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景遇的面子》。

我知道后来杨铮一柄奇钩横天下将这个人的脸,也像蜡像般压扁

第二天早晨,王漢榮與孫雅秋從福爾康五星級大酒店的早餐廳出來,王漢榮直接去地下車庫開車,孫雅秋則來到酒店大堂服務臺簽單結了賬,拿起手提包走出酒店大堂,自己的小車已經等在門口,孫雅秋簡直像打了雞血一樣精神很好,還沒等司機從車內出來打開車門,孫雅秋快步走到后車門‘啪’的一下拉開車門,坐進車內用力關上車門說道;“直接去實業公司大樓。”

小車一溜煙開出了福爾康五星級大酒店,上了去市區的高速路,路上往市區方向的車不多,小車加足馬力往前方駛去。

孫雅秋剛到辦公室就打了賀建俊辦公室的電話,沒人接。孫雅秋馬上打了賀建俊的手機電話。

賀建俊正在開車,接了電話說道:“孫總今天怎么這么早就到公司啦,昨天晚上我打你家里電話沒人接嘛。”

孫雅秋說道:“你昨晚找我有事嗎?我昨天與一個閨蜜聊天到很晚就沒有回家,你有急事可以打我手機。”

“哎,沒有什么事,人家關心你嘛,一般沒有緊急情況我就不打你手機了,擔心影響你工作,我大概還有半小時就到公司了。”賀建俊說道。

“那好吧,等你到了公司你就打我辦公桌上的電話,我今天上午要去銀行轉點錢,你有空就陪我一起去一下,就用你上次給我的那張副卡。”孫雅秋說道。

“什么,你用副卡拿錢?”

“是呀,你上次給我的那張副卡,我這次想轉點錢出去,應該沒問題的吧,你說我拿著這張卡可以直接消費和取現的嘛。”

“你要轉出去多少?”賀建俊急切問道。

“轉出去40萬人民幣,給我在英國讀書的女兒買房付定金。”孫雅秋說道。

“什么要轉出40萬元,好,你等我到了公司再說吧,你等我,我到了給你電話。”賀建俊在電話里口氣緊張地說道。

“你慌什么慌,你不是說我可以隨便消費的嘛。好,我等你到公司再說吧。我順便提醒你一下,你現在是公司領導了,要注意形象,不要上班經常遲到早退,你開車再過半小時到公司已經遲到15分鐘了,群眾看到你遲到會怎么想,盡管是細節問題自己也要多加注意,等你到公司就打我電話吧。”孫雅秋掛了電話自言自語道:“我就拿40萬小錢慌什么慌,簡直就是小兒科,沒見過大場面。

9點15分,賀建俊沒敲門就直接開門闖進了孫雅秋的辦公室,把孫雅秋嚇了一大跳從辦公椅上站了起來,說道:“看你急吼吼的樣子,出什么大事了嗎?門也不敲就闖進來了,你現在是公司領導,稍微注意點形象文明一點,先敲門等里面主人應答后再開門,你當這是你家里呀,太沒有修養了,以后要學著點。”

賀建俊說道:“是... ...是這樣,上次給你一張貴賓卡的副卡確實你可以任意消費和取款的,但是剛剛開通有2萬元的額度限定。”

“你搞什么鬼,這錢是我的,暫時存放在你這里保管,我想用多少就用多少,什么限制不限制的,你把話說清楚。”孫雅秋有點急了。

賀建俊放慢語氣說道:“雅秋,是這樣的,這張副卡是用了你的名字開的,你憑身份證可以任意消費,只不過要我去銀行用我的貴賓主卡先把你的權限權全部放開了你才能隨便使用。”

“難道我用自己的錢還要你同意不成,賀建俊你給我聽好了,等會你和我一起去銀行,把我的權限全部放開了,我想用多少就同多少,你把你的什么主卡給關了,沒有我的同意你不能使用這筆錢,聽明白了沒有,我看你是要造反了。你上次還對我說‘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把錢全部取出去也沒有關系,反正這個錢是屬于你的,你有權支配。’我看你對這筆錢有非分的想法了,你做夢去吧。待會10點銀行開門你和我一起去銀行按我的意見辦了。”孫雅秋一口氣把話說完,氣呼呼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10點一到,孫雅秋與賀建俊先后走出了公司大門,銀行就在公司出門不遠的拐角處,由于銀行剛開門普通柜臺那邊排隊的人很多。

