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此不专业!》。

中途漢州,沃野千里,存在一水,將其分為南北,名黃水。

水北,叫北方,水南,叫南方。

黃水發自天山,蜿蜒長達上千里,奔流到海,由西北到東南,穿越漢州十八地。上游波濤涌洶,多群山峻嶺險阻之地,下游則去勢平緩,多田野平原養生之所。

一條黃水,可謂滋潤而生了無數的英雄豪杰,衍生出來的故事,在漢州大地代代流傳。

這一日,徐徐清風,溫暖愜意。

正晌午,空中少云,日頭意懶,大地氤氳,鳥雀伴飛,距離長明道血戰滑石驛酒館,已然過去了一個月有余。

秦衛江、長明、周庭等三人經過艱難跋涉,一路猥瑣躲避,終于來到黃水之畔。

接下來,他們要坐船過黃水,繼續往南,到達川地。

靠著樹林,有一條黃塵官道,行三四里路,便可直抵碼頭,水聲隱隱可聞。

路邊有一處涼茶鋪子,老板娘是個素顏的年輕婦人,不到二十歲,還帶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不見其丈夫,有個駝背的老倌幫著照顧生意,想來是他的父親或者公公。

茅草棚內,有些行腳的苦力,幾個客商正喝茶歇腳,一隊鏢客靠著外面而坐,看護他們的馬車。

西北角上,一處陰涼地點,坐著一個素雅的老道客。桌上放著一只籃子,三只茶碗,一個茶壺,籃子里時不時傳來小孩的嚶嚶聲。

老道客用手里拂塵,時而逗著娃娃,時而抬起頭來,望著左邊那條通往黃水碼頭的土路,好像在尋人似的。

老板娘扭著細細的腰肢,送出四位行腳的苦力客人,鏢客隊伍也在行動,有人在外套車欲走,隊中為首的一個年輕漢子,身穿短打,腰間別劍,虎頭燕頷,笑問老板娘,“這里只有一處碼頭么,何時有船來?”

老板娘,姿色尚可,一張杏臉,膚色白皙,穿著一套粉色的長裙,身前掛個裝娃娃的布袋,那娃也就一二歲模樣,不吵不鬧,正乖乖睡著,分不出男女。

她彎著腰,手里拿著抹布,擦著破舊的餐桌,可從餐桌上的道道痕跡上看出,這里曾有過爭斗,因為那些痕跡,是刀劍留下來的傷疤。

老板娘頷首一笑,回答:“上午有一班船,可不巧了,你們剛來,它便發了。午后還有一班,從現在算計,半個時辰左右,應該快來了。”

鏢頭道:“那咱們可抓緊了,趕不上中午這艘船,只怕要等到晚上了。”說罷,望著收拾立正的馬車,又問:“老板娘這一帶,你可熟悉,太平吧?咱們是第一次走鏢,初出茅廬,很不熟悉,老板娘可不許笑話!”

老板娘說話還不忘手里的活計,把一張就餐桌,擦得一塵不染,動作很麻利,末了,一揩額頭上的香汗,說道:“這位兄弟,你放心吧!這左近,便有一個軍營,駐扎著三千人,強盜怎敢在此地耀武揚威?不過,聽說黃水對面,可不太平了,特別是過了五圣山,那里有七八伙巨盜,囂張跋扈,你若沒有人情關系,可要多注意了。”

年輕的鏢頭啊了一聲,顯得很吃驚,幾個箭步,走到茶棚之外,拱手說道:“幸好幸好,我們押著鏢,不走五圣山。老板娘,有勞了,咱們后會有期,等下次回來,還到你店里喝茶。”

老板娘笑臉相送,站到棚外,陽光灑在她的桃腮上,又增一分嫵媚。

咕嘟···

老道客咽了一口茶,放下手里拂塵,面露難色,心中暗想:“原來五圣山上還有強盜?”

原來,鏢客們不走的五圣山,老道確實要去的,雖然可以繞路,但要耗費更多時間,不遂老道心愿,他便要打聽一番,那五圣山上,到底有怎樣的強盜,便于知己知彼,應對萬全。

老道輕咳一聲,叫道:“老板娘,為我準備三十張大餅,五斤醬肉,以及兩壺酒來。”

老板娘聞聲走來,笑問:“道長,這么多東西,帶的動嗎?”

