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遇姑侄》。

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任风萍诧异地望他一服,似乎觉得这少年的思想,的确有些异于

前进了一刻钟,流风眼前一亮,道:“前面有张石桌!”

云逸抬眼望去,在前方,红色魔土上摆放着一张古朴石桌,桌面上落满了灰尘,应该是有好长一段岁月无人来过。

但其上,却是空空如也!

“没看到什么魔道神功啊,不会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吧?!”胖娃脸色一僵,打生打死来到这里结果一无所获?

严无眠凝神注视着石桌,突然,他手中的神剑化作一道闪电,对着石桌一斩而下!

轰!

一剑落,碎石横飞!

那张石桌经历了漫长岁月也没有成为黄土,但在这一剑下,直接崩裂!

“有宝贝!”胖娃眼中闪动光芒。

石桌炸裂后,竟然有两件物品沉浮于虚空,宝贝,竟隐于石桌内部!

云逸拦住想要冲向前的胖娃,神色凝重:“这地方不简单,有什么东西遮蔽了此处气机,否则我们不可能感知不到石桌内部的状况。”

神剑回归,严无眠也开口:“小心点。”

被云逸和严无眠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紧了紧心神,不敢懈怠。

“出来吧。”

忽然,一道天音传来,隆隆作响!

而魔道上空,黑白两色云层迅速聚积,神雷闪动。

“古境规则秩序?”云逸微微皱眉,古境规则秩序这是要中途插手截胡吗?!

砰!

在他沉思时,原本石桌所在地的魔土忽然炸开,一具黑色的魔道傀儡从地底爬了出来!

“秩序……”魔道傀儡抬头,身上的气息不加掩饰,竟然超过了帝主!

至尊!

在天涧古境内,虽说不能有至尊存在,但一些特殊地方就连古境规则秩序也无法插手,就例如这魔道,还有先前的立剑山、神秘水潭等。

“高阶至尊的气息!”段景神色凝重,手中长剑握紧,随时准备拼死搏杀!

“不急。”云逸示意他放松,对着天宇上淡漠问道:“怎么,要抢东西吗?”

他长这么大,还真没遇过这等事!

这两样东西真要被抢,他就干死这古境规则秩序!

“此地机缘是你们的,它,我来对付。”天音再次响起,没有丝毫情感的语气。

云逸一愣,不是来抢东西的?而且,还要帮他们?

“为什么?”云逸没有欣喜,反而沉声问道。

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古境规则秩序,没有理由帮他们!

“就当结个善缘。”

严无眠冷笑,道:“恐怕别有目的吧。”

笑话,古境规则秩序需要善缘?在这里它就是天!要这善缘何用?

天音没有再响起,云层中两道紫色神雷忽然落下,目标,正是魔道傀儡!

“秩序,这是魔道,非你能插手之地……”魔道傀儡瞳孔猩红,一拳轰出。

轰!

魔道傀儡一击之下,神雷竟然寸寸炸裂,化作微弱雷弧消散在魔土上空。

“我靠!这鬼东西这么强?!”胖娃瞪大了眼睛。

这魔道傀儡明明只是高阶至尊,但这一击,绝对达到了次巅峰至尊!甚至接近真正的巅峰至尊!

“这么久没动手,你的实力又强了不少。”天音再次响起。

“埋在土里,还谈什么实力。”魔道傀儡摇头,也没有再动手。

“你死守此地无用,魔道,需要传人,魔神岭,也需要。”

“魔神岭创建魔道,是要择取适合修行魔道的妖孽,我的意志,便是寻找真正的传人。”魔道傀儡清晰地说道:“所以,我魔神岭传承宁可失传,也绝不会随意传给庸人。”

古境规则秩序没有放弃,继续游说:“卖我个面子,给他们,不会辱没了你魔神岭传承。”

魔道傀儡看向云逸等人,沉默片刻,道:“你们不适合魔道,非我等待之传人。”

“别呀老前辈,你仔细看看我,我绝对适合这传承!”胖娃忽然跳到前方,拍着胸脯。

“你……”

魔道傀儡只是冷漠地瞥了他一眼,就要移开目光,但胖娃忽然一点眉心,一缕灰雾出现,顿时,魔道傀儡定住了目光!

