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空灵玉晶!》。

大部分由司马紫烟代笔的《圆月她又下意识的一摸头发,满头青

兩本新書的熱評不斷,給包文春帶來繼續寫字的信心,同時帶來的困擾就是沒完沒了的讀者來信,包文春沒空一一回信,就在大型季刊《長江文學》上刊登一篇統一回復的短信,說自己還在上學,謝絕回復。

潘小雷趾高氣揚,每天都來逗趣包文春:“你家鄧姐姐寄來了錄音機啦!”

那口氣里帶著揶揄諷刺,極為囂張明顯,就連毛忠民李文超幾個也有點不服氣了。可包文春依舊風輕云淡,仿佛不關己事,他幾十歲心態了,沒有興趣和小屁孩置氣斗嘴。

同學們幫助拆信的時候,就看見一封來自廣州太平洋音像公司的公函,交給包文春一看,信件是一位叫張新學的監制寫的親筆信,信中邀請包文春去廣州錄制唱片,還說了版權和利益的關系,委托太平洋來管理的話,可以受到權益保護,如果能有新作可以和他聯系,將會給與和香港同等的高回報。還提到如果同意的話,就電報告知一聲,他們報銷來回車費還提供免費住宿。

包文春想起丁香的請求,說她很想唱歌,但又不知道此行的后果如何,旋即想到自己已經恢復了部分能力,哪里還需如此顧忌?就問丁香:“你不是說想唱歌嗎?我給你寫些歌曲,帶你去廣州出唱片怎么樣?”

丁香警覺地看看他,說:“不去!誰知道你又想干什么壞事?”

不去最好!包文春還真的怕她好高騖遠,被花花世界蒙蔽了雙眼。就說:“那我去了!家里的郵件你負責哈!”

同學們鼓噪起來,哇!真的要出遠門了!還要當歌星了哎!

潘小雷很內行地說:“開演唱會以后才是歌星,錄唱片只是歌手。”于是同學們又是一番爭論。

周末回家的時候,見到三爺坐在二叔家里,正在給包媽和二叔上政治課,他的氣色好多了,有時還是習慣性的喘幾聲,卻根本沒有粗重的肺音。看來那針砭的效果還沒有失效。

村里的土地一級分完一二等地,還在整天開會討論。不過包文春家的不參與抓鬮了,他和二叔家的土地已經確定是那四十三畝地了。三爺說:“共產黨打天下,為的就是窮人能有塊土地,現在的世道多好啊!不動刀槍,不費口舌,不花分文給你四十多畝地,還挑三揀四?上面給出政策是三十年不再動地,春子這次做得對!地力低不要緊,在于人去做,勤勞一些,少睡點瞌睡,多出些力氣,積些青貯肥,兩年就翻身了。”

見侄孫回來,他笑了起來:“好孩喲!下學回來啦!冷不冷啊?”

包文春一陣感動,說:“三爺怎么有空回來了呢?聽說大隊要散伙是嗎?”

三爺嘆了口氣,說:“小隊的事情解決完,就該整頓大隊了,大隊里正在商量怎么搞?連著林場也要撤銷,我這飼養員和其他八大員都要回到村里,我就是和隊長說說,看把我分的地跟你們搞在一起,隊長說你們的已經定下來了,村里的一二等地已經分完了,不能重新分了,我的只能在三四等地上補些,隊委會也答應了,給我從荒地補兩個人份土地,就和你二叔的挨著。”

操!家里這就分了五十多畝了。大隊要散伙?那件事可得抓緊。包文春敷衍幾句,就撒腿往大隊部跑,他要在散會前趕去聽聽會議精神。

大隊部已經顯露出一片破敗景象,院墻倒塌沒有修繕,履帶拖拉機和四輪大拖車的棚子屋頂露著天,三間供銷社零售點的窗戶是用磚塊砌死的,大門也是破爛不堪,一腳就能踢倒。

會議已經結束了,正好支書于登林和會計黃登科在商量林場和另兩塊集體土地承包的事情。見包文春在外面伸頭,就招手讓他進來。

本村的集體土地有三塊,一塊五十畝的,種著一半的桑樹,除了每年招惹一群孩子摘桑葚外,沒有產出多少蠶繭,林間種些莊稼,自然沒有效益。另一塊土地是耕地,十八畝,離村部較近,每年麥豆輪作,還有點收成,但投入也大啊!大隊部有十幾頭牲口,拉的糞肥全部送到那塊地了,也就每畝三百多斤的小麥產量,還說是高產田。