賀建俊出示了黑色銀行貴賓卡,門口服務員把他們直接引到了后面的貴賓廳,正好前面有一個人正在窗口辦理,服務員給他們安排坐在沙發上,為他們倒了兩杯咖啡放在他們面前的小圓桌上。

孫雅秋氣呼呼把杯子推開看著柜臺,等前面那人處理完畢離開,孫雅秋趕緊坐了上去,將自己手中的副卡與身份證,還有王漢榮寫的一張小紙條,上面有個轉賬的銀行賬號,一并交給了柜臺里面的服務員,說道:“你把這卡中的40萬元轉到對方這個銀行賬戶中。

服務員說道:“請問,對方這個賬號的人你認識的吧,不要聽信詐騙電話轉到不明賬戶中去,按照警方提示我們必須首先予以確認。”說話時仔細核對了系統中的信息與曹亞韻身份證照片。

孫雅秋氣呼呼說道:“我是買房轉給對方代理商的定金,我們有意向書,什么詐騙的沒這事。”

“對不起,意向書我們就不用看了,只是提醒客戶不要被騙了,起到提示作用,對你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

“這是我自己的錢,什么騙不騙的。”孫雅秋有點憤怒說道。

服務員也沒有理會孫雅秋蠻橫的態度,看見電腦顯示的刷卡數據后,說道:“這位女士,你的卡中顯示你只能單次消費不超過2萬元,不能轉出40萬元,這是超出額度規定了。”

“什么超出額度規定,錢是我的,要用多少你們銀行管得著嗎?”

“對不起,女士,我沒有把話說清楚,你的副卡是要主卡授權你才能放開使用額度,否則就被限制了。”柜臺服務員耐心解釋道。

賀建俊已經來到了柜臺,對里面的服務員說道:“對不起,我是這張貴賓卡的主卡持有人,我把身份證也帶來了,你們就當場把這張副卡的額度全部放開吧,這是誤會,謝謝。”

“什么誤會,早就該把你的主卡都關了,什么限制不限制的,還有什么詐騙,我看你才是想詐騙呢。”孫雅秋沖著賀建俊吼著。

柜臺服務員看了一眼這兩人在柜臺外面吵架的樣子,迅速接過賀建俊遞進來的貴賓主卡,在卡終端上掃過,突然系統里跳出一行閃爍醒目紅字‘此卡已被警方鎖定’。

服務員對著柜臺外說道:“兩位對不起,這張主卡已經被鎖定,不能進行任何交易。”服務員說著已經悄悄按下了桌面下的報警按鈕

于此同时,当瓦房村这边起了百鬼宴的时候,东南方向大概七八十公里处,一辆普普通通的帕萨特忽然停在了路边,随即两旁车门打开,走下来三个人。

  曹可盈眺望着远处,大概巴掌大小的地方,阴气似乎有些浓郁。

  “主任,那个地方不太对头啊,离得这么远都能看到这么浓的阴气,那要是离得近了,还不得气势冲天啊?”李青皱眉说道:“这边没听说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啊,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么重的阴气来了?”

  来的这辆帕萨特,就是曾......

海红珠瞟了他一眼,突然噗哧一。葛停香道;只可惜这并不是梦

當雷氏豪閥埋伏在雷國,竊取氣運的陣基被一劍摧毀的時候,最先得到感應的是離得最近的云國。

云國皇宮內,凳龍臺頂。葬木大師看向雷國的方向,躬身向身前同樣看著那個方向的云國主說道:“恭喜國主,一湖春水終于被徹底攪動了。”

云國主滿意的點了點頭,接著一聲冷笑,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老狐貍,當真以為他們的算計沒人知道,他們的胃口倒是從來不小,卻是不該偷去本國主想要的東西。”

葬木大師同樣一聲冷笑,接著說道:“這幫老狐貍,即便再怎么狡猾,也抵不過國主身后蕭家奮六世之余烈的毅力與決心。而且,比起他們,國主要仁厚得多,兩斗氣運只要一斗,天荒九大豪閥實在是太貪心了,居然想要將兩斗氣運全部竊取去,他們注定會因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哈哈!

云國主再度一陣冷笑,接著更是冷冷的說道:“接下來就看葬木大師的謀劃了。不只是要他一湖春水攪動起碧波,更要讓他掀起一番驚濤駭浪來才行!”

