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上桌》。

刚才伸手过去拍肩的时候,大胡眼睛:你遇上我这条老狐狸倒不

接下來的十九次溫樊煉制起來就跟機器一樣,一點不差的按照步驟煉制就行了,所以接下來的十九次沒有一次失敗,初次煉制煉骨丹二十五次,只是失敗了最初的五次,后面的二十次全部成功而且全都是成丹四顆。

這樣恐怖的成功率若是傳出去的話沒有人會相信的,因為成功率太恐怖了,即便是萬年一遇的煉丹天才也不可能第一次煉丹能夠做到這樣恐怖的數據。

完成二十五次煉丹的溫樊精神力也終于耗盡,直接倒在地上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溫樊才醒了過來。

醒過來的溫樊精神抖擻,握著八十顆煉骨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又要開始自虐了啊!為了能夠回去,這點苦算得了什么!以后的苦還多著呢!”

溫樊拿出一顆煉骨丹吃進肚子里正式開始第三次煉骨,更加強烈的疼痛從骨骼里傳來,從骨髓里面傳來,溫樊強忍著不叫出出來,服用一顆又一顆,知道所有的八十顆煉骨丹全部耗盡。

第三次煉骨終于完成了,溫樊的精神也放松了下來,全身疼痛讓溫樊動彈不得,溫樊又一次沉沉睡去,在睡夢中疼痛開始消失,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躺在山洞里面了。

溫樊站了起來伸了伸懶腰,感覺了一下現在的身體:“三次煉骨果然是一次二次煉骨所不能比擬的,極限是九次煉骨,能完成九次煉骨的肯定是自虐狂,沒跑了!”

溫樊聞到了自己身上的汗臭味,頓時開始嫌棄自己:“現在可以離開這里了,要回去報仇了!”

“顏大鵬還有顏大千你們幾個給我洗干凈脖子等著!”溫樊冷眼看著山洞外。

大踏步走到山洞洞口雖然肚子咕咕的叫但是卻并不能阻擋溫樊要爬上懸崖的決心,雙手用力的抓住崖壁上的借力點,一點點的朝著懸崖上爬去。

數百米的距離不到半柱香溫樊就成功的爬了上來:“總算上來了!肚子好餓啊!快出來一只元獸讓我填飽肚子!”

溫樊開始在塔多山脈外圍閑逛了起來,吃飽喝足找了一條河洗個澡洗一下衣服神清氣爽的走在前往藍城的道路上。

顏府后門溫樊依然從這里進入顏府,進入顏府之后溫樊并沒有回自己的柴房而是徑直的前往顏府支脈弟子居住的區域走去。

一路上顏府弟子看著溫樊就像看到鬼一樣,不過也有細心大膽的顏家弟子知道有好戲看了,一路跟在溫樊后面。

溫樊來到了支脈居住的區域之后立馬就被顏家弟子給攔住了:“賤民,這里是你可以來的地方嗎?這里是顏家弟子居住的區域,不是你們那些賤民奴仆住的后院,還不快滾!”

溫樊板著臉冷聲說道:“滾開!”

“哎喲呵!什么時候賤民能夠這么跟我們顏家弟子這樣說話了,還敢叫我滾!”這名顏家弟子怒聲說道:“我倒是要看看你這廢物讓我怎么滾!”

溫樊沒有多說話簡簡單單的一拳朝著這名顏家弟子砸了過去,這名顏家弟子是二次煉骨武徒但是卻擋不住溫樊的一拳,被直接擊退好幾步。

溫樊沒有管這名顏家弟子徑直的

白俊可能潛逃至第二學宮了,那第二學宮的女學員們豈不是很危險?

吳笑天覺得自己有必要立即調宿舍了,去女學員宿舍附近的男學員宿舍住下,以便更好的保護女學員。

午休一過,趁著上課前,吳笑天即去教務處,找到何主任:“何主任,根據我們幸福門調查,白俊可能已潛入第二學宮,我想向你申請去女學員宿舍附近的男學員宿舍住下,以便更好調查性侵案件,保護女學員,請何主任批準。”

吳笑天沒有說是自己江湖撲街群東方玄孫他們查到的消......

说完,不由分说,拉着林佩奇就和初,自漳州司录除国子录,擢

试想雷宇是什么人?那是吃了四十余年江湖饭的!陈炳国的气定神闲,在他眼中,只是在欲盖弥彰做作,越是镇定,越说明有问题。

雷宇偏不信陈炳国,心想:“好一个陈炳国,我念你本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镖客,在界内享誉颇高,这才来请教。不曾想,你居然睁着眼睛跟咱们爷们说瞎话,认我奔雷马是什么人了?”