老道說道:“山高路遠,自然要多帶一些,老板娘,準備來就是,貧道自詡還有個把力氣,不成問題。”接著,話音一轉,問道:“老板娘,我方才聽說,過了黃水,四五十里的五圣山駐有強盜,他們人數幾何,可厲害么?”

老板娘輕啟朱唇,說道:“道長,你是要過五圣山么?”

老道頷首。

“我勸道長,還是另選路徑吧,近幾年,盜匪猖獗,他們占了五圣山,打劫過路的客商,就連獵人也不敢進山去。厲害人物,倒是沒有聽說。但是,那里的強盜,每一個都很兇悍,殺人不眨眼,道長需三思才好。”

老道緘默,在心中自有一番決斷。

俄頃,說道:“老板娘,去準備酒肉來。”

老板娘視線在老道身上掃過。

只覺得此人,道骨儒雅,年紀中年,依然不減風采,偏偏面色有些倦怠之氣。

退卻之時,讓道長稍作等待。

而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天門道長-長明。

這一個月來,晝夜趲行,風餐露宿,令長明整整消瘦了一圈,囫圇覺沒睡過一個,如何能不疲倦?

初步算下來,自離開了滑石驛酒館之后,長下落,立時一股冷汗冒出,這要是被砸中了,不死也變成廢人了,怪不得別人都叫他瘋子,這種戰斗方式,誰受得了啊!隨時都可能直接被滅呀!碰到這種人,從心理上,就已經輸了,還是古話說得對,弱的怕強的,強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這時,楊嘯天雙手緊握靈兒劍,揮劍橫著一劈。

狂暴的大錘已經砸在地面,只得放開緊握大錘的雙手,身體向上高高躍起,來到楊嘯天頭頂,后腳一踢,正好踢中楊嘯天的后背。

楊嘯天的身體向前翻滾著。

狂暴并沒有給楊嘯天喘息的機會,拿起大錘,朝楊嘯天踏步而來。

楊嘯天顧不上身體的疼痛,快速爬起。閉上雙眼,感悟長劍,仿佛整個人都融入了長劍之中,再見長劍一橫,一道璀璨的光芒從劍口發出,似無盡的冷冽飛向前方,同時伴隨著長劍的轟鳴之聲,加上此時有紫金巨骨龍武魂的引導,轟鳴之聲較比之前更響亮。

全場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劍鳴的光芒飛向狂暴,成敗看此一擊了。

狂暴眼看著這恐怖的一擊,臉上閃過一絲慌張,腿不自覺的向后退了一步,這樣的一擊,躲是不可能的啦,因為那劍氣幾乎將他眼前全部覆蓋,躲哪去,只有硬抗。于是,他將大錘橫梗在胸前,綠瞳天麟回縮至身前,雙臂做防守狀。

“砰。。。”一聲巨響傳出,狂暴全身籠罩在白煙之中,許久都沒有散去。

“什么情況,結束了嗎?”所有人都凝望著白煙,一人說道。

“剛才那劍鳴的威力比上一場的更強大,更霸道。”一人感嘆道。

凡之雙手緊握,眼睛死死的盯著場上。

終于煙氣漸漸散去,狂暴的身影仍然屹立在里面。

“哇!真不愧是上屆最佳新人,瘋子。”人群中露出震驚的神色。

“終究還是境界太低了,劍鳴再好,在他手上所發揮出的威力還是有限啊!再加上狂暴橫擋在胸前的大錘魂器抵擋住了大部分的力道。”人群中之前那修煉過長劍擊空武技不成的師兄嘆息一聲。

此時,狂暴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但同時神色卻異常輕松,仿佛他的戰斗現在才開始。他緩緩伸展雙手,在空中畫半圈。“嗷”一聲巨響傳出,只見那綠瞳天麟直立,雙手捶胸,氣勢非常雄壯。