“是。”葬木大師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回答道。

與此同時,遠在天荒的雷氏豪閥,一處黃金打造的九重塔內,一名端坐于蒲團上,打坐的白衣白發的老人,眉頭痛苦的緊皺,嘴角更是有血絲流出來,接著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血,同時一雙深陷眼眶的老眼猛然睜開,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一般,嘴里自言自語般的道:“怎么可能,怎么會這樣,我雷氏豪閥的陣基…”

老人的話音未完,整個金碧輝煌,金芒四射的九重塔周身光華頓時暗淡了下來。

這九重金塔,便是雷氏豪閥承接從陣基竊取而來的氣運的特別存在,九重金塔的后面便是雷氏祖祠,由九重金塔從陣基處承接的氣運,最后便是灌注于這雷氏祖祠,然而庇佑著雷氏的萬千子孫。

現在,遠在云荒的陣基被毀,氣運頓時斷絕,好不容易點亮的九重金塔沒有了后繼,所以才會變得暗淡無光了。

守在塔口的一個雷氏子弟,察覺到九重金塔的異樣,頓時從外面跑了進來,嘴里更是急迫的叫道:“大長老,大長老,金塔不亮了,這是怎么了?”

啪!

本來就因為感應到陣基被毀,心情很是不好的大長老,被這冒失的小鬼一叫,心情頓時更加糟糕,惱火之下,頓時便將這跑進來的雷氏子弟打翻在地,接著更是冷冷的說道:“躺在地上裝死么,還不快給我去請閥主過來。”

這位白衣白發的老人,正是雷氏豪閥的大長老,雷狂。劍道修為早已是劍尊之境。絕對的強者般的存在,在整個偌大的雷氏豪閥內,有著僅次于雷氏閥主的權威,對于族中子弟的生殺大權,更是握在他的手中。

而剛才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的雷氏子弟,不過是雷氏的十八代旁支的一個小子孫而已。并不是正統純粹的雷氏血脈。像這樣的子弟,被他大長老打殺的不說一百,也有數十個了。這守在塔口的雷氏子弟,便是這樣的一種身份。純正血脈的雷氏子弟不愿意來。旁支的雷氏子弟又不敢來,所以這個在眾多子弟之中,最為孱弱的雷沖,便自告奮勇般的來做了守塔人。

雷沖當然也怕死,他本來是不愿意來的,但是家中還有一個病重的母親,需要很名貴的丹藥方才可以續命,因為聽聞守塔便可以得到很多的賞金,所以他才會來此守塔。

本是因為擔心,才闖入塔內,不想傳聞中的大長老果然喜怒無常,被他一巴掌打翻在地,五臟六腑被震蕩得撕裂般的疼痛,又不敢啃聲,也不敢爬起來,他告訴自己還不能死,至少是在得到賞金買了丹藥之前。

因此,他趴在地上裝死,直到大長老發話,雷沖忍著身上的巨痛,一個鯉魚打挺的從地上跳了起來,接著更是比兔子還快的身影跑出了塔外。此刻的雷沖劍道還只是劍師之境,然而他表現出來的速度,卻是奇快無比,連大長老看了都一陣驚訝,一雙老眼,不知何時已滲出了殺氣。

一個十八輩的旁支子弟,并不是容易見到高高在上的雷氏閥主的,像雷沖這樣的子弟,在以前更是完全不可能。但現在就不一樣了,因為他是奉了大長老之命。

龐大的雷氏豪閥的府邸,建造得比皇宮還要豪華,雷沖也是第一次有幸進入這樣的地方,到處都給人一種奢華之感,雷沖卻是沒有心思觀看,在領路人的帶路下,穿過一道又一道高高的門檻。來到一處琉璃閣樓前,領路人接著聲音冰冷的道:“閥主就在里面,你去吧!”

雷沖點頭道謝后,小跑著來道閣樓正門,他正要稟報,閣樓門卻是應聲而開。然而出來的人并不是閥主,而是與雷沖同歲的閥主的孫子,雷霆。

雷霆也是劍師之境的劍道路好走一点?”

“放弃吧,你过不去的。南荒森林南边是三大圣兽的势力范围,他们都是八阶圣兽,谁强谁弱没个定论,但肯定比你强。”云无影摇头道,“再往里走是两大圣使的居所,他们都是金花境修者。圣子、圣王的位置一直空着,道魁修为通天,你找他们干什么?”