雷宇此时心急如焚,进到泰和镖局之后,先是给孔二愣子拦住,俩人打了一些时候,这时又给陈炳国一搪塞,又耽搁了少许时间,不由得忿然。

他这人是个直性子,喜欢直来直去,性格比较暴躁,于是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地说道:“陈镖头,我敬你一尺,不求你回我一丈,我此番来问你要黄青浦的下落,那是为了我的小朋友,黄青浦的弟子,你若知道,务必看在江湖道义的份上,请卖我一个人情,我没齿难忘。”

陈炳国依然是一副雷打不动的淡定,歉然道:“雷兄,我知道你是江湖上一把好手,奔雷马的名头颇为响亮,早有心与你结交。今天,你能到我镖局来,说明是认我这个朋友,我岂能让你失望?不过,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我不知道的,焉能告诉你?这次可能真让你失望了。”

雷宇早已料到陈炳国不会轻易告诉他,心想:“陈炳国如此咬死,定是怕我对黄青浦不利,他把我看成是什么人了,事到如今也只好开诚布公了。”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道:“我的陈老兄,天山居的弟子还有你的老朋友,为何袭击衙门,你心中比我有数,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你不说出黄青浦的下落来,想必是怕泄露了他的踪迹,走漏的风声,我理解你的苦衷。我一生坦荡,绝不会做出卖友之事,此次前来找你,乃是我中途护送他的弟子,一不小心丢了···。”接着,便把在业火寺与张万豪用计救走了柳长歌和郭媛媛;红莲山张万豪惨死;自己大战黑白二鬼身受重伤;在街上碰到刘俊昊、黑白二鬼三人,知道他们沆瀣一气;店里听到黑白二鬼的谈话得知了柳长歌下落等等的事情说了,受时间所限,故而简短意赅,并未说柳长歌的身份。

陈炳国面无表情地听着,雷宇话音一停,陈炳国呵呵笑道:“原来秦兄的弟子是给雷兄你救走了,那么秦兄这次袭击衙门还是扑了一个空呢,并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整个南泽城几乎天翻地覆,何苦来哉?”

雷宇道:“这全是黑白二鬼的主意,他们就怕黄青浦前去救人,所以在抓到柳长歌的第一时间便悄悄地押走了,我就是给他们赶车的。”

陈炳国道:“雷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侠义精神,令在下佩服。可恨我消息不灵,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不然一定搭一把手不可。黑白二鬼,作恶多端,祸患武林,当该早日铲除才是,却不想,大圣手刘俊昊也参与其中了,据说他的武功很高,这倒难办。至于邪医,素问此人亦正亦邪,现在看来,也不啻一位江湖怪杰。”

雷宇听陈炳国说了一大堆,全是废话,依旧只字不提黄青浦的下落,他一发急说道:“陈老兄,黑白二鬼与刘俊昊都不重要。黄青浦的弟子,至今下落不明,在不在邪医的身边,还未可知。他可不能出现什么三长两短,否则我们中原豪杰没脸面对逝去的英雄了。”

陈炳国微微一怔,问道:“雷兄,何出此言?秦兄的一个小弟子,何以牵动整个武林?”

雷宇心想“陈炳国固然和黄青浦交好,但柳长歌的身份,至关重要,乃是当年长明道人,拼着性命从京城一路护送到此地,一路上牺牲了多少江湖豪杰,至今奸王仍在不惜余力地派人追查他的下落,不怪黄青浦不告诉他,不只是他,柳长歌的身份,几乎是个机密。”

事到如今,雷宇只得告诉陈炳国实情了,说道:“陈镖头,这孩子倒不如何,只是他的父亲,乃是十五年前在京城被奸王陷害的柳星元将军呀!你说,他是英雄之子,咱们武林同道,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奸王对他迫害,断了柳将军的香火,毁了江湖的正义,让故人不能瞑目于九泉之下。”

岂料,陈炳国听罢,只是“哦”了一声,并未像雷宇想象得那样吃惊。

陈炳国叹了一口气,说道:“原来秦兄被抓走的事弟子是柳星元的儿子。柳星元的确是我汉州大地的一颗明珠,昔年征战北蛮,令敌人闻风丧胆,收复失地上千里,听闻他死了之后,北蛮的领地上,庆祝了七日呢!北蛮这些年恢复了元气,在边境不断地挑起事端,便是欺负我们再也没有像柳星元那样的将军了!”

雷宇愤愤不平地道:“奸王把持朝政,朝廷乌烟瘴气,他一日不死,很难出现第二个柳星元了,我看不久之后,北蛮的铁骑,就会踹开汉州的大门。”

陈炳国道:“英雄虽死,正气长存,作为武林中的一员,岂能让英雄寒于九泉之下,我非出一把力不可了。”

雷宇听出陈炳国似乎松了口,便趁热打铁,说道:“陈镖头,现在你知道我的来意了吗,还不说出黄青浦的下落么?他的弟子自然得让他来救!”

怎料,陈炳国登时紧皱双眉,长叹一口气,说道:“雷兄你是要逼死我呀,还要我怎么说呢,我真不知道秦兄的下落!既然人失踪了,我们该发动起来,别

一聲吼停了所有的矮人之后,楊磐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然后手持貝爾瓦克擋在了整支隊伍的最前方,暗紅色的龍屬性能量和赤紅色怒氣同時從他的身上涌了出來。

感受著身體中涌動的強大力量,楊磐直接伸手拔掉了插在身上的兩根黑色箭矢,大量的蒸汽頓時從傷口處涌了出來。

對于自己身上的傷勢楊磐卻是絲毫不在意。

看了一眼手中還帶著血絲的黑色箭矢,楊磐直接將其折斷丟在了地上,一雙閃著血色兇光的雙眼已經盯上了那些逐漸逼近的半獸人座狼......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上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本书无名

黑色语言

本书无名

逗神仙

本书无名

财娘娘

本书无名

想吃肘子

本书无名

一袭风雪

本书无名

从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