出邀请。别看老程嘴上说的轻松,好似占了多大优势,可若是真是放手一搏,老程也心里发虚。自己刚才可是飞奔而来的一拳,这小子看着也不是什么猛人,居然站在原地就能接下自己的一拳,毫发无伤,简直就是个怪胎。

“程兄客气了,我离家多年未归,近日恐不得闲。改日我做东请客,不知程兄名讳?居于何处?”自己离家多年,对此地也不太熟悉,对于眼前之人,孙宇倒也起了结交之心。

“我叫程震

“谢过忠胆公。”关鹰不称钦差而叫国公,便是说明这是私事了。想来杨晨东会理解其中的意思,即然事情都做完了,他便抱拳退步离开。

就在关鹰刚刚离开,杨二就带着安全局的副局长杨三一并走了进来。“少爷,那女子的身份调查出来了,还是让杨三来说吧。”

“嗯。她应该是英宗皇帝派来的吧。”杨晨东先是向着杨三轻轻一点头,随后锐利的目光就盯了过去。

被杨晨东这般一盯,杨三连忙抱拳回道:“少爷目光如矩,那女人的确是......

此时,我只觉得无比悔恨。我老留下来?陆小凤认为这是不可思

“……”

  场中,听到于金认怂话语的山本元柳斎重国陷入了一阵沉默。

  也不知是在考虑关于蓝染是大反派这点的真假,还是在考虑要不要锤死于金,一了百了。

  毕竟山本元柳斎重国有信心,无论要面对的敌人是什么人,他都可以战而胜之,这是他自身强大的实力为他所带来的自信。

  而于金见山本元柳斎重国沉默不语,心中明悟了这个方案大概率是行不通了。

  所以,于金决定……还是跑吧!

  毕竟虽然他没和山本老头过几招,但是二人对峙的时间极长,也就相当于拖住了山本元柳斎重国极长的时间。

  如果按原著分析,即使黑崎一护没能及时赶到,想来朽木露琪亚的直属上司,浮竹十四郎以及他的好友京乐春水,也不会坐视朽木露琪亚被处刑吧。

  “说实在的,我是真的不想体会死一次的感觉啊……”于金口中喃喃自语道。

  “你说什么?”

  站在于金对面的山本元柳斎重国,并没有听清于金口中的喃喃自语,便出声问道。

  于金抬头看着浑身缠绕着熊熊烈焰的山本老头,脸上突然扬起了一抹灿烂的微笑。

  “我说……倔老头再见!!!”

  口中说着,于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猛然后撤一步,退到了境界配合其悄然打开的间隙之中。

  “别想逃!!!”

  看到这一幕,已经明白于金要逃的山本元柳斎重国瞬间出现在间隙前,手中的斩魄刀悍然挥下。

  只可惜间隙的打开与闭合只需要一瞬间,所以山本老头的这一刀并没有成功伤到已经退入间隙中的于金。

  只是在挥刀方向留下了一道长约百米的燃烧路径,而路径上所有的物体全部消失了,地面也在高温下变成了岩浆。

  “逃了吗?”

  山本元柳斎重国身上的火焰缓缓熄灭,他将褪下的上衣穿好,抬头眺望双殛所在的方向。

  直觉告诉他,无论于金所言是真是假,所有的一切的事情,也都会在双殛处浮出水面。

  ————进出间隙的分割线————

  “哇,好恐怖,还以为要被山本老头一刀砍成灰烬了!”

  于金轻拍着胸口走出了间隙空间,回到了双殛所在的悬崖上。虽然他怕死,不过既然已经决定要救朽木露琪亚,那就不会半途而废。

  (于金:说到做到,那可是本大爷的忍道啊!)

  “呃,人都哪去了?”

  于金一脸疑惑的环顾四周,却发现本来很热闹的双殛之丘,现在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咻!”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响吸引了于金的注意力,他转身回头看去,只见空地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个由白色布条构成的半球,且其上的白色布条还在不停转动。

  “不是这么倒霉吧?刚从山本老头哪里跑出来,就碰见反派三人组……(;´༎ຶД༎ຶ`)”

  于金一脸残念的看着两个半球散开,露出其中五人的身影。

  “这里是?双殛之丘?”

  随着布条散开,抱着朽木露琪亚坐在地上的红发不良少年阿散井恋次,视线直接看到了双殛之丘的标志性建筑物。

  “欢迎到来,阿散井恋次!”

  身后突然传来的熟悉嗓音让阿散井恋次悚然一惊,他回头向身后看去,看到了那个在他意识中根本不可能站在哪里的人。

  “蓝染队长?!难道说?这……这到底是?”

  阿散井恋次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口中无意识的发出疑问。

后半夜,心大的周皇帝小酒微醺,鼾聲漸起。

王長生繼續在篝火旁守夜,可能是白天掉進流沙層里的驚險一幕還歷歷在目,今晚的蘇童睡眠不太好,睡睡醒醒的到后半夜就徹底失眠了。

“有個事,我特想問問你”蘇童從帳篷里鉆出來,坐到王長生對面問了一句。

“嗯?”

“你有絕對的把握從流沙里逃出來么?”

王長生很干脆的說道:“七成的把握吧,不然我也不會傻乎乎的去送死!”

蘇童愣了下,抿著嘴唇說道:“你這男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火鼠和火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气复苏之无限剥夺

荔雾

灵气复苏之无限剥夺

南无袈裟理科佛

灵气复苏之无限剥夺

木苏里

灵气复苏之无限剥夺

安凝

灵气复苏之无限剥夺

柳无之

灵气复苏之无限剥夺

来风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