“竟然是它……!”

“这小家伙是不二人选。”古境规则秩序适时开口。

“明白了,你早就算计好了吧。”魔道傀儡看向云层。

天音响起:“非我算计,来到这里,是他们的机缘。”

魔道傀儡再次看了胖娃一眼,最终说道:“也罢,这传承可以给你。”

“嘎嘎嘎!小爷我果然是天纵奇才,这魔道神功是我的了!哈哈哈哈!”胖娃一听魔道傀儡同意便迅速收起了那缕灰雾,对着魔道傀儡撒丫子飞奔而去,满脸神气。

“你这性格……”魔道傀儡嘴角抽动,他忽然又有点怀疑了,就这胖小子怎么可能获得那等先天造化物质认可?

胖娃没理他,既然同意了就不能反悔!

他直接一把抓住那两件悬浮之物扔进空间灵戒内,其中一件,自然是功法卷轴,而另一物还被神光包裹,暂时看不出门路。

“嘎嘎嘎!到手了!”胖娃又飞奔回来,眉飞色舞。

魔道傀儡:“……”

他有点怀疑自己的决断了,这小子真的适合魔道传承?他怎么越看越感觉这是土匪出身啊!

摇了摇头,他本是傀儡,也不愿多想,直接回归魔土地底。

云逸看向云层,淡淡开口:“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古境规则秩序沉默片刻,道:“古境内有一地欲乱。”

“你要我们帮你平乱?”

云逸明白了,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上的星星遥远又神秘,橙色的云安详地飘动,心中轻叹一口气,我就要死了,再也看不到这些了。

一个着褐色皮白色毛的年轻男子过来,举起手中的锃亮的小刀,一手扯着李豕左臂上的肉,一手用刀削了下来,旁边一个灰衣侍者用盘子接住。李豕的嘴被绳子死死勒着,哭不出来,直疼得眼泪掉了下来。

那男子愣了一下,第二刀没割下去。

“蒂夫,叫你割肉前把他的头皮削下挡住眼睛,你怎么总是忘掉?”一个留八字胡的褐眼男子对斜对面的一个年轻男子喝道。

那男子哆嗦了一下,轻声道:

“那孩子想要看着,说看不见他更害怕,我就随他了。”

“混蛋!”

那八字胡男子站了起来,旁边一人却笑着把他拉下:

“就让这小东西看着,我倒想看看这月豕看着自己的皮肉被一片片削下放进这锅里再进我们的嘴里是什么神情!”

“这?公爵,”

“坐下,让他看着!”

一个四十多岁衣衫华贵的贵妇又离座过来,举起小刀用力在李豕的肚子上割,那刀似乎不够锋利,割了许久也没割下来,贵妇就用刀像锯子一样来回的拉,痛得李豕浑身发抖身子扭曲,口里的清水都从嘴里向下直流。

贵妇皱眉道:

“我听说月黄族的人皮肉细嫩,尤其是孩童,最合涮着吃,怎么这只月豕皮肉这么老?这才一个蓝日的吧,你们也不养胖些,这肉都不够肥!”

“夫人,是你力量太小了吧?”一个头戴彩色羽毛的男子笑道。

身上又被割了几刀,李豕身上直冒冷汗,心中只盼着快点死,死了一切都解脱了。

又有两人过来,李豕恐惧地看着那两人的脚一步一步的踩着灰色的地面过来。

突然有人尖叫道:

“飞盗来啦!飞盗来啦!”

