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机兵洞穴》。

残缺而变形的剑?老人问;难道就是蓝大先生以-方神铁精英托他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

古风静静地听着古镜紫的述说,他没有插话,他像是在听一个故事,与他无关的故事。

其他人更不会去插嘴。

终于,古镜紫说完了,她带着决然的目光看着古风,再次问了一句:“哥,你有悔过吗?”

古风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着这个相

古風停住了,神念動,探測四方,找到了,就在三十米外的閣樓里。

這一次他并沒有動用太虛源鏡,而是憑他自己的本事;看著這群人,他沉聲道:“這里是古家,立刻給我滾出去。”

“好大的口氣。”

聲浪滾滾而來,襲向古風......

......

李藥詩不可思議的看著顧浩說道:“你沒有開玩笑吧,葉先生還有生還的可能?”

吳良當即眉頭一皺,指著顧浩的鼻子罵道:“你什么東西啊,在這里胡言亂語,趕緊給我滾!”

而龐婉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對著顧浩道:“你說什么,你…你難道有辦法讓葉先生起死回生?”

顧浩看著三人,很明顯,吳良的反應極為反常,但在救人的關鍵時刻,顧浩也沒有管那么多。

顧浩道:“你們要是相信我,就別走。”

說著顧浩朝著病床上渾身是血的葉文星走去。

吳良快步走上去攔住了他。

“我才不信你這個小子,你最好識相一點,趕緊給我滾,不然我就要叫保安把你趕出去了。”

顧浩冷笑著一把抓住吳良的衣領向后一甩。

冷聲道:“你最好先識相點,不然我現在就把你踢出去!”

吳良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的力氣竟然這么大,顧浩這隨便的一下,讓他踉蹌著差點栽倒在地上。

“可惡,你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野小子,竟然對我這么無禮,我今天非得把趕出去不可。”

吳良再次又沖了上去,不過卻被龐婉攔住了。

龐婉當即大吼道:“吳主任,你在干嘛,難道你不想讓葉先生活過來嗎?”

龐婉伸出雙臂擋在了吳良的面前,一張漂亮的大眼睛,透露出極為厭惡的眼神。

龐婉可是全醫院所有男人的夢中情人,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吳良,所以在平日里,身為主任的吳良可謂是對龐婉百般順從,然而此刻他突然感受到龐婉厭惡的眼神,瞬間讓他感覺無比痛心,之前所有對龐婉的幻想都化為了泡影,他知道自己再也沒有得到女神的機會了。

而這種失落的感覺,也讓吳良冷靜了下來,他知道自己剛才真的很失態,甚至有些過激,這絕對是不應該在一個科室主任身上出現的。

吳良整理了下衣服對著顧浩道:“臭小子,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去叫保安,順便把警察和記者都叫來,還有你龐婉,作為葉文星的主治醫師,放任外人進入ICU病房,這簡直就是對患者的極大不負責,我倒要看看待會你該怎么跟警察和記者交代。”

說完吳良轉身就要走出房門,龐婉大驚失色,大喊道:“吳良,你瘋了嗎。”

“我瘋了?我看是你們瘋了,會相信這么個野小子。”吳良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龐婉根本無力挽留,李詩藥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樣不可控的局面。

等會吳良要是真的召來了警察和記者,那她這個主治醫師的師姐,可真的萬劫不復了。

李詩藥深深的自責道:“師姐,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才讓你這么難做。”

龐婉皺緊眉頭,對著李詩藥搖了搖手:“這不關你的事,你還只是個學生,是我沒有考慮周全,把你拉扯進來了,如果這次葉先生的死被曝光出去,你以后的前途也會被影響的,所以該說對不起的人應該是我。”

“師姐!你千萬不要這么說,這次最大的遺憾還是沒能救活葉先生…小流氓你在干嘛?”李詩藥說著看向葉文星,可竟然看見顧浩把葉文星抱了起來。

“兩位美女,你們說完了沒有,說完了就快點搭把手,幫我扶住他。”

龐婉和李詩藥都傻了,此刻的葉文星可是全身插著管子,萬一有個閃失,那可就要了命了,不過,好像已經沒命了!

“快來啊,還杵在那里干嘛。”顧浩見兩女人還呆呆的站在那里,催促道。

李詩藥最先反應過來,連忙跑了過去扶住了葉文星,龐婉緊隨其后,還招呼上一旁的麻醉師一起,穩定主葉文星的身體。

“小流氓,你究竟要干嘛啊?”李詩藥擔憂的問道。

顧浩道:“我要給葉文星來點刺激。”

現在大家都知道葉文星已經沒氣了,至于能不能活過來,根本沒人知道。

不過讓他保持原狀肯定是不行的,所以在看到顧浩有所行動后,大家都沒有再說什么。

現在也就只能看這個口出狂言的家伙是不是真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了。

葉文星雖然已經年過八旬,不過體重倒是不輕,身子骨也很寬大,再加上沒有直覺,完全靠外力才能支撐,所以幾人扶住他還很吃力。

尤其是在顧浩松開手后,李詩藥頓時感覺手腕上的壓力增加了好幾倍。

“好重啊,小流氓,你一個人怎么把他扶起來的啊。”李詩藥很好奇的問道。

顧浩沒有回答她,當然也沒有功夫回答。

雖然顧浩手段神通,但畢竟葉文星已經咽氣有幾分鐘了,必須得快點讓他恢復心跳才行,不然再耽擱,真的

吸溜!像是发现了自己的不妥,易蓝伸手将嘴角的液体擦拭,毫无痕迹的再次一脸金光闪闪的看向郑冲冲,仿佛郑冲冲就是那座金山一般。

公孙沐雨对此并没有什么可激动的,这正是应了那句“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意思,句子虽然并不优美但非常形象的体现出了公孙沐雨身为“朱雀城行政官大小姐”的身份,并不能够感同身受的体会到易蓝那澎湃的心情。

