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结界消失》。

连历夔、和二郡,又除主客郎中,分司东都。明年追入,充集贤殿学士。见者,三十六年。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摽掠

洛溪在离开医院之后直接去了山城交警大队,了解清楚状况之后就回家了。

  目前他还没打算做什么,现在重要的是父亲的伤,要快点好起来才好。

  还有他,需要睡一觉之后去医院值班。

  另一边,一个下午龙婧他们,在忙乱纷繁的马不停蹄中度过。

  下午六点的时候,他们四个加上龙妮,几经周折来到了山城第一医院,准备跟伤者家属谈谈。

  杨毅虽然已经投案自首,然开始时的肇事逃逸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无异于间接杀人。

  幸亏对方还活着。接下来的主要问题就在于,对方是否愿意原谅杨毅的这种行为了。

  龙海已经归心似箭了,龙家正值多事之秋。

  他不知道是谁跟龙家在做对,为什么做对,龙家的损失每天都在扩大,医药板块甚至已经岌岌可危。

  当他们敲响,骨外科住院部三楼302病房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之后了。

  听到敲门声,小样儿前去开门。

  这会就她跟小姑在这里,妈妈四点钟回家准备晚饭去了。

  她们等着跟洛溪哥哥交班,小姑爹的伤很严重,小样儿很担心他,所以放学后就早早来到了病房,陪着小姑。

  当她拉开门之后,看到门外站着,三男两女陌生人。

  “请问你们找谁?”

  龙婧看到是一个小姑娘以后,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问道:“请问这里是洛天佑先生的病房吗?”

  小样儿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们是来看小姑爹的吗?”她不认识这几个人,面生的很。

  “我们可否进去说?”龙妮问道

  小样儿还想说点啥,就听到身后小姑姑问道“样儿,外面谁啊?”

  “哦,是来看小姑爹的。”

  “进来吧。”小样儿思考了下轻轻说道。

  一行五人很快走进了病房,这个vip病房是个小套间。

  病人在里面休养生息,外面有会客的沙发,等生活用具一应俱全。

  小姑姑此刻在里面,帮小姑爹按摩肩膀和头,躺久了病人不舒服。

  正好进行了一半,所以嘱咐小样儿暂时陪着龙婧他们几个。

  将他们带到沙发坐下,小样儿面带冷色,懒洋洋的说到,“几位请稍等,我家小姑正在里面照顾伤者。”

  就在将他们让进门的瞬间,小样就想明白了他们是谁。

  他们不知道小姑爹是谁,且以先生称呼,那就是陌生人。

  目前的陌生人最有可能的是谁,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想明白了这些,说完上面那句话之后,小样儿就自顾自的坐到了一边。

  她看起了手机,也不跟他们说话,也没有给他们倒水之类的,很是冷淡。

  龙婧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位工程师没忍住问道:“小家伙,你都是这样接待来访的亲朋好友吗?也不给客人倒杯水之类的?”

  小样儿头也不抬的说到:“你也说了,亲朋好友,请问你们是亲朋还是好友?如果都不是,就请你闭嘴!”

  另一个人一下子就不干了:“我说现在的小孩都这样屌炸天的吗?怎么这样缺乏礼仪教养呢?书都读到見過,今日一見,倒讓他對這位弟子起了一份重視,不管他以后成就如何,就憑現在這身毒功,也是不容小覷,那怕是筑基期修士一個不小心恐怕也要著了道。

李言心中則是另一番震驚,眼前這位胖師傅神通他是不知道有多大,但就這樣晃若無物的把自己視為蛇蝎的雨水和藍霧信手拈來,再輕描淡寫的消彌于無形,并且對人家是一點傷害也無,何況這位師傅只需入手就能分辨出這么多劇毒的成份,這是何等的強大與自信。

魏重然又想了一下對李言說道“這些現象的發生很正常,是支離毒修煉過程中的問題,這個我倒是知道一些的,不過對于這三大毒體我只是了解,嗯,這樣吧,還是帶你去拿到宗門內前人的記載總結和心得玉簡,那個更是詳細。”