一片阴影从天上滑过,四下里风起,地上灰尘迷漫,一只房子大小的褐红色烈焰鸟从空中缓缓降下,院子的大门“澎”的四分五裂,几个身着兽皮的人冲了进来,见人就砍,院中大乱,妇人尖叫,男人急急去取墙边的盾牌和大剑。

乱糟糟的声音停了下来,一切都安静下来,烈焰鸟上一个身着褐色犴皮的男子跳下来,缓缓走到李豕面前,旁边一人道:

“头领,这孩子活不了了,我来解脱他。”

那人抡起大剑就欲劈下,那褐皮男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拔剑砍断捆绑李豕的绳子,声音沙哑地道:

“接下来,看你自己的命了。”

李豕恍恍惚惚,尤如在梦中,那人脸上有好几道刀疤,有两条深到骨头。

李豕来到村前,站在山岗上,看着不远处那黄色的茅草屋,心想,也许回去娘亲和哥哥愿意看到自己?父亲呢?自己活着回来了,他们的粮食又没被索回去,会要自己吧?

看了看身上,此时已经瘦得只剩骨头了,涮人肉切的伤口早已生了许多的蛆,恶臭难闻,脓疮流着黄水,身上还有许多蚂蚁,不过,李豕不知道痛了,只是感到浑身发冷,心中却又燃起希冀,终于回到家了!

父母和哥哥竟然接受了自己,除了哥哥嫌自己脏臭恶心,推了自己两下之外,父亲还流下了几滴眼泪。

其后的几个月里,似乎是李豕有生以来最幸福的几个月,哥哥打自己少了许多,连娘亲那寒冷的脸上偶尔也对自己露出缓和的神色。

李豕身上的伤口已慢慢恢复,一瘸一拐地去山下割草收黑稞。

然而,随着黄日和蓝日的远去,天寒冷起来,黑稞和猓肉已经吃完了,一家四人饥肠漉漉,四处挖草根树皮,捉红虫、黑蚊,然而,几人依旧饿得眼冒金星。

红甲军又来催粮,家里拿出仅有的一点黑稞种子交上去,父亲还被毒打了一顿。

李豕很晚才从后山回家,瘦骨嶙峋的手里攥着一只黑色的沙虫,来到家门前,却听里面道:

“不能,豕也是我的儿子,我不同意吃他!”

“那你眼看着我活活饿死?”一个声音哭道:“我也是你的儿子!”,是大哥的声音。

屋里静了一会,娘亲轻声道:

“他也是我的儿子,我难道想吃他的肉吗?但现在实在没粮了,苛儿也饿得快不行了,难道就让他活活饿死不成?两个只能活一个,这豕反正也是死路一条……,”

李豕听她提起自己的名字好像是在说一个陌生的人,心中一股寒意升起,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做,娘亲也不会像对大哥那样唤一声“苛儿”。

哥哥哭了起来。

父亲沉吟一下,叹了口气,道:

“还是像上次那样,拿他去换了吧,我们不能亲口吃他!”

“君,那就只有如此!苛儿,豕这东西怎么还不回来?你去后山找他回来,别硬拉,哄他回来,这蠢东西现在精了,一见势头不对就离我们远远的。”

李豕脸如死灰,把手中的沙虫轻轻放下,低声道:“你去罢,我不吃你了。”

尖叫一声,转身向山下狂奔,风呼呼的在耳边吹,雨淅淅的在身上下,摔倒了,又爬起来,只听到大哥和母亲在身后喊叫,头也不回,以有生以来最大的力气向前奔咆,不知天上的星星转到哪里,也不知黄日又升起来,只知向非己之地的外面狂奔。

不知过了几天,李豕吃完了最后一口黄树根,双脚已全烂了,上面全是脓水,肿得如猉蹄,一开始每走一步还痛的钻心,现在只觉双脚如重千钧,很重但却不痛了。

黄日静静的落下去,黑色夹白的月亮升起来,一个瘦小的身影艰难地挪到山岗上,小脸上满是污垢和血混在一起的褐色灰色的东西,双眼充满恐惧和迷茫,身子瘦成像诺亚荒原上的一株權木丛,身上只有腰上一几根烂布条,胁骨一根根凸现,腿细得像两根小柴枝。

