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死不能》。

张航心神一动,便将木楠收入卷轴之中。

此刻浪潮也已退去。

张航与万里鱼鹰再次回到小岛上。

四人警戒的看着四周,却发现附近居然没有一只海妖。

张航身子一跃,来到金樱子树旁边。

只见这金樱子树比之前小了五分之一,树過這種震動,一時不知道怎么了,大多數人都心生一種惶恐

但由于好奇心的驅使,很多人往姬老府中趕去

來到他府上之后,圍墻的院子已經倒塌了,里面的紫竹林一片一片,不斷墜下深淵,眾人進前一看,發現一個巨大的深淵在地底之中

深淵之中,兩只麒麟正在大戰

…………

长久的禁欲生活,已使他变得敏步窜出去,一把抓住那人的后背

乱龙岗山寨内,尸横遍野,也仅仅只有几人未被斩杀,凝视着这几人,秦炎缓缓舒了一口气。

“你们回去吧!”秦炎话落,只见其手掌一动,数十件财物浮现在众人眼前,“收下吧,你们只需记得,活下去不单单只有一条路可走,做人要学着善良善良,但不能放任!”

此话一出,不少中年男子皆是狠狠点头,或许他们不明白秦炎话中的意思,但这一道意念却在他们脑海内逐渐埋下火种。

许久之后,秦炎方才转身,那蕴含杀意的眼眸在这一刻变得柔和安分,“你们出来吧,不会再有谁伤害你们了!”瞥了珠帘内一眼,秦炎缓缓而来,在马车前驻步。

“你……不会是鬼吧!”少女怯懦的将珠帘再度拨开几分,先前的那等果断的杀伐让少女都是心惊胆战,她从未想过,一个被自己所救的少年会如此的轻贱人命,在少女的眼中,也唯有魔鬼方才会如此!

“你见过会笑的鬼吗?”秦炎嘴角微弯,一抹轻盈笑意顿时浮现而出。

此等笑意之下,若非亲眼所见,谁又会相信眼前的尸山血海乃是眼前的少年所为。

“没有,不过,你刚刚真像个魔鬼!”少女小心翼翼的将珠帘全部掀起,一双柔情似水的大眼睛眨呀眨的盯着秦炎,双脚轻轻挪动,方才自马车内缓缓走出。

“魔鬼吗?若非迫不得已,谁又愿去做一个魔鬼哪?”秦炎话落,旋即向着远处而去,只是此刻一道怯怯懦懦的声音却是陡然响起,“这位公子,你能护送我们回去吗?今日我们必须回去!”少女开口,目光坚定的盯着秦炎。

“嗯?”秦炎回眸,微微蹙眉。

“我父亲与人约定三日内将货物交付,如今已然是第二日,若是明日不能按时交付,我周家……”话到此处,少女神色黯然了许多,她知晓自己救过对方,可对方也救了自己,此事本就已经两消,可如今能帮助自己的也只有眼前的少年。

“好!”没有丝毫的犹豫,而后只见秦炎玄戒微动,将所有的货物尽皆吸入玄戒内。

“上车吧,我来赶车!”秦炎话落,旋即一跃而上。

微风习习,群山环抱,竹影深深,猿啼虫鸣!这一夜一车穿行,这一日踏马而归。

翌日清晨,东荒郡内城西北处,一所院落坐于此地,院落四周高木环绕,院落之内更有一座假山高约九丈,假山之上一凉亭尤是奇特,凉亭似塔,琉璃为瓦,四根赤色石柱上更是雕刻着龙凤祥云,凉亭之内白玉为凳,青玉为桌, 而那凉亭内一中年男子眉宇间充斥着深深的凝重。

“小姐他们还未回来吗?”中年男子双手靠背,每隔数息便是向着远方眺望而去。

“家主,我们已经派出多人,但皆是未遇到小姐,他们不会走错路线了吧!”凉亭内,一老者恭敬的站在一侧。

“乱龙岗……可曾去过?”许久之后,中年男子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道。

“乱龙岗……小姐,小姐他们怎么会从乱龙岗经过,那里可是……”老者神色惊变,单单乱龙岗三个字便让人谈

他没有想到林桑桑和苏白这两个人手这般的快。

  他适才刚落地没有片刻,甚至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那琉璃剑和斩仙飞刀便已经双双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若是林桑桑和苏白二人手一偏的话,怕就是会直接抹了他的脖子了。

  他浑身一顿,脖子上的肌肤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寒冷的感觉。

  他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林桑桑和苏白二人失手了。

  周围烟雾弥漫,林桑桑和苏白二人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见那人是一身的黑。

  萧慈目色一转,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求死不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铁皮簪

汇善居士

铁皮簪

古柳

铁皮簪

马户子君

铁皮簪

眯眼笑笑

铁皮簪

顾漫

铁皮簪

锦瑟华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