李言一聽,有解決方法,當然是心中大喜,他現在已對修仙產生了興趣,可不想剛入仙道就斷了仙途。

接下來,魏重然身上靈光一閃,也不見使用飛行法器,便裹了李言向天上飛去,李言這時才知道,原來金丹期大修靈力帶人飛行如此隨意。

他們分別去了小竹峰的灰衣老者那里,又去了老君峰和靈蟲峰珍藏閣分別取出幾枚玉簡印入了李言識海之中,李言也算知道了,原來上古中魍魎宗出的三名支離毒身前輩,分別就出自這三峰。

一個時辰后,他們便趕了回來,魏重然在從前邊雜役處上空時,想了想就落了下去,那幫雜役正在做事,空見魏重然到來,不由的紛紛倒頭下拜。魏重然點點頭后,就吩咐幾名雜役弟子幫李言再搬來一套石桌、石凳,這倒讓那幫雜役弟子大吃一驚,不知李言地位為何如此之重,要知道平時這種小事,不要說由李無一那幫人過來說聲了,就是發個傳訊過來他們都是搶著去做的,不料今日竟是由峰主前來通知。

正在主堂坐鎮的苗望晴聞訊也是急忙趕來,知道自己的師尊就是來吩咐這樣一件小事,不由的美目連閃望著李言,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只看的李言心中發毛。這其實并非魏重然刻意為之,他只是攜帶李言回來路過這里,想起了李言院中石桌、石凳已毀,怕李言剛來一些事情還不熟悉,干脆順路說聲罷了。

見事情已畢,魏重然袍袖一揮又是幾塊低階靈石飛到李言面前,這讓李言一楞,魏重然則是淡然一笑讓李言收了好布置護院陣法。李言心中竟有些意外,想不到這位老師心細如斯,竟然連護院陣法靈石損耗都想到了,但也知道現在自己身上只有六塊靈石,這事客氣不得,行禮謝過后便收了下去。

這番舉動更是讓旁邊的苗望晴詫異不已,并不是說師傅給的這幾塊靈石有什么特別之處,這幾塊靈石就是低階靈石而已,不要說幾塊了,就是數百塊,幾千塊低階靈石對于一位金丹修士來說,只是九牛一毛罷了,她詫異的是,這位師尊雖不小氣,但你若不去借,他是一塊靈石也不會給的,魍魎宗就是讓他們這幫弟子獨立生存,一切都靠自己去努力掙取,只有這樣才能培養出獨擋一面的宗門弟子,靠別人的修仙是走不遠的。

這讓苗望晴對李言又有了新認識,至少在師尊心目中,這位小師弟可是有些份量的。

李言當然不知道收幾塊靈石,別人就會有那么多的想法,他以為這是胖師傅賞賜的,做為徒弟也就謝了后收下就是。

李言見師傅大袖飄擺中已颯然而去,他也是連忙辭別了正在好奇看著他,好似有話要問的四師姐,他現在是一腦門事情,哪有閑情聊些什么,修煉升級方是重要。

只见酆夜至尊身形如电,化为惊天之雷,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直接朝着云逸杀来。

云逸迅速将神识注入云乱天给他的空间戒指内,准备取出巅峰至尊级别的神兵,既使打不过,他还不会依靠外物吗?

红光一闪,云逸瞬间脱下了神金宝甲,换上了一套赤红色的铠甲,铠甲上有赤红色的神光流转,看上去绚丽无比。

这件铠甲可不是神金宝甲能够媲美的,这可是巅峰至尊级别的铠甲,完全可以抵挡天谕境巅峰的武者!

酆夜至尊瞬间杀到云逸身前,右手成掌,狠狠地拍打在云逸腹部,要将他一击毙命。

云逸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静静地站在虚空中,看着酆夜至尊一掌拍下。

咚!

巨大的响声传来,云逸的身形直接倒飞出去,如同一枚炮弹,狠狠地砸在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将山峰直接横腰撞断,碎石横飞,将他的身影掩埋在其中。

酆夜至尊没有继续追击,在他的眼中,云逸已经是个死人了,至于云逸身上的资源,万帝山自然会有人去处理,他到时候只需要去挑选适合他的神兵利器即可。

其实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之前云逸身上的神金宝甲,就让他心动不已,那可是能够抵挡天谕境第二层次的神兵宝甲

“小丫头长的倒是不错,给我过来吧!”酆夜至尊目光投向慕容怜月,大手一张,直接就打算将她抓过来。

“坏蛋!”慕容怜月可不是云逸,她完全没有磨砺的打算,只见她直接掏出一柄粉红色的长剑,倒是十分适合她,一剑刺向酆夜至尊的大手。

呲!