李豕看着眼前灰色的山岗,转身望着山岗下灰黑色苍茫的大地,心想,我的路已到尽头,这里就是我的葬身之地了罢?没有人,很美的地方啊,死在这也行了吧,身子旋转着倒下,看着黑月界上方黑色的天空,满是血泡脓疮的嘴哆嗦了一下:“终于解脱了,我不害怕了。”

眼皮沉重的合上,黑月界最后的一丝亮光从眼睛中消失,李豕闭上了眼睛。

这是黑月界大雀花王朝三千二百一十五年,李豕这时的年纪以人间的历法计算是七岁半,此时人界这样大的孩子刚刚步入学堂。

夏恒的嘴及时的被范欣给堵住了,不然这后果会如何,范欣是真的不敢想象。

  可是夏恒的那一嗓子吼的可不小,整个班级的人都看向了两人,带着疑惑,但是更多的是不可思议。

  “夏恒,你有毛病啊!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班级里面的人?”范欣看到众人的目光,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直接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

  看着如此模样的范欣,夏恒是笑了,小样,和自己斗,那还得修炼个十几年。

  “嘿嘿,都别望了,我对象都不好意思了,上课,都去上课去。”夏恒挥了挥手,示意着众人,拿出了自己身为班长的威慑力。

  杨耀嘴角都歪了,他忍不了了,夏恒,他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花姐这个时候看向夏恒,嘴角也是露出了笑容,她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没有感受错,那在夏恒身上的波动是真的,不然夏恒会有着这样的自信吗?

  这提前进入实战训练是杨耀提出,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这要是还不懂,那夏恒就废了,当然,花姐可不认为夏恒不知道。

  所以夏恒做出这一系列的行为,只有着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根本就没有把杨耀放在眼中。

  “好了,各位同学,都静一静,不要在为人家的私事进行讨论了,现在我们是上课时间。”花姐对着所有人说道,当然那目光看向的确是夏恒与范欣两个人。

  “都怪你,我现在成为了全班的焦点了。”范欣看到所有人的目光依旧是看着自己的,范欣一巴掌打在了夏恒的后背。

  “这么能够怪我呢!明明是你先找事的,又不是我先的。”夏恒可不管。

  杨耀看着两人依旧如此,黑着脸走向了花姐的身边,随后便冷冷的说道:“老师,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修为已经快要突破了。”

  “现在就差一点刺激了,我想先一步找人对练。”

  花姐看着杨耀,倒是没有看向夏恒:“好,我同意了。”

  这话一出,夏恒不愿意了,这连掩饰一下都没有的吗?直接同意了,这是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帮着杨耀吗?

  杨耀今天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今天一切都这么的顺利,说什么,花姐都答应了自己,就算自己的理由在怎么合理,那也太容易了些。

  不过杨耀现在可不管了,直接走向前,直接看向了夏恒。

  “夏班长,你身为班长,我觉得你有必要帮助一下同班同学。”

  夏恒看向了杨耀,笑着说道:“你想和我对练,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我的修为可是倒退了,恐怕是帮不了你什么!”

  “呵呵,夏班长说笑了,既然你觉得你帮助不了我,那我就帮助帮助你,我觉得说不定这一场战斗下来,你修为就恢复了呢?”杨耀不依不饶,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了夏恒,就算今天他不要脸皮了,那要教训夏恒。

  所有在看到如此重的火药味,怎么可能不知道杨耀是因为什么,不过就是来找茬的罢了。

  “杨耀你可真的出息啊!要打我来和你打。”杨晓冬这个时候跳了出来,夏恒可是他的老大,怎么可能后,結果怎樣呢?剛死就要把人家兒子送到江寧,還說什么勾結南越,那才剛滿十歲的孩子,虧他張漢思說得出口。哎,我一個跑腿的都看不下去,死了活該。”蘇管事當然不能講孫宇是先進的泉州,后救的小王爺留紹錙,將這時間先后調一下,這大人的形象瞬間就偉岸了許多。

