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数种人(第一更)》。

先秦前八百年,姜圣手持封神榜,封印諸天神魔,結束動蕩不安,生靈涂炭的人間大地。

八百年后,矗立在高山之巔的封神臺依舊巍峨肅穆。

不知何時,一位身穿儒服的白發老者出現在封神臺中央,望著天上七顆璀璨的明星注目發呆。

“紫薇星搖搖欲墜,不知是福是禍”

然后只聽見“唰”的一聲,儒服老者消失不見,只留下山巔空蕩蕩的封神臺。

齊楚的邊境是以神秘的落日林作為界,落日林以東屬楚地,以西則是齊土,中間則是寬約百里的落日林,南北無邊無際。

在楚地距離落日林不足三十里的地方有一個小縣,說是縣,但實則只有五六條街巷,大小和一個村莊差不多,只有寥寥的數百戶人家。

小縣名稷縣,楚君為表明所屬王土,還特別設立了一個值守府。

稷縣的每條街巷都有一個好聽的名字;東邊的兩條街巷是由兩側青磚青瓦的四合院組成,分別是富貴巷和踏龍巷;西邊兩條街巷的房屋則是由土胚和茅草建造而成,分別名曰:平稷巷和青云巷。

東西巷之間有一條小河穿流而過;小河名稷水;把稷縣一分為二。

稷縣以西五里遠的地方有一座孤零零的茅草屋,四周是用竹竿扎成的柵欄,茅草屋前面的小院里養著幾只老母雞和種著幾隴小菜。茅草屋破舊而寒酸,仿佛一陣輕風就能吹倒。

在茅草屋的西邊百米的地方有兩座矮矮的土堆,緊緊地挨在一起;近身仔細一看,原來是兩座未有墓牌的小墳,墳頭四周干凈整潔,沒有任何雜草。

小墳正對面的地上,躺坐著一個身穿破布麻衣的黑瘦少年,少年的雙眼炯炯有神,此刻嘴里小聲地嘀咕著今天所有瑣碎的事情;好的,壞的,高興的,傷心的,沒有任何修飾的成分,就好像回放一樣,這是黑瘦少年三年來每天必做的功課。

“子期,我娘讓你今天去家里吃飯;我阿爸今天回來了,買了好多好多東西”遠處一個黑黑的小胖子大聲喊著,然后快速地朝少年所在的地方跑來。

小胖子跑來之后,看到黑瘦少年并沒有起身,而是依舊呆呆地望著兩座小墳,心情明顯并不是很好。

小胖子蹲下來,輕聲地說:

“你又在想阿叔阿嬸了”

黑瘦少年并沒有回話。

過了一會之后,少年終于站了起來,寵溺地看了看身邊的小胖子,摸了摸小胖子的額頭

“你回去告訴阿娘,等我給老吳頭送完貨就過去”

小胖子聽到黑瘦少年的回話之后,開心地蹦跳起來。也許是想到今晚的飯桌上全是肉菜,頓時忍不住,口水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小胖子站起來之后,朝黑瘦少年揮了揮手,然后朝青云巷跑去。

黑瘦少年看到小胖子跑遠之后,轉身走進了破舊的茅草屋,等再次出來時,身后已經掛著一個大大的籮筐,快步朝落日森林方向走去。

少年名叫陳子期,今年十三歲;五歲的時候,母親生了重病,久治不愈后就去世了;隨后不到半年時間,父親也追隨母親而去,少年五歲便沒有了雙親。

今天來的小胖子名叫劉小狗,家住稷縣青云巷,陳子期的家原本在劉小狗家隔壁,不過現在那里已經變成了一個小小的貨鋪。

少年五歲失去雙親之后,鄰居劉小狗的母親吳阿娘看黑瘦少年孤苦可伶,便決定每天送一口飯吃,結果整整送了三年;可以說陳子期和劉小狗是在同一個鍋里吃飯長大的。

陳子期八歲那年,劉小狗六歲;這年里陳子期為了護著劉小狗打了兩架,一次打破了腦袋,一次下了重手打折了小腿,只是因為那個小孩在背后兩次說了吳阿娘“不檢點”三個字,劉小狗爭辯不過只好動手,結果反被打哭了;

陳子期八歲這年,賣掉了唯一屬于自己的那座茅草屋,賣了三十兩,一半留給了吳阿娘,一半用來賠償給那個“壞孩子”的醫藥費;但是少年最后還是被迫趕出了青云巷。

被趕出青云巷的第一天晚上,少年是在父母墳頭旁邊的干草地上睡著的,睡得很踏實,晚上夢見一家團圓,少年笑的很開心。

白天的時候,少年都是躲在落日林里,餓了的時候吃吃野果充饑,渴了就喝山間的清泉;然后晚上繼續回到小墳前,一家團圓。

可是八歲的少年那里會照顧自己,終于在一天的早上,額頭發燙昏昏欲睡。等到少年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已經重新回到了青云巷,并且躺在了劉小狗的床上;吳阿娘端著藥湯,劉小狗在一旁傻傻地笑著。