最大的一塊林場梨樹園,是一塊長寬快一里地的方形大塊地,周圍一圈排水溝,和包文春的那塊承包地一溝之隔,又靠著公路,里面種植著六七千棵梨樹果樹。那些梨樹是六零年前后栽種的,樹齡老化,又沒有專業技術管理員,就放縱生長,梨子沒有賣到錢,還每年惹來一些踩踏莊稼、打架斗毆的爛事。

隊委會上已經確定要發包土地,現在就是尋找承包對象,商定承包價格等問題。

包文春早已和黃登科打過招呼,他們原本不當回事的,一個十六七的小毛頭的話能做主嗎?他又有什么能力來耕種這一大片土地呢?但別人也沒有誰有能力啊!

包文春在村里自愿接受四十多畝最差的土地,消息已經傳遍全大隊了,被認為是瘋子傻子,可砂子能寫書唱歌嗎?人家的眼光說不定看到時代變化了呢!由不得黃登科和于登林不重視這件事。

包文春走進來,拿出一盒三門峽煙,每人發一支,輕輕放在黃登科面前,問:“大隊真的要解散了么?真的確定要包出去了?那塊林場有人要沒有?”

于支書苦笑一下,說:“春子啊!不是解散,是改革體制,以后要稱為村部。這是大勢所趨,外大隊已經搞得轟轟烈烈了,聽老黃說你想接過去,我們就想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那些土地只能用于種地,可不能胡來啊!”

“當然是種地了,開工圖通過這段沒有攻擊的“真空”地帶,靠近梁式震頻錘。

不過對于這種情況,俱樂部顯然早有所準備,原本前后水平振蕩的流星錘在強大的動力下改變了方向,向著左右側斜前方交替振蕩起來。

只是一瞬,殿衛排成的長龍就被徹底打亂。

接連的失敗激起了殿衛悍不畏死的兇氣,憑借頑強的生命力,吼叫著向梁式震頻錘全面發起沖鋒。

殿衛前赴后繼,不斷有殿衛被解決,但換來的卻是更加瘋狂的殿衛。

數量的優勢令殿衛終于接近梁式震頻錘,鋒利的青銅長劍刺入“門框”,殿衛向頂部攀爬。當攀爬到一半,殿衛凌空一躍,抱住了拴著流星錘的鐵鏈,青銅長劍揮砍,火花飛濺。

“頻率減半,把部分敵人放進來!”路璇一雙眸子盯著拼接屏,見殿衛在攻擊鐵鏈,通過無線電下令。

單憑第一道防御就想攔住殿衛是不切實際的,何況鐵鏈在青銅長劍下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流星錘振蕩的頻率減慢,大量殿衛穿過“黑色大門”,迎面卻是早已蓄勢待發的戰堡和獵車。

高大的戰堡遠遠看去就像是一輛輛坦克,獵車活動在戰堡周圍就像是早年戰爭中與坦克協同前進的步兵。率先發起攻擊的是殿衛,一把把青銅長劍豎在胸前,有力的步子邁在地上,如同遠古的武士沖向第二道防御。