“武魂狂化了!”有人驚呼一聲。

“怎么可能,狂化不是只有在魂師境之后才能出現嗎?”高年級的人不敢相信,目瞪口呆的看著已經狂化的綠瞳天麟。天才,不,是妖孽。

楊嘯天神色一怔,隨即揮劍踏步而出,直接劈向狂暴。

狂暴并沒有躲避,而是直接伸手過去橫檔,只見狂化后的綠瞳天麟擋在狂暴身前,跟狂暴動作一樣,伸出手臂擋在長劍之前。

“乒,”聲傳出,靈兒劍好像劈在了石頭上。楊嘯天手上傳來劇烈的震動,震得手掌生疼。于是連續揮出好幾劍,都被綠瞳天麟輕松抵擋,完全傷不到他分毫,只是不停的傳來乒乓之聲。

就在這時,狂暴直踢出一腳,同樣的綠瞳天麟巨腳轟鳴而出,直直得踢中楊嘯天的肚子,一下子飛出十幾米,他的臉上已經變得猙獰,仿佛被擊穿了肚子一樣。

“阿天。”封峂擔心的喊道。

“這下結束了!誰能承受這狂化了的綠瞳天麟一踢呢!”有人不禁惋惜道,畢竟這一擊可是魂長境三級的人踢出,何止幾百斤的力度啊!別說是魂武境九級的人承受,就算是魂長境三級的人也承受不起這樣的攻擊。

眾人開始搖搖頭,嘆息一聲。看來比賽確實結束了。

此時,凡之露出滿意的笑容,打死你。

“嘯天。”大山喊道,只見他慢慢的向楊嘯天摔倒的方向爬去。

七夜已經知道楊嘯天受到致命一擊,但是自己又被這魂長境二級的人所纏住,此時,他已經預感到對方魂力幾乎已經耗盡。只見他雙手緊握銀槍,連續向前方刺出,“嚓嚓嚓!”一朵白色蓮花閃爍而出,直奔那人而去,他哪還有什么魂力抵抗啊,只見他臉色慘白,眼神中閃爍著絕望的氣息,無奈,他緩緩的閉上了雙眼,默默的承受這恐怖的一擊,立時他的身體上出現了幾個窟嚕,當場斃命。

“啊!太狠了吧!直接死了。”人群中有人感嘆道。

七夜可沒有那些顧慮,此刻自己的兄弟正掙扎在死亡的邊緣,只有解決他,才能去擋住那狂化后的巨獸。他飛身來到狂暴的身前。冷冷的說道:“畜生,小爺陪你玩玩。”

說完,雙手緊握銀槍,向狂暴刺去。

“乒!”再一次傳來集中石頭的聲音,七夜感受到手掌的劇烈震動,他管不了那許多,接連刺出,立時一朵白色蓮花出現,直奔綠瞳天麟,同樣只傳出乒乓的聲音。

此時狂暴又是一腳踢出,同樣的,綠瞳天麟的巨腳飛出,七夜早有準備,加上魂長境一級的境界,速度極快,側身躲過了那一踢。

狂暴見狀,朝著七夜方向連續打出幾拳,只見綠瞳天麟對著七夜身體連續轟出,一道道光波出現,如十幾個石頭同時扔向水面,激起陣陣的氣浪。

因为那时我造那些气孔时,握知道不会输?顾青枫淡淡

道一句不好听的话,业火寺不用其他的寺院,这里的和尚,自地藏佛张万豪之下,空闻和尚等人,没有一个正经八百的僧侣!全是一些有心向佛,佛祖不度的绿林好汉。

别看他们虽然每日念经诵佛,用心则成,暗地里却还藏着匡扶正义,替天行道之念。

学成之后,下得山去,何人身上没有沾上几条人命?

若论佛法大道,万千精妙,业火寺的和尚们只是浅尝辄止罢了。

如今,要帮人评理,不啻为一个难题。

空闻和尚在一边直皱眉头,其余和尚,佛法,武功,皆不如空闻,而且主持师兄在此,何人胆敢僭越,说个一二?

于是和尚们都在一边站着,喁喁相谈,评头论足,形如看街道耍把式一般了。

柳长歌听了一会儿,对于双方的矛盾,一知半解,不做评判,兀自暗暗的偷笑!