格雷知道金币对公会、对自己的重要性,所以是感同身受易蓝的感觉,但处于骑士精神的约束,并没有像易蓝那般不注重形象的表现出来。

吕小飞的心胆都在颤抖啊!5千金币啊!这是什么概念?对吕小飞来说根本就没有概念,而且自从吕小飞知道易蓝所丢的箱子内有1千枚金币时已经彻底的震撼了一路,直至现在郑冲冲抛出佣金5千金币的事情,犹如一个巨大的天雷劈在了吕小飞的脑子中,现在吕小飞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反应,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残羹剩饭。

“那好!6千金币!我们一定帮你找到大魔头!”秦峥一句话再次让众人陷入震惊之中。

6千金币?开什么玩笑!郑冲冲不仅是震惊,更多的是感觉到不可思议,这家伙也真敢狮子大开口!

“6千金币?你干脆去抢得了!”郑冲冲不耐烦的回道,根本没有正眼看秦峥一眼!

“佣金5千!只让你出一千!合情合理啊!要不然你自己去找得了?”秦峥从郑冲冲的口中知道了佣兵公会捉拿大魔头的任务是5千金币后,对郑冲冲打得主意已经明白了过来。

暂且不论那5千金币是谁出,郑冲冲出2千金币让自己帮助他找到大魔头,倘若他成功捉拿定会获得至于4千多枚的金币,这种生意还真的会做。

既挣了金币,又在公会内得到荣誉!两全其美!

所以秦峥才会如此狮子大开口,而且对于郑冲冲来说,1千枚金币也算不得上什么,顶多是稍微皱一下眉头而已。

“不行!坚决不行!还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本事,张口闭口就千枚金币!当我是冤大头啊!”郑冲冲显然不乐意,这不是钱币多少的事,这是关乎到自己“智商”的事情。

郑冲冲可不想让别人在心里认为自己是白痴,这有辱自己在江北口岸伟岸的形象。

既然再次谈不拢,就只能故技重施!这次易蓝敏锐的抓住了时机,根本无需秦峥多言便将郑冲冲顺利拿下。

在大虫会立威、树立实力的象征!显然比一千枚金币要重要的多,痛定思痛下,郑冲冲再一次作出了“十分为难”的决定。

随后!

皆大欢喜!合作共赢!

饭桌上一片祥和!

如此气氛衬托下,火凤凰之翼小队食欲大增,在郑冲冲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他们竟然要“点一本”!

什么叫“点一本”?起先郑冲冲并不明白,但当易蓝一脸狡黠的笑容指着整本菜单要求饭馆做餐时,郑冲冲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这群人的表情个个有些“诡异”、似笑非笑的,原来都是憋着坏呢。

当琳琅满目的饭食再次充盈起这张大圆桌子后,这支联盟成员再次开动起来,而且郑冲冲还发现自己的5名侍从竟然像5只饕鬄一样,不顾形象!大口朵颐!

“哼!哼!~~”郑冲冲佯装清嗓,对那陷入兴奋状态的5名侍从示意,脸上显然不悦。

作为贴身保护郑冲冲的侍从,而且还是由大虫会会长派发的精英侍从,是经过严格训练、拥有过人本领的侍从,当然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有的。

其中一名侍从立刻附在郑冲冲的耳边嘀咕一翻,随后目光有些恶视的扫视了火凤凰之翼小队一眼后,再次埋头大吃起来。

油腻的肥肉被满嘴油泽的嘴巴一口吞下,那爆汁出来的油液瞬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大口咀嚼肉糜的侍从哪里顾忌得上流出来的油液,双手再次将面前那只香脆乳猪撕扯成数块,塞进饱满的嘴巴中,开始咀嚼起来!

咕咚、咕咚!喉咙不断翻滚着,面前那只烤乳猪很快只剩下一大盘子支离破碎的骨骼。

那侍从对郑冲冲讲的话很明确,意思便是他们点了这么多美味,不能全让他们吃,一定要吃得比他们多得多,一定不能让他们占了便宜,所以侍从们为了替郑冲冲出气,全都放开了肚子吃了起来。

要说这个饭馆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高大上”,可做出的食物还是非常美味的,纵使吕小飞、格雷刚才已经吃得八分饱了,或许处于美味的引诱、又或许是不想输给那些侍从,同样开始席卷向那满桌子的美味饭食。

此时!这张饭桌已经不是饭桌,而是一场充满硝烟的战场,双方拼劲全力“击杀”着眼前的一切!

曾珠叫了起来:你想干什么?曾无恩,存恤失理。上不任信下,朝市初起,路上行人,熙来攘往屋子里、几张东倒西歪的破凳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机兵洞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古道缘

四木

万古道缘

李色佛

万古道缘

紫凝雪

万古道缘

荒神

万古道缘

无邪小正太

万古道缘

徐晃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