“移動戰堡和沖擊獵車攻擊!”在殿衛脫離梁式震頻錘的攻擊范圍后,路璇下達命令。

在沉悶的聲音中,漆黑的戰堡和獵車沖出,頂著鋒銳的尖角,迎上殿衛。

戰堡和獵車的速度不慢,厚重的履帶和超大的輪轂更帶給大地以輕微震動。

兩百米的距離對雙方來說都不遠,甚至是非常近。沖鋒中,豎于胸前的青銅長劍被雙手緊握劍把的殿衛揮下,置于微側的身體前方,寒芒隱現的劍尖直刺戰堡和獵車。

不到十秒,雙方就短兵相接,碰撞在了一起。沒錯,就是硬碰硬,充滿暴力的一幕出現在第二道防御上。

沖在第一線的殿衛與戰堡和獵車相撞,矮小的身體即便是比起獵車都小了許多。

碰撞的剎那,被尖角命中的殿衛就在強勁的推動力下化為團團黑色霧氣,但同時殿衛也將青銅長劍刺向了戰堡和獵車,銳利無比的劍尖深深刺入戰堡和獵車。

微弱的白光自劍身亮起,青銅長劍轟然爆炸,戰堡前臉那密集的尖角瞬間被炸毀大半,獵車更是整個前臉都被炸毀。

戰堡和獵車的前臉及尖角都是高強度合金,一般的爆炸根本不足以將其炸毀。

殿衛流云甲胄吸收的能量遠達不到那種程度,想要炸毀尖角就必須加上青銅長劍的自爆,這就必須犧牲一部分殿衛,而沖在第一線的殿衛就是犧牲品。

震耳的爆炸聲此起彼伏,充斥在第二道防御上。

路璇臉色很不好看,這種情況以往從未出現過。

以部分殿衛的犧牲換取快速攻破第二道防御的戰果?是過度瘋狂還是懷有目的?路璇蹙眉思索。

失去了尖角,戰堡和獵車不再可怕,唯一忌憚的就是那強勁的推動力。青銅長劍放平,身體前傾,雙手貼著長劍,長劍貼著戰堡和獵車前臉,一個個殿衛雙腿發力,硬抗這第二道防御上的機械。

與高大的純力機械相比,本就矮小的殿衛身體顯得更加矮小,但那矮小的身體里卻有著巨大的力量,一兩個就抗住了獵車,抗住戰堡也只需要八九個。

一時間,雙方竟勢均力敵。

不,抗住戰堡和獵車后,殿衛就揮砍起了長劍,在本就破爛不堪的前臉上擴大戰果。

戰堡和獵車被破壞已經成了時間問題,原本最有效的第二道防御卻最先土崩瓦解。

許多殿衛開始繞過戰堡和獵車朝第三道防御沖來。爬上懸崖的殿衛越來越多,第一道防御和第二道防御上隨處可見白金色身影。

“星標車和丸車攻擊!”路璇命令,“皓月小隊做好戰斗準備!”

望著相隔不遠的殿衛,本來異常緊張的以辰反而漸漸鎮靜下來。處在這種環境中他才發現,與緊張的心情相比,熱血的情緒更強烈。

敵人永遠是戰士拼殺的動力和勇氣,與殿衛拼殺在這一刻不再是恐懼,而成了渴望。

清脆的嗡鳴聲從身后傳來,動力核心啟動,星標車和丸車發起攻擊。刺耳的破空聲從腦后傳入耳中,不算高的天空出現漫天黑影,以辰抬頭看去,頓時頭皮發麻。

那漫天的黑影全是三米長的星標槍和四百斤重的丸石,壯觀的一幕讓他想起了古代攻城的場景。

星標車的攻擊范圍是第二道和第三道防御,丸車的攻擊范圍則是第一道防御。

星標槍射中殿衛,銳利的槍尖破開有著淡淡黑芒的流云甲胄,菱形槍頭連帶半截槍身貫穿身體,從背部透出。

一團團黑色霧氣如禮花般在第二道和第三道防御上爆開,戰堡和獵車立時輕松了不少。

丸石在空中劃過笨重的拋物線,在距離懸崖不足百米的地方墜落,大地震動,懸崖邊石塊滾落,隨時都可能坍塌。

被遠比流星錘蘊含力量更多的丸石砸中,殿衛連倒地的機會都沒有,爆成黑色霧氣逐漸消散。

頃刻間,星標槍和丸石就對殿衛造成了沉重打擊,因為戰堡和獵車失利而有些失控的戰場重新被控制住局面。

“指揮越來越嫻熟了。”安德烈坐在總指揮的位子上,盯著拼接屏,眼中滿是欣賞的目光。

兩位副總指揮指揮若定,他這位負責掌控全局的總指揮一時反倒無事可做,閑下來了。

小秃子瞪了他一眼,道:“但薛的“怜花宝鉴”,人已冲了出去

最近布兰·拉尔夫很是得瑟,自己的弟弟被骗了几千万紫金币,还拿回了一把废剑,虽然说最后还是有用,但是在他看来这本来就是办砸了事情。

好在他的母亲机智,乘着莫罗克王国的国王不在,和皇宫里面的女人签订

靈感很匱乏,不會讓大家久等,明天會更新,而且半個月左右,我會恢復兩更。立字為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空灵玉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漫漫修仙戮

外乡人

漫漫修仙戮

笨笨仙飞

漫漫修仙戮

卖报小郎君

漫漫修仙戮

鸟云

漫漫修仙戮

战九渣

漫漫修仙戮

郭怕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