他觉得这个黑粗的汉子,很有意思,光着膀子,袒露一身的肥肉,好似是一个雍胖的废物,但有些时候,眼见并不一定为实,何况对方是故意扮猪吃虎,但见在肥肉之中还有肌肉盘虬,分明没少在身体上锤炼过。

黑汉惺惺作态,表现在弱小和恐惧,有时脸上还伴有怯懦之色,但神色之间,那一股嘲讽之意,却是掩盖不住,不愿郑家五虎如此大动干戈,这是气人太甚,不过,在柳长歌的心中,说不上为什么,觉得黑汉如此做,却有一丝丝的过瘾。

黑汉子说完之后,看和尚们没有反应,不仅又相求道:“各位大师,你们都是佛门子弟,心善之人。有佛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可不能见死不救。西方极乐世界虽好,我可不还有些贪恋人间的欢乐,不愿意去呢。”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柳长歌。

柳长歌倒让他看得很不好意思了,想要躲开此人的目光,却是躲不开。心道:“这个黑汉,看我做什么,我又不是和尚,且不认识你。咱们萍水相逢,你闯下的祸,难道还要把我牵连其中么?”

柳长歌一时也难分对错,但是他对郑家五虎没有任何好感,觉得这些人凶神恶煞,又见他们,舞刀弄棍,平日里一定鱼肉乡里,横行霸道。而且面有心生,一打眼看过去,一个个獐头鼠目,歪瓜裂枣,不见一个慈眉善目之人,尤其是他们恃众欺人,不符合江湖规矩,让柳长歌十分恼怒,不禁有些心向幽默的黑汉了。

郑家五虎中,提着短枪的那人,脸色铁青,眼中并无和尚,心道;“黑肆胡说八道也是没用,欺辱到我头上来,如来佛祖来了,岂能救你?”

他将手中短枪一提,指着黑汉,骂道:“狗东西,油嘴滑舌,别恶人先告状了,大师们平日里忙得很,哪有空闲答对你这个骗子,你更不要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好像是一条狗,在师傅们面前摇尾乞怜,你该乞怜的人是我们!”

黑汉子眼中满是祈求地看着柳长歌,淡淡地说道:“诸位大哥,你们本领高强,是江湖上的好汉,可我也不是狗呀!人怎么会冲人乱叫的,我又哪里求人了,你们要钱,不是我不愿意给你们,但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呀,何况我又不欠你们钱。”

这时,郑家五虎中一个拿刀的人冲上前来,骂道:“狗东西,到现在你还不认账了是不是?你输给我们的,怎么不是钱?现今钱在哪里!你是不是欠了我们的?”

黑汉子哈哈笑道:“输给你们的钱,是我运气不好,这几日估计是踩着狗屎了,实在是倒霉透顶。我已经给了你们,又怎么欠你们钱呢?”

又是一个流星锤的人道:“三弟,你跟他啰唆什么,他是故意戏弄咱们呢,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怕是不知道咱们五虎的厉害。”说罢,脸色一沉,双眼迸出火星来,就要动手。

黑汉子见状,向柳长歌身前一扑,动作很快,那么胖的身躯撞过来,霎时好像是一头牛冲来!

柳长歌往左一闪,从容避过,黑汉子则站在了柳长歌的位置上!

柳长歌窜出一丈开外,很不高兴,心想:“这汉子怎么回事,好生无礼,真以为我会帮他么?”

柳长歌瞪了一眼黑汉,黑汉则冲柳长歌嘻嘻一笑,柳长歌面色一沉,双眉微蹙,便道:“喂,汉子,人家管你要钱,你把话说清楚了!不要四处冲撞。若要打架,我们可以给诸位腾个地方。”

黑汉子赧然道:“这位公子,太不好意思了,你看见没有,人家什么郑家的五个老虎,仗着武艺比我高,要欺负人

老族长并没有说话,而是满脸严肃、双眼紧盯着人群,迟迟不表态。

终于、族人们的复仇情绪被彻底点燃,几乎所有人异口同声的高呼:“我们和他们拼了!”

这个时候、老族长才露出欣慰的表情,他的族人们并没有因为强敌来临而选择投降,反而都义无反顾的提出要战,这是勇气的象征。

“好!”老族长伸出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继续说道:“我们桃花源都是勇士,没有懦夫,他要杀害我们的族人,我们坚决不答应;他要破坏我们的家园,我们坚......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如此不专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仙缥缈录

皇冠猫

逆仙缥缈录

大佑佑

逆仙缥缈录

索肥丫

逆仙缥缈录

亿爵

逆仙缥缈录

三生烟火

逆仙缥缈录

天机佬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