“因为我修习的功法,被你口中的人类说成什么邪王,所以我来找他们聊聊。”李衍无奈道。

本以为截天道在徐北枳陨落后会一蹶不振,没想到实力保存如此完好,还有南荒森林这么多的妖兽助阵。两个金花境修者,三只圣兽,还有个什么道魁,我的天,这实力怕是能和我们十殿阎罗碰一碰了,难怪风神秀和渡空二人也不敢追至此处斩尽杀绝。

“这件事我做不了主,要不应兄弟你和令正先随我们回去喝两杯水酒,再细商如何?”云无影面露难色,指了指李衍和苏灵儿道。

令正?这云无影是把自己和苏灵儿当成夫妻了?

苏灵儿尴尬地想要将手抽出,但李衍却将其握住,笑道:“请。”

他并不想强行解释关系让苏灵儿难堪,反正这又不是什么非得要和云无影解释清楚的事情。

在回去的路上,李衍从云无影口中得知,那三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人正是他的三个儿子,云镇江、云镇海、云镇河。

云无影的住处并不如李衍想象中乱石堆砌或者依着山挖了个洞,而是规规矩矩的人类皇宫样式,当然确实简陋了不少。二人随云无影进到大堂,云无影取出了几大坛酒水,李衍、苏灵儿、云无影依次坐下,而云无影的三个儿子则是在准备好食物后便告退了。

桌子正中间是一个大窟窿,隐约可见火苗窜起,李衍看着眼前那一大把生肉串,自然知道了怎么回事,摊开架到窟窿上翻烤起来。

云无影不好意思道:“吃的简陋了点,毕竟能化形的妖兽也不多,我这行宫里就我一家子,没什么侍从。”

“无妨!这些东西在外边花钱都吃不到。”李衍随手取出了几瓶调料撒上,忽然问道,“你说的三大圣兽,里面没有七尊吧?”

“没有!七尊和妖主都偏安一隅惯了,哪里会加入我们截天道?”云无影正摆弄着李衍取出的调料,闻言忽然垂头丧气,“就是因为他们怂,我们妖兽才会过得这么憋屈。等等!你怎么知道的七尊和妖主?”

妖兽七尊对应的是人族四圣,都是差一步就能成为海角域至强者的绝顶高手。而妖主便是那南溟鲸鲲,实力和域主方万城不相上下。这些稀罕事儿,都是岳亭川告诉李衍的。

李衍松了口气,八阶圣兽也分初期、中期、后期,虽然他连七阶圣兽都没亲眼见过,但得知截天道三大圣兽中没有位列七尊的,压力也小了不少。

“我喜欢猎奇,这些事情打听打听总会有人知道一点的。”李衍含糊其辞道,“这三大圣兽、两大圣使还有道魁都不见人的吗?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和他们谈,谈不拢我走人便是。”

“应兄弟,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云无影咬了一口一面烤糊一面夹生的肉串,倒也津津有味,“圣使和道魁可能不会为难你,圣兽如果不高兴了,你俩很难活着走回去。”

“那……云兄你有别的办法吗?”李衍涉险来此,好不容易猜中了截天道的所在,自然不愿意空手而归。

云无影陷入了沉思,李衍也知道着急于事无补。苏灵儿不太会弄烤肉,李衍取下两串烤好的肉,递了一串给苏灵儿。

“要不这样吧。”云无影对李衍很有好感,心一横道,“等我安排好家里的事情,陪你走一道,他们三个怎么也会卖我点面子。”

李衍刚想道谢,一声旷野惊雷般的虎吼响起。云无影两腿一哆嗦,连手中的肉串都差点没拿稳。

“怎么了?”李衍感觉到这声虎吼里面有点奇特的意味。

“那啥……这不春天还没完吗?昨晚交不出公粮跑路了……”云无影忽然祸水东引,抛给李衍几个瓶子道,“兄弟你身子强是强,可那啥也得跟上啊,我一看就知道弟妹很多天没吃饱过了。来!试试这个!有劲儿!这病啊,要治得趁早。”

李衍一脸愕然地接过做工并不怎么精细的瓶子,摸了摸鼻子心虚道:“多谢云兄好意。云兄试试这个吧,虽然不是最新款,但都是极品中的极品,劲儿更大。”

李衍说完,抛出了当年从酒神仙居带出来的好东西,存在芥子里并不会过期。云无影接过,给李衍抛去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拔腿便走。

苏灵儿面无表情地咽下了一块肉,这才上下打量了李衍一番,幽幽道:“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你不会是不行吧?”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傅景遇的面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天尘之花

盗泉子

天尘之花

白衣御风

天尘之花

烟猫

天尘之花

梅开

天尘之花

月光幽然

天尘之花

衣青箬