在身體恢復的那天,少年趁著沒人注意,再次走出了青云巷;

第一次被趕出青云巷的時候,其實吳阿娘帶著劉小狗在少年爹娘的墳前蹲守過,要不然這次也許少年可能會躺在哪里一覺不醒,真正的一家團圓。只是這一次沒有人再來蹲守,只不過每天清晨,兩座小墳前總會出現一個裝著食物的小布包。

兩年時間,少年學會了曬蘑菇,學會砍柴,學會了養雞,學會了種菜,學會在落日林里捕捉食物,學會了一個人照顧自己。

只有在入夜時分,少年才會背著曬干的蘑菇走進青云巷老吳頭的酒樓,賺幾塊碎銀,再換些必備的生活用品,然后趁著天黑返回。

整整堅持了一年半的時

第二天,三人走了大半天,终于又回到了重华城,结果就遇到了城西斩妖府军队进城,于是十分欢快的从城南跑去迎接了。

为此,萧有鱼还特意买了一串糖葫芦,看着奔走的人群,有股前方发钱一般的架势,几人也加快了速度。

萧有鱼拉着李浮尘,还是挤不进去,城门口,为头的孙淼淼骑高头大马,身旁同行的是重王,身后跟着黎定、小火、小鬼、玖兰等人,再往后则是三军,不过进城的却是不多,大军对前往了重王准备的营地。

将萧有鱼抱在肩膀上......

简易,无威仪,薄于为己而厚于为人道是陈、林两大武林世家的人?无花

一条单.骑.向着刚走出城门口的长队人马疾驰而来,

  那人来到了车队最前方的一辆马.车面前对这个三面都密.封.住的马车里面说道:“门主,向东三十里外有埋.伏,人数至少有两百多人。”

  “哼,都敢这么明摆着抢我们走西门的钱财。”马.车中的女.子冷笑道。

  “门主,属下觉得还是和赵.军一起去邯郸比较安全。”白老大早就知道此行太过凶.险,此时又劝道。

  “你知道何年马月下一批赵军才会过来?现在那些人已经敢到城中公然抢.劫了,再呆几天要是金.子都被抢.光.了,我们也就不用出发了,等着货主来报.复我们吧。”

  叶芊芊很是生气的说道,这个边疆郊城说是在赵国的统.治之下,但实际上在现今没有多少军队驻防的情况下,就算发生.暴.乱.也没有人管的着。

  城外是一片大旷.野,这么一看前面就是地平线和不怎么亮的红.霞,

  枯.黄.的.草.木上凝上了一层白霜,真的很给人一种萧条悲.凉的感觉,

  这条城门口的一条小道,这种天气里已已经冷成这个样子,

  对沈杰来说一般越是冷的环境越是让人有感觉,但是现在他却觉得自己的思维有点受.限了,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让他心.潮.澎湃的事情,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激.情。

  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已经准备好直接离开这里,

  不过正如他所期待的,当他环视着目光往遥远的地方看过去的时候,那些.草.木的轮廓旁分明是人的影子,而且还是一大片的,

  他看到这个场景就觉得激.动。

  几乎就在车队靠近那一处遍布着小土坡和落.光.了叶子的槐树林没多久,

  最前方的那两三百个走西门护卫已经先一步张弓搭箭向着远处.射.了过去。

  那些躲在暗处的劫.匪.眼见失了先机,都没有在原地停留的打算,直接就往后方地势更加崎岖的地方逃遁而去,

  在丢下来十几具.尸.体后,双方连近.身.搏击的机会都没有,

  “劫.匪毕竟是劫.匪,不可能像军队一样.死.战。”叶芊芊此时就站在马车上望着远处的场景,这个场景她以前见的不要太多,

  “我们路上还是要走快一点,那帮燕国.人联合匈.奴.形成的贼.人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只要到了阳.泉,我们面对的形势将会大为改善。”

  “好的,门主。”白老大点了点头。

  沈杰就看到一匹背上.插.着黑色令旗的.骑.兵快速向着他们后方疾驰而来,“门主大人有命,立即加速前行。”

  那人的声音在如此空旷的地方喊了有十几次,这种声势就完全不输给军.队里,

  沈杰想到了一句话:只要钱

城頭的守將瑟瑟發抖,對方能夠大搖大擺走到長樂縣,用屁股想也知道這沿途的駐軍被清掃的差不多了,就他們這些三瓜倆棗的,還不夠人家一巴掌拍的。

“我的娘啊,剛才那個就是忠勇軍的殺神。”守將周鄰打開信件一看,下面的印鑒正是號稱殺神的鎮海侯孫宇,頓時連抵抗的勇氣都消失的一干二凈。

人的名,樹的影,這兩年,孫宇用彪炳的戰績,在南邊的行伍之中,闖下偌大的名頭,想要跟他作戰,那得好好掂量掂量。

至于這投降之事,他一個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数种人(第一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开局就掉坑

花刺1913

我开局就掉坑

二狗

我开局就掉坑

华岳青阳

我开局就掉坑

戚华素

我开局就掉坑

赵横姿

我开局就掉坑

蔓蔓鸢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