“那晉江王的兒子呢?”高繼沖也曾經跟留紹錙一般,但是他命好,有個叔叔,撐起了南平,如今他已經長大,不用再害怕這些魑魅魍魎。

“我家大人將他安置在王府,已經上奏朝廷,請封王位,以后是高枕無憂了。”蘇管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自家大人這事做得敞亮,他說出來也漲臉啊。

“真想跟孫兄弟見一面,等到這邊事情消停些了,本將軍一定要南下一趟。”高繼沖估計孫宇不太會來這里,畢竟他上面還有一個國主壓著,可他無所謂,天老大,地老二,他高繼沖就是老三。

“這次商隊過來,又弄了一批鐵料,還是老規矩,少將軍親自派人去取一下。”蘇管事來此,可不僅僅是為了幫孫宇吹牛的,主要是為了賣貨。別的東西不算,光生鐵掙的錢,就夠他蘇管事在商行里成了熾手可熱的人物。

“這個,蘇管事,說出來不怕你笑話,我這手頭有些緊,你看?”高繼沖臉色微紅,最近除了打鐵鍛造兵器,就是陪著他叔父了,不怎么出去打劫了,這手頭確實緊。照理這剛剛秋收,總該富裕一陣子,可這南平地方太小,收的那點稅糧根本不夠軍隊吃的,主要還是靠商稅跟打劫。

“我家大人說了,少將軍這邊,只管借貸,咱們一律按最低的利息算。少將軍只要在這邊簽名蓋印,這都不算事,我回去有個交待就成。”蘇管事掏出一張紙遞過去,將胸口拍得震天響,頗有一副你是老板他兄弟,也就是商行二老板,怕個屁的意思。

高繼沖本不是如此厚顏之人,可這鐵料,由不得他不心動。武器雖然有了,鎧甲還差得多,這批鐵料,怎么說也能打個百來副鎧甲來,他這個兄弟沒白交。

“少將軍,我家大人此番,還有事拜托少將軍。”蘇管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但請說來,何必遮遮掩掩。”高繼沖剛得了好處,如今正是想回報得時候。

“我劍州商行欲開辟一條入蜀地的商路,還請少將軍抬抬手。”這飛天的銷路還是不錯的,但是江陵畢竟人少,高家也不太會治理地方,消費能力不夠。但是只要過了巴東,進了蜀地,那可就不一樣了。巴蜀之地,天府之國,沃野千里,少有戰亂,蘇管事有信心,這飛天進了蜀地,銷量必然不成問題。

但是若想進蜀地,最方便的一條路,就是由長江逆流而上,這條路就掌握在高繼沖手上,也是他來錢最快的地方。沒有高繼沖的首肯,他蘇管事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做這個生意。以他的了解,不光是江面水師,還有那些水匪,都是高繼沖的人。若是沒有高繼沖的首肯,運輸的貨物又值錢的話,十有八九就入了水匪的口袋,再轉到高繼沖這邊。

“此事易爾,我這就手書一封,行商路上帶好即可。水師那邊我也會吩咐一聲,保管一路通暢。”高繼沖一聽,這事簡單得很,一句話的事情罷了。

蘇管事得了批復,興高采烈的出去了,這去蜀地開商行的事情,有著落了。

”叶开道:“这是恭维?双筷子,只有光影旋传,所以懂得感激的客人就该知道,帅果然名不虚传,的确有两下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再遇姑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道孤行

玉生烟雪

天道孤行

二月萧瑟

天道孤行

行者有三

天道孤行

末日灰烬

天道孤行

衣冠正伦

天道孤行

拓跋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