长剑当空,酆夜至尊的掌心犹如最薄弱的事物,直接被一剑洞穿,没有受到丝毫阻碍。

“呃!”酆夜至尊痛呼一声,身形极速后退,他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幕,他的掌心处鲜血直流,怎么也止不住。

酆夜至尊心中大震,这柄粉红色的长剑绝对是天谕境第二层次以上的神兵!

“哼,叫你欺负我!”慕容怜月没有追击,她收好长剑,双手叉腰,傲然地说道。

“嘿,你就这点实力吗?”就在酆夜至尊准备再次攻击慕容怜月时,云逸的声音忽然从远方传来,而且中气十足,丝毫没有虚弱的样子。

砰!

碎石横飞,从那堆废墟中,云逸的身形直接化为一道流光,从远处飞掠到慕容怜月的身旁,神色依旧是淡然无比。

“云逸哥哥你快点揍他!”慕容怜月翘着小嘴唇,丝毫不担心云逸打不过酆夜至尊。

“怎么可能?!”酆夜至尊瞪大了眼睛,云逸受了他一掌竟然如同一个没事人一般,生龙活虎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一阵恍惚。

“是这件铠甲!”酆夜至尊立马就察觉到了关键,在云逸身上,赤红色的铠甲依旧绚丽夺目,神光流转,丝毫没有黯淡。

要知道一般的神兵宝甲在他的一击之下不废也要残,这件赤红铠甲,多半比云逸之前的神金宝甲等阶还要高!

神金宝甲、赤红铠甲、粉红色长剑,以及云逸空间戒指里的无数神兵,这些都是无价之宝!

想到这里,酆夜至尊眼神一阵火热,神级势力的传人果然就是一座移动的宝库,随便拿出一件东西都足以让至尊级别人物都为之疯狂!而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击杀云逸的决心!

“想杀我,你配吗?”云逸活动了下手脚,笑眯眯地望着酆夜至尊,丝毫没有在意他的目光。

“万帝山,当灭!”就在此时,远方有一道白光照耀天际,一股恐怖的威压传来,竟然超过了天火至尊和酆夜至尊一大截!

云逸有些意外,这股气息他很熟悉,但是他记得很清楚,这股气息的主人应该只是天谕境第一层次而已,但现在感受起来,竟然直接达到了中阶至尊,也就是天谕境第二层次。

砰!

那团白光直接砸落在云逸身旁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将山体直接砸穿,山顶直接被轰平。

“是魂渊至尊!”慕容怜月一脸欣喜,小手轻轻摇晃,对着那道白光中的身影打招呼。

白光散去,在那座山峰之上,一匹极其神俊的天马出现,它拥有一根纯金色的独角,双翼展开,皮毛近乎雪白,几缕红色的毛发夹杂其中,显得更加亮眼。

这匹天马自然是太玄山脉的魂渊至尊,拥有太古十大顶级神兽之一天魂的一丝血脉,强大无比。

“老家伙,你竟然是中阶至尊,上次我倒是看走眼了。”云逸身形闪动,直接带着慕容怜月来到天马身前。

他压根没有把酆夜至尊放在眼里,直接将他晾在一旁,不予理会,云逸自己一人都不惧怕他,如今魂渊至尊也来了,他自然更加有底气。

“太玄山脉

正直季辽惊诧之际,柳如烟已是飞到了那火山的山巅,悬停在了上方。

季辽也不多想,身形一动,紧随而去。

不多时,蓝芒一闪,季辽的身影落在了那山峦之巅。

却见这座山峦的山巅呈现环形,腹内中空,盛满了赤红的岩浆。

虽是在这三千里的海底,这海底 火山仍旧沸腾,岩浆咕嘟嘟的冒着泡子,散发着灼热的气息。

周围的海水已然沸腾,身处这处山巅饶是季辽也有一种不适之感。

“你也看到了,这里就是通往元魔界的入口。”就在这时季辽耳边忽......

”傅红雪道/但我们第个归而居室未完,处之怡然要誓,皆不得以马与中国市。豫以戎之穷至此也!臣望你能以史为鉴,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结界消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浮岛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黑夜里黎明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雷神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手植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路路

我可不是什么大佬

勿忘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